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零七章神秘的死能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23字

小龍女被叶音竹拉著,緩緩將自己的生命能注入到叶音竹體內,她的目光有些怪異,但卻不是以往的那種冰冷,純凈的生命能輔助叶音竹修補著體內的經脈,他的臉色已經看上去好了一些。

「對不起,我沒能幫上忙。」小龍女淡淡的說道。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沒什麼,你也是為了不暴露我們的身份。你這樣做是對的。那個魔王薩琳娜的實力果然強大。小龍女,你有戰勝她的把握么?」

小龍女愣了一下,道:「如果是在龍崎努斯,我有七成把握獲勝,但是在這裡的話,最多只有四成。她的亡靈魔法很強大,而且,她可以在這裡得到補充,甚至臨時吞噬手下來恢復自己的消耗,但我卻不行。」

「臨時吞噬手下?這樣也可以么?」叶音竹看著小龍女,眼中流露出幾分思索的光芒。

小龍女點了點頭,道:「應該是可以的。在我被三妖王抓走的時候,聽她說,女巫修鍊到一定程度之後,在吞噬深淵生物的時候是不需要耗費時間的,可以瞬間補充自己的魔力,然後再施展更強大的魔法。我想那薩琳娜既然是深淵魔王,應該會具有這樣的實力吧。」

叶音竹頷首道:「或許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些深淵魔王就更難對付了。任何強者都有自己的弱點,只是想要找到她們的弱點實在太難。」

小龍女道:「弱點?女巫既然是類似於魔法師的存在,那麼,她們的肉體能力算不算弱點?」

叶音竹道:「到了薩琳娜那個級別,就算是魔法師。肉體也應該沒有什麼缺陷了,她的魔法幾乎可以不間斷地發出,哪怕是近身,也不會有物理攻擊傷害她的機會。」

小龍女眼中閃過一絲深邃的光芒,「不一定。不論怎麼說,她都是以魔法形式而存在的。肉體的缺陷只能被掩蓋卻不會消失。如果你能夠造勢,令她的魔法出現片刻地間斷,再以物理攻擊而上,或許就能夠重創她。」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小龍女的分析很透徹,只是,她的語氣卻過於肯定了些。或許,這是因為她的性格原因吧。

「我們要加速離開這裡才行。雖然我利用分神震散了薩琳娜地精神探查,但她那樣的實力很有可能會再次發現我們。」

小龍女道:「我們現在去哪裡?」

叶音竹道:「我們該是回去的時候了。有了這次對黑妖國的探查,雖然對於整個深淵位面的情況掌握的還不算全面。但我們需要知道地東西也基本都有了。高斯巴和哈瓦娜的記憶對我們地幫助很大。再探查下去。應該也不會有更多的發現,而且被發現身份的可能性也會增加。」

小龍女顯然沒想到叶音竹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決定返回龍崎努斯。他們來到深淵位面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和開始地預測有了很大的出入。

「好吧,既然你認為足夠了,那我們就回去好了。」

叶音竹帶著小龍女找到一處僻靜的地方,飛快地刻畫出傳送法陣。兩人在紫光之中悄然消失,沒有給深淵魔王薩琳娜有任何尋找到他們的機會。

當兩人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他們當初剛剛降臨深淵位面時的那片丘陵之中。周圍很靜。

空氣也依舊是那麼的渾濁。

叶音竹明顯鬆了口氣,並沒有急著離開,讓小龍女給自己護法,盤膝坐在地上開始冥想,恢復自己的身體和法力。同時,他也利用冥想這段時間來整理腦海中的思緒,讓自己的思路變得更加清晰,也把這次的收穫完整的排列,回去以後好進行針對性的行動。

叶音竹和小龍女是離開了,但他們的出現,卻在整個黑妖國掀起了一片風暴。

黑妖國國主薩琳娜震怒,引起了整個深淵位面的動蕩。藍巫國首當其衝,黑妖國的報復已經悄悄展開。而整個深淵位面的格局似乎也開始發生了一些變化。

一片淡淡的黑霧飄然出現在丘陵上方,雙頭憎惡們冰冷的目光並沒有發現它的存在。當霧氣距離憎惡們守護著的洞穴只剩下不到千米的距離時驟然加速,宛如一道黑色的氣箭般眨眼消失。

這個過程不可能被所有雙頭憎惡忽略,但當他們想要探查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發現,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渾濁的空氣消失了,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明亮起來,清新的氣息,充滿了各種元素的跳躍。當叶音綉和小龍女的身影在閃亮的金色魔紋中出現的一剎那,他們都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氣,洗滌著自己的身體。

「還是龍崎努斯的氣息最為舒服。」小龍女長出口氣,臉上竟然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叶音竹同樣報以微笑,儘管他在深淵位面生存並不是問題,但那惡劣的環境又怎麼可能與龍崎努斯相比呢?

