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零七章神秘的死能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23字

今天又是如此,內心的冰冷在回憶中逐漸淡化,蘇拉微笑的面龐上掛著淚珠,輕聲的自言自語著,「傻瓜,你真的好傻。

為什麼要用那樣的方法來救我,你知道我看到你失明的時候,我的心有多麼痛苦么?」

「你也好傻,都過去了那麼久,你還沒有忘記么?我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那樣的情況出現了,也不會讓你在承受那樣的痛苦,好么?」

在震驚中,蘇拉發現自己有些冰冷的身體融入了一個溫暖甚至有些灼熱的懷抱之中。

短暫的吃驚剎那間化為狂喜,內心中的最後一點冰冷也被徹底融化,她猛的轉過身,就那麼在床上反摟著那朝思暮想的人兒,獻上了自己近乎狂熱的唇。

沒有比這更熟悉的氣息了,也只有他才會讓自己的心變暖,蘇拉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著,緊緊的擁抱著那修長魁偉的身軀,彷彿一鬆手他就會遠離似的。哪怕這只是夢,她也絕不願意醒來。

叶音竹悄然回歸暗塔,因為是夜晚,本來他不想打擾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們,但他剛一回來就發現蘇拉並沒有睡著,當他看到蘇拉臉上那晶瑩的淚痕時,心中不禁憐意大盛,這才輕輕的環抱上了她的嬌軀。

只是他沒想到蘇拉的反應會這麼激烈。

摟著心愛的妻子,心中充實的感覺和完全放鬆的心情令叶音竹內心的火熱瞬間點燃,在深淵位面,他無時無刻都要保持冷靜和警惕,終於回家了。他再不需要警惕什麼。

溫暖的被窩,光滑柔嫩的嬌軀,對妻子地至愛,令兩人很快就沉浸在動人的情慾之中。

為了不吵醒海洋和孩子們,他們都刻意壓抑著自己,不發出聲音。但這樣的感覺卻分外刺激。

蘇拉宛如一條美女蛇一般在叶音竹懷中激烈的扭動著,低低的呻吟聲宛如嬌啼不斷的將叶音竹地慾火點然到更高的山峰。

靈欲合一,令他們彼此的愛意升騰到了巔峰,同時也是內心所有負面情緒的發泄。當最後關頭。那生命精華兇猛衝擊著宛如一葉小舟般地蘇拉時,極樂中,她一口咬在叶音竹肩膀肉厚的地方,嬌軀劇烈的痙攣著。

良久,良久,高潮的餘韻才漸漸散去……

蘇拉宛如八爪魚一般緊緊的纏繞在叶音竹身上。輕聲道:「我是在做夢么?如果這是夢,我希望它永遠不會醒來。」

「傻丫頭。你怎麼了?為什麼在哭泣。」叶音綉輕輕的撫摸著蘇拉藍色地長發和光滑的背脊。

蘇拉輕輕地搖了搖頭,「那種冰冷的感覺又出現了。沒有你在身邊,我睡不著。或許,是因為太想你了吧。」

叶音竹眉頭微皺,上次蘇拉就曾經和他提過那種感覺。儘管他把蘇拉刺殺自己的記憶抹去了,但他還是感覺到有些不對。

不論蘇拉的心曾經受過怎樣的傷害,她都不可能只是因為看到自己和一個女人回來就突下殺手。

她是自己地妻子。深愛著自己啊!只是,他仔細檢查過蘇拉的身體,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

後來因為要急於前往深淵位面,他也來不及深究。

此時,聽到蘇拉說那種冰冷的感覺又出現了,直覺告訴叶音竹,蘇拉心中地冰冷和當初對自己的刺殺有著密切的關係。可這究竟是從何而來呢?

是斯隆留下的問題?不,這不可能。自己和斯隆一樣,都是菲爾傑克遜大師的弟子,斯隆會的,菲爾傑克遜也同樣教給了自己,如果是斯隆做了手腳,自己不會探查不出。但如果不是斯隆,那又是什麼呢?以自己的實力,難道還無法找出問題所在么?

