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一十章睿琴太子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39字

音竹蹲下身體,讓自己和睿琴平視,溫和的道:「我綉,琴帝之稱只是朋友們的讚許而已。..wencuige.你是西爾維奧叔叔的孩子,如果你願意,就叫我音竹哥哥吧。」

小睿琴一點也不認生,聞言立刻點了點頭,「好,音……」

他剛說道這裡,卻被一個有些急切的聲音打斷了,「不可以,睿琴。」

叶音竹和睿琴同時愕然,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宮裝美女從後面走出,眼中流露著幾分焦急,幾分憂慮,幾分欣喜和許多複雜的情感。正是香鸞。

看到香鸞,睿琴眼中那種不同於其他孩子的智慧光芒消失了,現在的他,看上去才像是一個小孩子的樣子。

「姐姐。」睿琴一邊興奮的叫著,一邊朝香鸞的方向跑去。

香鸞一把將他抱起,那一瞬間臉上流露出的溫柔是叶音竹他們以前從未見過的。

抱起睿琴,香鸞緩緩走到叶音竹面前,「好久不見了,音竹。」

再見香鸞,不知道為什麼,叶音竹心中總有一種特殊的方覺,彷彿胸中哽著些什麼,但他又怎麼也找不到這種感覺存在的脈絡。

「香鸞姐。」海洋驚喜的叫道。從爺爺懷中離開,幾步來到香鸞面前。這對好姐妹再見,難免唏噓不已,眼中閃爍著動人的淚光互訴衷腸。

香鸞還是那麼美,和以前的艷麗相比,她看上去清減了許多,但也多了幾分以前所沒有的那種成熟風韻,粉紅色的長髮披散在背後。..整個人都變得成熟了。

這種親人相見的場面令在場地每個人心中都瀰漫著溫暖的感覺,叶音綉微笑道:「香鸞,為什麼不讓睿琴叫我哥哥呢?他是你的弟弟,難道不應該叫我哥哥么?」

香鸞目光從海洋身上轉向叶音竹,眼底閃過一絲慌亂。趕忙搖了搖頭,道:「不,不是的。音綉你別誤會。他不能叫你哥哥。」

「為什麼?」叶音竹訝異的看著她。wencuige.香鸞說最後一句話地時候斬釘截鐵。沒有半分轉的餘地,而這種說話方式已經有些不像她了。

「因為……」香鸞眼底那絲慌亂變得更加明顯了,深吸口氣,似乎在平復著心情的激蕩。沒等她解釋出口,在她懷中地睿琴卻說話了。

「我明白了,姐姐是怕,我叫了你哥哥以後。你就不肯收我做徒弟了。這輩分不能亂啊!」

「收你為徒?怎麼回事?」叶音竹看向睿琴,此時,這小孩子那清澈地目光和漂亮的小臉看上去和香鸞竟然非常相像。只是性格卻迥異。

香鸞暗暗鬆了口氣,道:「睿琴從小就喜歡音樂,一直纏著我想要學。只是我是彈的。不適合男孩子。於是,我就向他推薦了你。所以……」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你喜歡古琴么?」

睿琴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喜歡。你願意做我的老師么?」

叶音竹正色道:「學習一種樂器並不難。但難的是投入其中,得到其真。..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學琴?」

睿琴愣了愣。想了想。道:「這可能是我唯一不知道為什麼的事。姐姐對我提起過古琴之後。我聽過很多人彈奏,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喜歡上了古琴。我也想找到自己喜歡它地原因,可是我做不到。彷彿我天生就和古琴有緣分似的。」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那你願意為古琴付出多少呢?」

睿琴毫不猶豫的說道:「一半地心力。」

「只有一半么?」叶音竹的驚訝更增添了幾分。

睿琴點了點頭,自信的說道:「我相信,用一半地心力來學習古琴,我一定能夠做地很好。您就是我地目標。」

在這個世界上,敢說用一半心力就在古琴造詣趕上叶音竹的,這位睿琴太子絕對是第一個,也是絕無僅有地一個。但他那自信的樣子卻偏偏讓人感覺到他並不是在開玩笑。

叶音竹微笑道:「那好,等我和西爾維奧叔叔談些事情後,我要對你進行一個測試,如果你能通過我地測試,我就收你為徒。」

叶音竹已有的三個孩子雖然各有擅長,但對於音律卻並不怎麼喜歡,也沒有繼承他在古琴上地天賦。而眼前地睿琴太子是西爾維奧地兒子,叶音竹雖然沒有什麼時間,但還是打

收他為徒。他這麼決定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希望自能夠更好的傳承下去,另一個,也是給米蘭帝國吃一顆定心丸。自己的徒弟是米蘭帝國的太子,琴城和米蘭之間的良好合作還會發生變化么?

