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九十三章禮物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27字

其他幾位塔主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魂塔之主麥克米蘭笑道:「這幾個小傢伙在法藍現在可是大大的有名,音竹,你既然回來了,那麼,我們求你件事。無論如何也要讓這三個小傢伙留在法藍,否則的話,他們在外面一旦步入歧途,破壞性恐怕比深淵位面也不會差多少。」

叶音竹眉頭微皺,道:「這我恐怕不能答應您。他們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孩子失去自由。不過,您也可以放心,如果將來他們真的做出什麼危害大陸的事,那麼,我會親手懲罰他們。」

奧布萊恩道:「音竹,你不要誤會。我們絕對沒有其他意思。你走了三年,這三個孩子也都兩歲多了。現在在法藍,他們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身上籠罩的光環太多太多。麥克米蘭說他們是大大的有名絕不誇張。」

海洋哼了一聲,道:「不是大大的有名,而是惡名昭彰吧。大師,您不用替他們掩飾。這三個小傢伙幹了什麼我們還能不知道么?和七塔下屬法師較量魔法,限制人家只能使用橙級,然後他們用光明、黑暗爆炸術炸的人家魔法師狼狽不堪。還有念琴,和法藍騎士較量武技,人家以為他是小孩子也不在意,他就拿自己的鬥氣把人家那些魔法裝備都摸了一遍,他們身邊至少跟著四頭黃金比蒙,再加上你們總是護著他們,弄的法藍現在誰看到他們不跑?」

三個孩子聽著海洋的話,也不敢再要禮物了,都吐了吐舌頭往叶音綉懷裡扎,也不敢吭聲。

叶音竹呵呵一笑。道:「你們真的那麼厲害么?不過,海洋,你可不要指望我來管教他們。我可是捨不得。」好不容易才回來,這是自己的孩子,他是絕對做不了嚴父地。

海洋苦笑道:「現在誰拿他們也沒辦法。六位大師太護著他們了。這其實對他們的成長並沒有什麼好處。」

叶音竹道:「所謂車到山前必有路。以後我們看的緊一些就是了。」

奧布萊恩道:「音竹,你好不容易才回來。你們一家也應該團聚團聚,我們就不打擾了。等你休息兩天,我們再一起討論一下現在的形勢吧。」

叶音竹點了點頭,將孩子交給海洋和蘇拉,道:「我必須要先去神龍王那裡一趟,將此行的情況向他交代清楚。明天我再找各位師兄。」

回到暗塔,叶音竹沒有和妻子們親熱。直接開啟了暗塔與封印之地連接地通道,進入道封印之地內部。

當通道關閉,他來到那空曠的廣場時,臉色已經變得極為蒼白,一手捂著自己地胸口處,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要知道,叶音竹的血液可是生命之水凝聚而成。其中包含著極為濃郁的神龍血脈,所擁有的生命能量之龐大。是難以想像的。他吐出的這一口鮮血。要比那天賦予永恆之樹地總量還多的多。頓時,龐大的生命能量驟然升騰而起。瀰漫在這廣闊的空間之中。

洞頂,神龍王的身體驟然亮了起來,那些龐大的生命能像是遇到了宣洩口一樣飛速而去,融入到那金光之中。

吐出這口鮮血,叶音竹臉色明顯變得好看了許多,微微有些喘息,站在哪裡不斷調節著自己的身體。

儘管他體內擁有著極為龐大的生命力,但是,神之嘆息畢竟是最霸道地神器,其中所蘊含的詛咒雖然拿叶音竹沒什麼辦法,但想要將這詛咒驅除也需要他靜心療傷才行。

身體地恢復能力令傷口很快癒合,而在之前說話地過程中,叶音竹也將神之嘆息中的詛咒凝聚在一起,但為了不讓蘇拉再出現情緒波動,也不讓海洋知道蘇拉曾經刺了自己一劍,所以他一直壓制著這詛咒,直到此時才將詛咒通過鮮血帶出體外。

儘管叶音竹受到了一定地創傷,但這樣的情況已經足夠恐怖了,要知道,就算是法藍七塔其他塔主受到這樣的傷勢,也是致命的,而對於他來說卻只是吐出了一口鮮血而已。

三年的時間,叶音竹的實力提升了兩階,但生命之水替換了他原本的血液卻要比提升的這兩階實力更加寶貴。現在的他,就算是想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解釋清楚了?」小龍女清冷的聲音在叶音竹背後響起