「別擔心,會好的。」叶音綉輕聲安慰著蘇拉。他雖然很想找出問題的所在,但卻絕不願意蘇拉再承受這樣的痛苦。

他隱隱猜到,蘇拉內心世界的變化應該是受到了一種邪惡的詛咒,而這種詛咒的來歷他雖然不清楚,但卻並不是沒有辦法解決的。

剛剛從深淵位面歸來,叶音竹要做的事情還很多,他雖然極為關心自己的妻子究竟是為什麼中了這樣的詛咒,但在面臨眾多事務要處理的情況下,他沒有時間來進行仔細調查。

也只能先幫蘇拉將這詛咒驅除。

雖然這樣會令所有線索消失,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緊摟著蘇拉柔軟的嬌軀,叶音竹眼中光芒一閃,純凈的原力通過他與蘇拉彼此肌膚之間的接觸緩緩的傳入蘇拉體內。

叶音竹的原力是無屬性的,儘管和蘇拉修鍊的鬥氣並非同源,但也不會有任何衝突,得到原力的注入,蘇拉只覺得自己沉浸在一股溫暖的包圍之中,彷彿浸泡在溫熱的水中,說不出的舒服。

原力逐漸增加,很快就蔓延到蘇拉全身每一個位置,蘇拉的身體情況也完全展現在叶音竹的精神世界之中。

蘇拉對叶音竹根本不會有什麼抵觸,她的精神之海自然敞開,讓叶音繡的精神力對身體進行完整的掃描。

叶音竹很快就在蘇拉的精神之海中找到了那冰冷的來源,他吃驚的發現,那負面情緒的來歷竟然出自蘇拉的靈魂烙印,也就是精神之海中最重要的位置。

如果是其他人遇到這種情況,就算髮現了這詛咒的存在也不會有任何辦法。畢竟,靈魂烙印對於一個人來說實在太重要了,哪怕是稍微受到一點損傷,也有可能會讓蘇拉陷入萬劫不復之境。

那詛咒的能量像是一律灰色的氣流,盤旋在蘇拉的靈魂烙印之上,附著的極為緊密,想要用精神力直接將其驅除幾乎是不可能的。

叶音竹小心的談插著這個詛咒的效果,詛咒里蘊含的能量有些怪異,如果在前往深淵位面之前,叶音竹或許也無法理解它的效果,但此時他卻吃驚的發現,這詛咒所擁有的氣息竟然和自己在深淵位面那些深淵生物們身上的死能有些類似。

蘇拉的精神之海中怎麼會出現死能?死能在龍崎努斯大陸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才對。

一絲疑惑出現在叶音竹心中,蘇拉顯然並不知道這些,當初她攻擊自己恐怕就和這精神之海中的死能有著極大的關係。

死能從何而來?一絲陰影出現在叶音竹心頭,但不管怎麼說,他也不能冒險讓這絲死能形成的詛咒留在蘇拉的靈魂烙印上,誰知道它會對蘇拉產生怎樣的影響?

想到這裡,叶音竹將心中的疑惑緩緩壓下,低下頭,吻上蘇拉的唇,同時咬破自己舌尖,將一滴血液渡入蘇拉口中。

頓時,蘇拉只覺得一股灼熱的氣流從叶音竹口中傳入自己體內,之前包裹著身體那如同溫水一般的液體驟然變得滾燙起來,嚶嚀一聲,更緊的抱住叶音竹,隨著肌膚的滾燙,嬌軀輕輕的在叶音竹懷中扭動著。

燙慰的感覺刺激著叶音竹身體的感官,但在這時候他卻不敢讓自己的慾念有任何升騰。

運用原力和精神力小心的控制著自己渡入蘇拉體內的蓬勃生命力,先在蘇拉體內旋轉一周後,這才小心翼翼的進入她的精神之海。

對於任何詛咒,尤其是死能形成的詛咒,最好也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就是用龐大的生命力將其洗滌。

這樣不但不會傷害到蘇拉,也能最徹底的將這詛咒驅除。

為了不讓生命力過於充沛而對蘇拉身體產生影響像安雅那些險些遇難,叶音竹對生命能的控制極為小心。

悄悄的吞噬著詛咒的能量,卻並沒有在蘇拉體內留下過多。

蘇拉的精神之海在生命力的滋潤下很快恢復了正常,滾燙的嬌軀也在叶音竹懷中變得安穩下來,漸漸的陷入沉睡之中。

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像今天睡的這樣沉了,在叶音竹的懷抱里,發自身心的安穩令她的身體得到了最好的休息。那冰冷的詛咒也終於被徹底剷除。

摟著蘇拉靜下來的嬌軀,叶音竹小心翼翼的將多於的生命能吸回自己體內,眼中光芒流轉,陷入了一陣思索之中。

夜晚過去,黎明的曙光再次降臨法藍的時候,歡喜的氣氛充斥在整座暗塔之中,叶音竹歸來,海洋和蘇拉極為興奮,她們都知道,這次音綉歸來之後,就不會再離開她們的身邊了,哪怕是再去深淵位面,也將是隨同大軍前往,那時候,她們也會成為他身邊的助力,而不是像之前那樣苦苦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