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零八章藍迪亞斯城中的相遇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05字

叶音竹的心志一向很堅定,海洋說的他自然也想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別說這件事並不是他一個人能夠作主的,哪怕就是他作主,他也同樣會這樣選擇。

正在這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要到的錢呢?」一個衣著破爛,看上去二十幾歲的乞丐從不遠處跑了過來,幾步就來到兩個孩子面前,一把抓過姐姐剛剛拿入手中還來不及咬一口的包子塞到自己嘴裡,低聲喝罵著。

小乞丐里的姐姐怯生生的道:「風哥,我們今天還沒要到錢。就這位好心的大爺給了我們幾個包子。你要就拿去吧。」

『風哥』翻了個白眼,瞥了叶音竹三人一眼,似乎當他們根本不存在似的,一腳將小女孩兒踢倒在地,「沒錢?你們幹什麼吃的。看來,不把你弟弟腿卸下一條來讓他當個殘疾,是不會有人給錢了。像這些有錢的大爺,憐憫心還不夠啊!」一邊說著,他還翻著白眼貪婪的看著蘇拉優美的曲線。似乎是專門說給他們聽的。

「不,不要啊,風哥,我會努力要錢的,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弟弟。」小女孩兒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聲淚俱下的哀求著。

蘇拉臉色一變,就要發作,卻被叶音竹攔住了,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冷意,叶音竹道:「你說要將這個孩子的腿卸掉?這樣才更容易祈禱,是么?」

『風哥』翻了個白眼。「怎麼樣,關你什麼事?你要是可憐他們,那好啊。把他們帶走吧。不過,他們可一直都是吃我的住我地。一個人,怎麼也花了我二十多個金幣。拿一百個金幣來,他們就是你的人了。」

叶音竹臉上笑容依舊,「一百個金幣,我有。」一邊說著。像是變魔術一般。手中多了個錢袋。

錢袋打開,裡面一個金幣都沒有,卻是滿滿的一袋子紅寶石幣。

眩目地寶光頓時令那個『風哥』的白眼都消失了。無法抑制的貪婪不斷從眼中射出。

要知道,這些紅寶石幣隨便一個都相當於一百個金幣的價值。

『風哥』一邊吞咽著唾液。一邊說道:「不,我剛才說錯了。不是一百個金幣,是一百個紅寶石幣才對。我看你這一袋也沒有一百個,我就便宜你了,都拿來,你就可以帶他們走了。」

一邊說著。他已經向叶音綉伸出了自己那骯髒的手。

出人意料的是。叶音綉並沒有嫌棄他地骯髒,只不過錢袋卻憑空消失了。他地一隻手,捏住了風哥朊髒的手指。

「錢我有,別說是一百個紅寶石幣,就算是一萬個,我也拿得出來。可是。我有說過要給你么?」叶音繡的聲音已經逐漸變冷。哪怕沒有蘇拉在身邊,以他的性格,也絕不會放過眼前這個人渣。

「媽地。放開我的手,不然,我讓我兄弟砍死你。」風哥此時還沒有意識到他即將面臨的將是什麼。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我都不嫌你臟,不過你放心,我沒有那種特殊的愛好。蘇拉、海洋,你們先帶孩子們到一邊去。再給他們買點吃的吧。」

二女默默的點了點頭,她們都是當媽媽地人了,對照顧孩子自然有一套。一人拉著一個,一邊安慰著兩個小乞丐。一邊帶著他們到一邊去買吃地。

他們剛剛走過叶音竹和那個『風哥』就聽到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兩個小乞丐忍不住想回頭,卻被蘇拉和海洋摟住了。

「不要看,有些人,根本就不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走吧,阿姨給你們買好吃地,以後再也沒有人會欺負你們了。」

