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零五章挑戰的就是你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11字

排名前三的三大妖王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訝,哪怕對四妖王心存戒懼的三妖王薇牙也沒想到結局居然會是這樣的,這個看上去並不如何強大的男巫居然能夠從最底層一直達到現在四妖王的程度。

「對不起,細牙大人,四妖王向我動用了殺手,我不得不反擊,否則死的就是我。對於她的死,我很遺憾。」

高斯巴嘴上雖然說著遺憾,但表情卻並沒有絲毫變化,從他先前毫不猶豫就吞噬了四妖王的身體就可以看出,他那會兒有絲毫的遺憾。

細牙深深的看著高斯巴,淡然道:「是四妖王違規在先,你殺了她也情有可原。我宣布,從現在開始,高斯巴成為黑妖國四妖王。」

眾多的黑妖國領主看著高斯巴的目光都變得敬畏起來,紛紛站起身,表示恭敬。當然,他們也認為,今天的這場妖王更迭大會到此也應該結束了。

排名前三的妖王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挑戰的情況,因為它們的實力已經不是下面的妖王所能夠挑戰的。而薇牙之所以利用高斯巴打擊四妖王一系的實力,就是不想讓四妖王進化到能夠挑戰自己的程度。而此時目的顯然是已經達到了,儘管這個幫她達到目的的男巫令她心中有些不舒服,但既然他是被自己所掌控,還有他那個伴侶在自己手中,薇牙也並沒有覺得高斯巴能夠帶給她什麼威脅。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黑妖國領主都以為結束的時候,站在場地中央的高斯巴突然開口了。

「薇牙大人。我向您挑戰。」他地目光依舊冰冷,面龐也還是那麼驚訝,但話語卻有些石破天驚的感覺。

「你說什麼?你要向我挑戰?」薇牙吃驚的看著高斯巴,她怎麼也不明白,這個男巫難道是靈魂因為之前的燃燒而出了問題么?先不說他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為,單是他那伴侶還在自己手中,就應該足以制約他的行為了。何況,他身上甚至還帶著自己的標記。

高斯巴沉聲道:「沒錯,我就是要挑戰你。薇牙大人,按照妖王更迭大會的規則。我坐上了四妖王的位置,那麼,我現在應該有向您挑戰的資格了吧。」

聽了高斯巴地話,薇牙不怒反笑,笑容更是極其溫柔,「那好啊。既然如此。我又怎麼能不奉陪呢?」

話音一落,薇牙的身體就已經在高台上消失。瞬間出現在高斯巴面前十米外的地方。

熟悉三妖王的人都知道,薇牙臉上的笑容越溫柔。心中的殺機就越濃郁。站起身地領主們重新坐下,在他們看來。高斯巴已經創造了一個奇蹟,可現在地挑戰,明顯是白痴的行為。

他們認為高斯巴白痴。叶音綉可不認為,他地目的就是要挑戰全部地妖王,甚至是引出深淵魔王,自然不會因為四妖王的死亡而就此結束。

「請薇牙大人指教。」高斯巴緩緩向薇牙行禮,光芒一閃,他地身體已經出現在數十米之外,同樣用出了瞬間轉移。

薇牙和四妖王畢竟是不同的,達到了次神級,她可以說是和叶音竹一個境界的存在,當然,這個境界中地實力也是有高低對比的。

所以,面對她,叶音竹絕不像面對之前那些妖王那麼輕鬆。畢竟,他只能利用高斯巴的身體來對付對手。

光芒連閃,七頭普通憎惡幾乎同時出現在高斯巴面前一字排開,每一頭憎惡都揮舞著手臂上的兩個大鉤子,將高斯巴的身體完全擋在身後。

薇牙嫣然一笑,「你是怕我向四妖王那樣用太陰冰環攻擊你么?只是,這些憎惡就能擋住我了么?」

「當然不是。」高斯巴冷然道,叶音竹的目的又豈是薇牙能夠看的懂的。

七頭憎惡站在原地,都沒有發動攻擊,但是,在叶音竹精準的控制下,已經完成了對這七頭憎惡的全部控制。

叮——,一聲輕響從最左側的憎惡身上傳出,那是他手臂上的兩個大鉤子碰撞在一起發出的聲音。

緊接著,其他六頭憎惡也頭抬起了自己的大鉤子,按照一種古怪的節奏敲擊起來。

薇牙有些驚訝的看著這七頭憎惡,那叮叮噹噹的聲音帶給她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彪悍的憎惡利用碰撞產生的這種聲音似乎是循著天地至理一般,和諧的聲音令人聽起來非常舒服,她甚至有種懶洋洋不想動的感覺,只是想靜靜的聆聽著這動人的旋律而已。

薇牙畢竟是達到了次神級的強者,很快她就發現了不對,因為她突然發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因為那聲音的出現而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所有的一切都變得遲鈍起來。

而且,在那七頭憎惡敲擊出的聲音融合在一起後,空中竟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環緩緩向自己飄來。

這是什麼?

