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零八章藍迪亞斯城中的相遇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24字

叶音竹不是沒想過這個可能,他也願意坐上這個位置,毀滅深淵位面,不僅是替龍崎努斯大陸剷除後顧之憂,同時也是替他的祖先報仇,作為東龍後裔,龍的傳人,能夠擔任這場聖戰的統帥可以說是他的夢想。

但他是不能主動提出的,此時由六位塔主同時認可,叶音竹眼中的光芒頓時變得凌厲起來,熊熊壯志在胸中燃燒,雙拳下意識的攥緊。

「可是,各位師兄,難道藍迪亞斯帝國就不怕我對他們不公平了么?按照他們的理解,事實上也確實是,我和米蘭帝國的關係很好,和藍迪亞斯卻並不和諧。」

奧布萊恩微微一笑,道:「可你不要忘了,你還有一個身份,你是馬西莫的女婿。有著這層血親的關係在,一切並不是不能調和的。而且,提名你成為統帥的人中,就包括了馬西莫在內。不過,馬西莫卻有一個條件,只有你答應了這個條件,他才肯讓藍迪亞斯帝國一方的勢力全力支持你發動這場聖戰,並且聽你全權調動。」

「什麼條件?」叶音竹眼中光芒閃爍,越是激動,他的大腦中思路反而越清晰,他雖然不知道馬西莫要提出的這個條件是什麼,但想來這個條件也必定十分苛刻,對整個藍迪亞斯的未來都有著極大的益處。

奧布萊恩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個條件是什麼,馬西莫傳來的消息說,要讓你親自前往藍迪亞斯首都,他要當面向你提出這個條件。」

……

「不行,絕對不行。」蘇拉斷然說道。眼中冷光閃爍。甚至流露出幾分煞氣。

叶音竹摟著蘇拉的肩頭,「傻丫頭,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當初我不也獨自前往過藍迪亞斯城,並且將你接回來了么?」他將奧布萊恩地話轉告該蘇拉,立刻就得到了蘇拉激烈的反應。

蘇拉用力的搖著頭。道:「不,音竹,你不明白他的。他那個人,一切都以國家的利益為先。

只要對藍迪亞斯帝國有利,不論做什麼卑鄙的事他都不會有絲毫地猶豫。現在你的存在,可以說是令藍迪亞斯帝國完全被米蘭帝國壓制的根本原因。如果他要對你不利怎麼辦?藍迪亞斯畢竟是大陸強國,就算你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憑藉一個人的力量和整個國家對抗啊!」

一旁地海洋也點了點頭,道:「我也不贊成你去。音竹。為了我們和孩子,你也不能冒險。」

叶音竹摟著蘇拉坐了下來。「藍迪亞斯城我是肯定要去的,不論你父親提出怎樣的條件,我都要先聽聽才行。我希望能夠坐上聯軍統帥這個位置,希望親手帶領著大陸聯軍為我們東龍的祖先復仇。這個機會我不能放過。同時,也只有這樣。才能令大陸各國暫時拋棄成見,共同發動這場聖戰。」

蘇拉目光灼灼的看著叶音竹,「如果你非要去的話。那好,我和你一起去。就算死,我們夫妻也死在一起。」

叶音竹微笑點頭,道:「好,我不但帶你去,海洋也一起去,我不會在和你們分離地。我們的孩子就讓奧布萊恩大師他們先幫著帶幾天就是了。」

海洋和蘇拉同時一愣,她們都沒想到叶音竹居然會這麼輕易就答應了。心情同時放鬆了幾分,但看著叶音竹地眼神也多了幾分詫異。

「你們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會這麼痛快的答應。其實很簡單,因為此行藍迪亞斯帝國根本就不會有任何危險。你們啊,本都冰雪聰明,只是因為這是出在我身上的事才擾亂了你們的思路。你們仔細想像,馬西莫大帝是向法藍提出讓我親自前往藍迪亞斯城聽取他條件的,如果他真做出什麼傷害我地事,法藍會放過他么?如果我出事了,琴城以及獸人族會放過藍迪亞斯帝國么?除非他想將藍迪亞斯帝國毀滅,否則,他絕不會動我一根寒毛,甚至會儘力保護我們一家的安全才對。我這位岳父可是一代梟雄,絕不會做出錯誤判斷的。」