睿琴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好。我想,我一定會通過您的測試的。」

叶音竹抬起手,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我也希望。」

香鸞看著叶音竹和睿琴交談著,她的目光變得有些痴了,以至於海洋叫了她幾聲她都沒有反應過來。

「香鸞姐,回魂了。你在想什麼?」海洋晃了晃香鸞,她這才驚醒過來。

「啊?哦,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了些事情。來,海洋,蘇拉,我們到那邊去聊聊。這麼長時間沒見,你們一定有很多事可以說給我聽。」

男人們要談事,女人自然應該躲的遠一些。香鸞當初那身為公主的半分驕縱此時已經完全變成了理智。

目送著三個女人帶著睿琴走到一旁去聊天,叶音竹的目光這才轉回到西爾維奧大帝身上。重新向他見禮。

西爾維奧、西多夫、弗格森再加上叶音竹,四人分別落座。

西爾維奧道:「音竹,你這一失蹤就是三年,可把叔叔急死了。幾個月前得到你消息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有多高興。現在你終於回來了,琴城也不再群龍無首。」

叶音竹道:「對不起,讓您擔心了。西爾維奧叔叔,既然您已經知道我的來意,那我也就直說了。就在昨天,我確實答應了馬西莫大帝,讓我的大兒子成為藍迪亞斯帝國未來的帝王。但其中還有幾個條件的約束。」

當下,叶音竹原原本本的將昨天與馬西莫之間談話複述了一遍,沒有任何隱瞞。

聽了叶音竹的話,西爾維奧嘆息一聲,道:「馬西莫是個聰明人。如果不是已經被逼到了生死存亡的份上,他也不會這樣選擇。雖然我們是敵對的,但我不得不承認,在作為一個帝王的方面,我不如他。」

說到這裡,這位西爾維奧大帝卻沒有半分頹然,反而面帶微笑的看著叶音竹,道:「但是,我比他運氣好,因為我有你的幫助,現在馬西莫這個老傢伙,是來和我搶運氣的。」

聽他這麼一說,在座的四人臉上都不禁流露出一絲笑容。叶音竹心中原本的一點擔心也漸漸消失,他自然看得出,西爾維奧並沒有因為這件事而對自己心存芥蒂,這也是他此行想要達到的目的。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面前的西爾維奧似乎比以前豁達了許多。難道是因為現在米蘭帝國已經在大陸上佔據了絕對的首席位置么?

「叔叔,您也知道,馬西莫怎麼說也是蘇拉的父親,藍迪亞斯也曾經是蘇拉的家。而且,現在對於我來說,最重要的不是龍崎努斯的局勢,而是對於深淵位面的聖戰。在聖戰即將來臨前夕,一切事情我都會放在後面。為了同心協力戰勝我們龍崎努斯大陸共同的敵人,我也只能暫時向馬西莫大帝妥協。」

西爾維奧微笑道:「我明白你的苦衷。其實,你應該也看得出,我這個人並沒有什麼野心。米蘭帝國的未來如何,現在已經不是我能決定的。米蘭的未來,都在睿琴身上。我相信,在他的領導下,不論未來大陸出現怎樣的變化,米蘭帝國都會屹立在最好的位置。哪怕領導藍迪亞斯的是你的兒子,我也有這個把握。」

叶音竹心中一驚,雖然他知道西爾維奧對睿琴太子很看重,但也沒想到居然會看重到這個程度。

西爾維奧道:「音竹,你知道在你剛才來之前,睿琴說過什麼嗎?我請來西多夫元帥,原本就是談論藍迪亞斯剛剛宣布,由你的大兒子葉思琴成為藍迪亞斯帝國太子的事情。睿琴給了我一些建議。我們是自己人,我也不需要向你隱瞞,他說……」

十分鐘後,叶音竹整個人都變得有些僵直了,他的目光不受控制的投向那靠在香鸞懷中的男孩兒,心中的震撼難以用言語來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