,在淡淡的金光包裹中,她緩緩出現在叶音竹身後。

生命能量在體內自行運轉,叶音竹微微一笑,道:「一家人,有什麼解釋不清楚的呢?已經沒事了。剛才謝謝你幫我解釋。」

小龍女冷聲道:「我不是幫你解釋,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音竹,連我都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成功了。」神龍王蒼老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在整個空間中悠然回蕩。

「成功?」叶音竹一時間沒明白神龍王的意思。

小龍女冷然道:「他說的是,你成功的通過了我的考驗。」

叶音竹這才恍然大悟,苦笑道:「成功是成功了,不過,您所說的這小小考驗還真是『小』啊!」

神龍王淡然一笑,道:「破而後立,本身考驗只是讓你承受痛苦而已,並不是要擊敗她。所以,你擊敗她通過的並不是我的考驗,而是她的考驗。」

叶音竹愣了一下,道:「這有什麼區別么?」

小龍女極度冰冷的聲音驟然變得尖銳起來,「老頭子,你的廢話太多了。」

或許是神龍王心中愧疚太深,對於小龍女的不客氣他並沒有絲毫憤怒,只是微笑道:「或許真的是我說的太多了。你們年輕人的事與我無關。音綉,既然你已經回來了,那麼,你做好要到深淵位面的準備了么?」

叶音竹眼中閃過一絲不舍,「神龍王,深淵位面我隨時都可以去。只是,我離家三年,我想和自己的家人團聚幾天再到深淵位面去,可以么?」

神龍王道:「我已經等待了一萬年,也不在乎再多等一段時間。你剛剛回來,也確實需要調整一下。什麼時候你覺得自己可以了,就來這裡。龍女,這些天你就留在這裡吧。陪陪我。我已經告訴法藍那幾個塔主,這段時間不會有人打擾我們。」

小龍女沒有吭聲,但叶音竹卻分明看到,她眼中閃過一絲激動的情緒。她的氣息也明顯不像以前那麼穩定。

父女畢竟是父女,不論怎麼說,他們身上都流淌著同樣的血脈。

沒有立刻離開,叶音竹在原地坐了下來,靜靜的修鍊著他的原力,他不希望自己受傷影響到與家人的團聚,而且,他心中想好給孩子們的禮物,也要在自己身體完好的情況下才能送出去。

小龍女在叶音竹身旁不遠處也坐了下來,她沒有開口,閉上眼睛做出修鍊狀,但空氣中的精神波動卻告訴叶音竹,此時的小龍女應該是在和神龍王交流著,至於他們在說什麼,顯然不是自己應該知道的。

一個時辰後,叶音竹悄悄的離開了封印之地,返回暗塔而去,而也就在這時候,他並沒有發現,小龍女的神情已經變得比之前平和了很多,而在他離開的時候,小龍女看向他的目光明顯不像以前那樣冰冷,甚至還多出了幾分柔和。

當叶音竹回到暗塔的時候,暗塔中已經又多了兩個人,葉重和梅英,別說法藍六塔的塔主們寵愛孩子,他們這做爺爺、***也是寵愛的不得了,一臉笑意的正和孩子們玩著。

「爸、媽,我回來了。」

叶音竹的出現,頓時令暗塔內的空氣短暫的凝固了一下。葉重抬起腿,一腳就向叶音竹踢去,口中怒喝道:「你這臭小子,還知道回來啊!」

他嘴上雖然這樣說著,踢出的一腳也份外有力,可面對著叶音竹的表情卻在擠眉弄眼,似乎要告訴他什麼。

叶音竹何等聰明,一下就明白了父親的意思,父親這一腳,明顯是給自己老婆們看的。

兒子一走就是這麼長時間,讓兩個兒媳婦獨自承受生育、養育孩子的過程,現在兒子回來了,他這個做公公的總要有所表示。

當然,葉重這一腳看上去踢的很重,還帶著鬥氣的光芒,可到了叶音綉身上的時候,就是外強中乾了。

不過,葉重這戲份也沒能演下去,當他那一腳還沒到叶音竹身上的時候,梅英已經一個箭步竄到了叶音竹面前,同樣怒聲相向,只不過是面對自己丈夫的。

葉重這一腳自然是無法再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