聽了叶音竹地解釋,蘇拉臉上的擔憂才逐漸散去,不管怎麼說,只要叶音竹肯帶著她,她多少也就放心了。

叶音竹把自己從深淵位面帶回來的問題暫時留給了幾位塔主和神龍王去思考,小龍女也留在了封印那裡陪伴神龍王,

他帶著海洋和蘇拉兩人通過設置在法藍的傳送門,直接前往藍迪亞斯城。

叶音竹並沒有將神之嘆息還給蘇拉,他怕蘇拉體內出現的詛咒就是這柄禁忌神器帶去地。何況,有他在,蘇拉也沒什麼出手的機會。

藍迪亞斯城依舊是那麼繁華,戰爭的失敗並沒有影響到這座藍迪亞斯帝國的首都之城。

傳送門是設置在藍迪亞斯城城外軍營中的,叶音竹三人通過傳送門出現在藍迪亞斯軍營後並沒有停留,利用夜幕隱藏了自己的身形,夫妻三人悄悄的進入城中。

看著周圍的一切,蘇拉臉上的神色很豐富,顯然是回憶起了自己的童年。

蘇拉和海洋的容貌都太容易引人覬覦,所以她們臉上都罩了一層薄紗,遮蓋住自己的絕世嬌顏。

走在藍迪亞斯城中,叶音竹難得的有心情放鬆的時間,也不急於去見馬西莫大帝,陪著兩位妻子在城中緩緩走著。

「音竹。」蘇拉輕喚一聲。

叶音竹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只見不遠處,一對小乞丐正坐在一家酒店門口祈禱著。兩個小乞丐的身上都很臟,衣服也非常單薄,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皮膚,用哀求的眼神看著過往的行人和酒店中走出的客人。

這一對小乞丐一男一女,女的要大些,看上去十一二歲的樣子,男孩兒大概只有七、八歲的樣子。

不需要蘇拉說,叶音竹也能明白她的心情,帶著二女緩緩上前,走到兩名小乞丐處停了下來。

「大爺,賞幾個銅幣吧。我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小女孩兒哀求著向叶音竹拜了下來。

沒等叶音竹開口,海洋已經走到一旁的酒店買了幾個包子拿了過來,遞給叶音竹。

叶音竹蹲下身子,將包子遞給小女孩兒,微笑道:「快吃吧。」

這一刻,在他腦海中浮現的,是當初自己第一次見到蘇拉時的情景,那次的贈予,最後換來的是一個老婆。可以說,叶音竹對乞丐只有可憐。

女孩兒眨了眨眼睛,接過雪白的包子立刻就遞給了身邊的小男孩兒,「弟,快吃吧。謝謝大爺,謝謝大姐姐。」

蘇拉只是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她的眼睛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得模糊了。要是當年自己和弟弟也能遇到向叶音竹這樣的好人,或許,弟弟就不會死了。

叶音竹輕輕的摸了摸小女孩兒的頭,他沒有給他們金幣,因為他知道,像這麼小的孩子,根本就不可能守得住金幣。倒不如給他們一些吃的更加實際。

「你們的父母呢?」海洋柔聲問道。

女孩兒搖了搖頭,眼圈一紅,「爸爸死在戰場上了,媽媽也走了。就只剩下我和弟弟。」

叶音竹身體略微僵硬了一下,戰爭總是要死人的,可是,戰爭中最無辜的恐怕就是平民了,還有死去戰士的親人。

聖戰在幾年內就要開始了,又有多少戰士將會死在那片戰場上,甚至可能有很多人的屍體都無法返回龍崎努斯。這場聖戰究竟應不應該發生呢?

神龍王說過,他的能量可以一直維持著封印,甚至有可能永遠都不會被破壞。這場聖戰究竟有沒有必要呢?自從成為神龍王的代言人後,叶音綉第一次置疑自己的想法。

蘇拉握住叶音竹的手,「怎麼了,你在想什麼?」

叶音竹苦笑道:「我在想,如果聖戰開始,那些死去的戰士親屬們會怎麼樣。」

蘇拉和海洋同時沉默了,而面前的兩個孩子則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們,小男孩兒正在飛快的將包子塞入自己口中,但卻並沒有全吃掉,把最後兩個塞給了姐姐。

海洋握住叶音竹的另一隻手,「別多想了,該發生的總是要發生。如果我們不解決了深淵位面,或許,多年以後,就是深淵位面來向我們攻擊了。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絕對的。神龍王的封印遠不如我們將深遠惡魔們徹底剷除要保險。我們要做的事或許會讓一代人甚至是幾代人痛苦,但卻是為了造福大陸的子子孫孫,為了大陸千萬年以後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