妖王們自然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當然是樂曲,屬於人類世界的樂曲。

為了能發揮出自己最強的能力,叶音竹可謂是煞費苦心,在面對四妖王的時候,他就已經想到了利用憎惡來達到神音光環的效果。

憎惡那大鉤子雖然不能像琴弦那樣彈奏出動人的聲音,但在巧妙的碰撞下,也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叶音竹是什麼人,一代琴帝,他在音樂上的造詣哪怕是控制著這些深淵生物,也能將他強大的實力發揮出一定的效果。

更何況,這樣的攻擊手段是眼前這些深淵生物從未見過的,也有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光芒閃爍,高斯巴就站在七頭憎惡背後,叶音竹的精神力分成八股,一股控制著高斯巴的身體,另外七股同時注入到七頭憎惡體內,成為了它們的靈魂。

此時的他,就像是在彈奏古琴,只不過是用一種特殊的形式表現出來而已。

叮叮噹噹的旋律匯聚成神音光環飄然而出,直奔薇牙籠罩而去。而此時也是薇牙感覺到了危機的時刻。

一聲尖銳的厲嘯從薇牙口中發出,威力比之前四妖王施展的地獄悲嘯至少要強上兩成,試圖打斷七頭憎惡聯手發動的旋律。

但是,薇牙發現自己失敗了。在那圈乳白色的光環發出之後,不但是向自己的身體籠罩而來,同時也將那七頭憎惡的身體保護在後面。

有了這乳白色的光環保護,自己發動的精神衝擊根本就無法對那些憎惡產生傷害。

這是怎麼回事?一種另類的靈魂攻擊么?薇牙心中凜然的同時迅速釋放出了自己的反魔盾。

薇牙的反魔盾已經不像其他妖王那樣,只是一圈綠色的光芒圍繞著身體那麼簡單了。

她的反魔盾也是翡翠色的,但是,一經施展出來,身體表面就像穿上了一套漂亮的翡翠鎧甲一般,反魔盾的效果數以倍計的增強了。

在反魔盾出現的同時,薇牙一個瞬間轉移已經離開了自己先前的位置,下一刻,她已經來到了七頭憎惡面前。

女巫中敢憑藉自己肉體的力量站在憎惡面前的,恐怕也只有薇牙這種級別的存在才能做到了。

面對身體比自己龐大的多的憎惡,薇牙雙手同時亮起,兩道太陰冰環幾乎是同時發出,朝著中央的兩名憎惡身上轟擊而去。

她發出的太陰冰環已經變成了晶瑩的藍色,並沒有那種黯淡的感覺,而是璀璨的如同玄冰一般。誰都可以想像,連四妖王都能輕易利用太陰冰環毀滅的憎惡要是中了三妖王薇牙的太陰冰環,恐怕結果會更加不堪。

薇牙雖然不知道這七頭憎惡施展的能力是什麼,但一瞬間她就抓住了其中的關鍵,只要毀滅其中一兩個,打破他們這韻律的連接,那麼,這聲音就起不到什麼效果。

可是,真的那麼簡單么?

面對薇牙的攻擊,七頭憎惡突然同時用力的敲擊了一下自己的大鐵鉤,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但奇異的是,這轟鳴聲似乎正是樂曲應該達到的聲音,儘管有些突然,但卻並沒有絲毫不和諧的地方。

而就在七頭憎惡鐵鉤碰撞的同時,一圈暗紅色的光刃從七頭憎惡的大鉤子處同時飛出,七道光刃瞬間形成了一道屏障,迎上了薇牙的兩道太陰冰環。

刺耳的摩擦和破碎的聲音清澈響起,彷彿是寒冰被擊碎一般,高度凝聚著太陰之火的太陰冰環竟然就那麼在七道暗紅色的光刃中破碎,四散飛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