叶音竹殺了那個乞丐么?當然沒有。有的時候,殺一個人並不是最大的懲罰。

那聲慘叫是因為手指的折斷而發出的,那個風哥發現,自己地身體竟然動不了了,但是,身體地感官卻成倍的增強。

叶音竹隨手就捏斷了他右手食指第一截指骨。這只是個開始。

叶音竹是什麼實力,捏碎一個普通人的骨頭和捏碎豆腐並沒有什麼區別。

他地動作並不快,一點一點的捏著風哥的骨頭,從手指到手臂,讓他的骨頭寸寸斷裂。

哪怕是最好的骨科醫生也不可能治療這樣的傷勢。

凄厲的慘叫聲幾乎傳遍了整座藍迪亞斯城,當那『風哥』從手指到整條手臂全部變成了碎骨頭軟軟垂下來的時候,他叫的聲音已經不像是人聲了。

叶音竹臉上微笑依舊,更加殘酷的事他都不知道見過多少了,更何況眼前根本連一滴血都沒有出現。

「你剛才說什麼來著?殘疾了更好乞討是吧。我這是在成全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而且我還會給你留一隻手吃飯。不過,你的兩條腿似乎沒什麼用了。」

一邊說著,叶音竹的腳已經緩緩提起,再慢慢的朝著『風哥』的腿落下,極度的恐懼不斷侵蝕著這個乞丐的心,他的心情此時已經不是用懊悔和痛苦所能形容的。

「住手。」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出現,聲音中充滿了憤怒。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在藍迪亞斯城做出如此殘忍的事。」一個嬌小的身影飛快的朝著這邊跑了過來。

殘忍?對待惡人,叶音竹從來沒覺得自己殘忍過,但他的腳還是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這個聲音有些熟悉。

人還未到,叶音竹就能感到對方強烈的怒氣,配上那嬌小的身材顯得有些怪異。

她像是母雞保護小雞一般將那剛剛被叶音竹折磨的乞丐擋在身後,強行擠入叶音竹和他之間。

身體難免的碰到叶音竹,一雙想要推開他的小手帶給叶音竹几分滑膩的感覺。

熟人,果然是熟人,叶音竹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碰到她。這突然出現的女孩子不是別人,正是藍迪亞斯帝國軍務大臣克雷斯波的女兒,馬西莫大帝的乾女兒克蕾娜。

「好久不見了,克蕾娜。」叶音竹有些低沉的聲音在克蕾娜耳邊響起。

克蕾娜愣了一下,她之前就在附近閑逛,突然聽到那樣凄厲的慘叫聲,立刻跑了過來,圍觀的人不少,但卻沒有一個敢於上前阻止的。克蕾娜心地善良,頓時義憤填膺的沖了出來。

因為叶音竹是背對著她的方向,再加上那慘叫聲吸引了她大多數注意力,所以她並沒有注意到眼前的男人是誰。

此時,聽到那極為熟悉,或者說是早已烙印在她內心深處的聲音,克蕾娜的身體頓時顫抖了一下,美眸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抬起頭,正好對上那張英俊而優雅的面龐。

怎麼會是他?克蕾娜萬萬想不到這個在藍迪亞斯城大街上製造如此殘忍事端的竟然會是這個人。

在她心中,這個男人是那樣的高大、英俊,萬人之上,哪怕是面對一個國家,他也從未懼怕。可是,他怎麼會在這裡欺負一個普通人,還使用那樣殘忍的手段。

一剎那間,連克蕾娜自己都不明白是因為什麼,淚水已經順著她的眼角處滑落。

「你……,怎麼回事你……」

聽著克蕾娜顫抖的聲音,看著她那充滿失望,甚至是絕望的眼眸,叶音綉也是一愣。眉頭微皺道:「你認識這個乞丐?」

克蕾娜用力的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他,可你怎麼能做出如此殘忍的事,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哪怕他是一個乞丐,也有生存的權力。」

叶音竹淡淡的看了一眼被克蕾娜擋在身後的『風哥』,淡然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天就放過他。不過,克蕾娜小姐請你記住,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是沒有生存權力的。」

說完這句話,叶音竹轉身而去,朝著自己妻子們的方向走了。

兩個小乞丐的遭遇令叶音竹心中殺機充盈,克蕾娜的出現只是讓他略微冷靜了幾分,對於這個善良的女孩兒他還是很有好感的,反正那個『風哥』的右臂也被自己廢了,想來以後也無法像以前那樣作惡,算是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克蕾娜獃獃的看著叶音竹漸漸遠離的身影,她的心頓時陷入極度的失落之中,一步跨出就想追上去,可她也只是踏出了這一步。

「謝謝,謝謝小姐救命之恩。」『風哥』強忍著手臂傳來的劇痛,朝著克蕾娜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