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零九章送個國家給你要不要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49字

克雷斯波看了馬西莫一眼,得到他眼神的示意後這才退到一邊。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陛下,您有什麼條件,現在可以說了。在可能的範圍下,我想,我會盡量滿足您。當然,我的條件是藍迪亞斯全力支持此次聖戰,不得有任何保留。」

馬西莫道:「音竹,不論怎麼說你娶了蘇拉,我就這樣稱呼你吧。」

叶音竹點了點頭。事實擺在那裡,不論怎樣他也是蘇拉的父親。

馬西莫道:「如果你是藍迪亞斯的帝王,你會提出什麼樣的條件來保我藍迪亞斯平安,且永遠的傳承下去不被吞併?」

叶音竹皺眉道:「陛下,這似乎並不是我應該考慮的問題。」

馬西莫淡然道:「恐怕你也無法輕易說出那樣的方法吧。有琴城、法藍、米蘭帝國在,藍迪亞斯只會在壓制下逐漸走向衰落。哪怕是法藍有意偏袒維持平衡,這樣的趨勢也不可避免。畢竟,只要這場聖戰勝利了,琴城在大陸上的地位就會再次增加,甚至凌駕於法藍之上。而琴城與米蘭帝國一直都是親密的合作關係,而藍迪亞斯又有什麼呢?我在的時候,我相信自己還有把握保住藍迪亞斯。但是,我年紀已經不小了,等我百年之後,不論是我那些敗家子哪一個繼承了皇位,恐怕藍迪亞斯也將走向滅亡。這些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叶音竹沒有開口,因為他知道馬西莫說的是事實。經歷了那樣的戰爭,處於敵對雙方,米蘭帝國不打擊藍迪亞斯是不可能的。而米蘭帝國沒有了北方的威脅,不論是兵力、國力還是盟友方面,都不是現在的藍迪亞斯所能相比的。

蘇拉突然開口道:「那你想怎麼樣?」

馬西莫看著蘇拉,眼中流露出一絲濃濃的悲傷,「鳳凰。你那些兄弟姐妹們什麼樣子,我想你很清楚。儘管你始終不願意承認自己地身份。但是。在我心中,你卻是唯一一個孝順的孩子。」

「我?孝順?你不需要用這些話來惹我同情。我再強調一遍。我和你之間沒有任何關係。」蘇拉地聲音突然提高,冰冷中帶著幾分顫抖。

馬西莫低下頭,看著地面,「是的。我沒有當你父親地資格。是我,害了你母親一生,還有你的弟弟……」

「閉嘴,你不配提他們。」蘇拉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注視著馬西莫。眼中流露出極其激動地情緒。「我們忍飢挨餓的時候你在哪裡?弟弟死的時候你在哪裡?你知道么?母親為了用自己辛苦賺的錢來為弟弟買幾枚水果被小偷掰斷手指也不肯放開錢袋。我們承受過什麼你都知道么?哪怕是在我回到皇宮之後,你那些禽獸兒子竟然還想要強姦才剛過十歲不久的我。你什麼時候履行過一個父親地責任?在你心中。只有權力。只有慾望。你不配提媽媽和弟弟,他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臉上地面紗已經被淚水打濕,眼看蘇拉情緒極不穩定,叶音竹趕忙將她拉入自己懷中。用溫暖的胸膛安慰著他。

馬西莫地身體同樣在顫抖,兩行淚水順著面龐流淌而下。「是地。我不配。除了權力和藍迪亞斯,我從未在乎過其他什麼,否則。我又怎麼會有今天?我甚至沒有權力去怪你的兄弟姐妹們,畢竟,是我沒有教好他們,我從來就沒有關心過他們。」

「直到你後來從暗塔回來,我才知道自己親情上是多麼的失敗。還記得么,你對我說過什麼。你說,你會替我做三件事。之後,我們就不再有任何關係。那一刻,我的心承受著巨大的震撼。你地經歷我都知道,我從未想過你會原諒我或者會為我做什麼。

在我看來。你們這些孩子都只是要從我身上得到什麼。但你不是。儘管我感受到你對我深深地恨意,可是。你卻依舊決定要替我做三件事,這意味著什麼我再明白不過。因為你心中怎樣都還有我這個父親的存在。血濃於水,不論怎麼說,你身上都流淌著我的血液。」

聽著馬西莫地話,蘇拉在叶音竹懷中放聲痛哭,再也不肯抬起頭來。而叶音繡的目光則只有無奈,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而且,蘇拉這樣的哭泣對她的身體只會有好處,她早就該充分的發泄出自己心中的悲傷了。

轉過身,背對著叶音竹夫妻三人,馬西莫默默的擦拭著自己的淚水。他說的沒錯,在他這些子女中,唯一有孝心的也只有蘇拉。哪怕蘇拉從未叫過他一聲爸爸。

擦乾淚水,馬西莫才重新轉過身,向叶音竹道:「我仔細思考了很久,藍迪亞斯全力支持聖戰不難。但我必須要保證我的國家延續下去,保證藍迪亞斯的興旺。而這卻並不是我的力量所能做到的。或許你和法藍可以保證在多長時間內米蘭帝國能夠不向我國發動攻擊,並且保證在戰爭中對我藍迪亞斯軍隊的調動絕對公平。但是,這些都不足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藍迪亞斯現在缺少的並不是你們的保證,而是出於自身的問題。我所要提出的條件,就是給我一個繼承人。」

馬西莫似乎已經將自己心中的悲傷抹去,在說這幾句話的時候斬釘截鐵,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叶音竹完全相信,如果自己不答應這個條件,以馬西莫的性格,絕對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陛下,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什麼叫給您一個繼承人?」叶音竹沉聲問道。

馬西莫道:「我百年之後,藍迪亞斯需要一名出色的君主,帶領帝國走出困境,讓藍迪亞斯的人民不至於承受痛苦和奴役。

而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