「孩子們,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回來了。」低沉而蒼老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穹頂上那金黃色的龐大身軀也在同一時間亮了起來。

「您好,神龍王,是的,我們完成任務回來了。」叶音竹微微鞠躬,算是向神龍王行禮了。而小龍女卻冷哼一聲,什麼都沒有說。

「音竹,告訴我,你們都看到了什麼。」神龍王並沒有在意小龍女的態度,蒼老的聲音中充滿了興奮和急切。對他來說,萬年孤寂的等待之後,終於要有機會完成自己最後的心愿,他的心情又怎麼能平靜呢?

叶音竹點了點頭,當下,詳細的將自己和小龍女在深淵位面的所見所聞,以及所做的一切說了一遍。

神龍王一直在仔細的聆聽著他的講述,並沒有插言,直到叶音竹說完,他那蒼老的聲音才再次響起。

「對於毀滅深淵位面,你有幾分把握?」神龍王沉聲問道。

叶音竹沉聲道:「按照實力對比來看,如果我們能夠剋制深淵位面惡劣的條件和深淵生物身體普遍攜帶的病毒、瘟疫,徹底毀滅這個位面的機會很高。只要我們能夠擊殺四大深淵魔王,並且將深淵四國的根本之地深淵徹底破壞。那麼,深淵位面中的深淵生物就算不是全部清洗掉,他們也必將走入最後的衰敗。直至徹底滅亡。」

神龍王沉聲道:「我知道了。你們辛苦了,先去休息吧。環境和瘟疫的問題,我要想想。」

……

暗塔。

此時已經是夜晚,海洋和孩子們都已經睡了,只有蘇拉坐在床上怎麼也無法進入夢鄉。

不知道為什麼,這段時間在她腦海之中始終盤旋著一種揮之不去的特殊感覺,彷彿有什麼冰冷的東西不斷從自己內心中冒出似的。這種感覺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自從上次叶音竹回來以後,她就始終承受著這種冰冷的折磨。

我這究竟是怎麼了?蘇拉臉上流露出一絲苦笑,難道,是當初斯隆老師留在我身體里的邪惡念頭么?不,不會的。魂魄回歸之後,以前我從沒有這種感覺。可為什麼自從上次音竹回來以後,這種冰冷的感覺卻始終盤旋在我心頭呢?

每當那冰冷感覺出現的時候,蘇拉都會感到異常的難過,冰冷、殺戮等種種負面情緒就會衝擊著她的心。上次叶音竹回來以後,為她專門彈奏了幾次培源靜心曲才將這種感覺壓了下去。可是,音竹離開了之後,這種冰冷卻又悄悄的出現了。

深吸口氣,蘇拉強行將自己體內的負面情緒壓下去,看著身邊熟睡的孩子,心中不禁湧起強烈的思念。

音竹,你要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你知道我有多麼想念你么?

對於蘇拉來說,除了照顧孩子和必要的修鍊以外,她剩餘的時間幾乎都沉寂在回憶之中。

她想起了曾經自己裝扮乞丐第一次見到叶音竹時他那傻乎乎的樣子,想起了自己和叶音竹共處一室同為學員的情景,還有冰森的冒險,各種生死危機,以及音竹孤身前往藍迪亞斯首都,在自己父親和斯隆的面前將自己救回來的景象。

這一切的一切化為無數畫面,不斷在她腦海中閃過。

每當心中那種冰冷的負面情緒出現的時候,蘇拉都會回想自己和音繡的過去,只有這樣,才會讓她的心逐漸溫暖起來。可以說,叶音竹和孩子,是她心中最大的牽掛,也正是因為他們,蘇拉才能一直壓制著心中那似乎在不斷增強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