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八章五帝重逢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60字

雅站在小龍女身邊,看著那四個不斷往肚子里倒酒的眼神變得很柔和,「他們在宣洩,在釋放,在感受彼此的情誼。...9u.net讓他們去吧,這是屬於男人的方式。」

這頓酒席一直進行到深夜才結束,不論實力如何強大,沒有刻意去控制的情況下,叶音竹兄弟四人全部倒在了酒桌上。

每一名參加酒宴的琴城高層都感受到了無比的暢快,叶音竹雖然只是一個人,但是,他的存在,卻是琴城各族的支柱,尤其是精神層面上的支柱,他的回歸,令每個人心中都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不在迷茫。

唯一有些痛苦的,恐怕就要數地精部落了,因為,今天這一頓酒席,幾乎消耗了地精部落一年的美酒存量。不過,地精部落的幾位長老不知道是不是抱著自己不喝就更虧了的心情,喝的格外開心,也格外放鬆。

琴城,當叶音竹朦朧的睜開雙眼時,立刻感覺到頭痛欲裂,宿醉帶來的感覺永遠不可能是舒適的。體內原力自行流轉,難過的感覺才漸漸消失。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因為,在他下意識的翻身時,手突然壓上了一個很柔軟很有彈性的東西。

眨了眨眼睛,叶音竹頓時彈身而起,吃驚的看著自己之前所躺的床鋪上。就在他剛才睡覺位置的旁邊,竟然還有一個人。

不著寸縷,完美的身軀,黑緞子一般地長發。還有那雙如同黑寶石一般,剛剛睜開的眼眸和那淡漠的表情。不正是小龍女么?

「你,你怎麼會和我睡在一起,還沒穿衣服。」聯想到之前的手感,他立刻就明白自己剛才摸到的是什麼位置。叶音竹下意識的朝自己身上摸去,還好,神源魔法袍還在身上,他這才鬆了口氣。..

小龍女很自然的看著他,淡淡的道:「在生命水泉的時候。你哪天不是和我睡在一起?」

「我……」叶音竹獃獃地看著小龍女,一時間不禁說不出話來。

「那,那你怎麼連衣服都沒穿?」

「在生命水泉的時候,我穿過衣服么?」

「可是。9u.net外面的世界和生命水泉那裡是不一樣的。雖然我們是朋友,可這樣地話,很容易被人誤會。我們不能再睡到一起,而且。你睡覺的時候,最好穿上衣服。男女授受不親。」叶音綉有些苦口婆心的解釋著,他現在有些明白當初安雅剛剛認識自己的時候,對自己地那種感覺了。

小龍女淡淡的看著叶音竹。金光一閃,那身完全由能量凝聚而成的金色衣裙再次出現在她身上,將她的身體完全覆蓋在內。

站起身。她冷淡地看了叶音綉一眼。「昨天我問那些人。我應該睡在哪裡。他們告訴我,就在這裡。」

叶音竹頓時呆了呆。他立刻想到,小龍女所問的人,一定是東龍八宗的,說不定就是自己地爺爺、奶奶。天啊!這次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就算自己告訴別人自己和小龍女沒什麼,過了這麼一晚,恐怕也沒人相信吧。

「是我不好。」叶音綉苦笑著說道,「等有時間,我再向你介紹外面地世界吧。」說完,直接就像外面走去。

他不敢再和小龍女說下去,如果說,他對小龍女一點都沒有那方面地想法,是不可能的。..畢竟,他也是一個正常地男人,面對一個如此出色的美女,還經常**在他面前,那種刺激和誘惑力是難以想像的龐大。

但是,他對小龍女不可能有對蘇拉和海洋那樣的感情,小龍女的身份太特殊了,而且,真正意義上,他和小龍女的接觸也只有幾天的時間而已,如果說他對小龍女有興趣,那也是性趣而已。可叶音竹畢竟不是一個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面對巨大的誘惑,他只能盡量避開,不讓自己往**那方面聯想。

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身體受到生命之水改造後,由於體內蘊含著無比龐大的生命力,他在生理上的**也變得比以前更加強烈,而小龍女又是這個世界上血脈唯一和他近似的,雙方的基因雖然有所差別,但同樣龐大的生命力卻很容易像磁石的兩集一般彼此吸引。所以他雖然有太玄琴心的境界,面對小龍女時還是有把持不住的危險。

北方的天氣

么時候,也不會有燥熱的感覺,深吸一口涼爽的空氣況已經大致了解了,現在需要的,只是再做最後一件事,然後,自己就可以回法藍了。

一想到法藍,叶音竹的心立刻變得熱了起來,那裡不但有著他的父母、夥伴,還有著深愛的妻子和未曾見過的孩子們。

每當他一想到這些,整個人的心都會變得灼熱起來。彷彿心也要生出翅膀,立刻飛去法藍似的。

「報——」一名東龍八宗的弟子從遠處飛速而至,看到叶音竹立刻強行降速,正好在他面前單膝跪倒。

「琴帝大人,米蘭帝國的費斯切拉親王送貨來了,聽說您已經回歸,希望能和您見上一面。」

費斯切拉來了?聽到這個名字,叶音竹就難以抑制的想到他的姐姐,那米蘭魔武學院曾經的第一美女,海洋最好的姐妹香鸞。

已經很久沒見過她了,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年紀上,她比自己還要大一些,也應該結婚了吧。不知道誰會有幸得到她的清眯。

想到這些,叶音竹心中多少有幾分失落,三年的時間過去了,他也無法知道都發生過什麼。

「好,你前面帶路。」叶音綉點頭應道。費斯切拉也是老朋友了,他來了,自己總要去見上一面。「咦,等一下。你剛才說什麼?費斯切拉親王?他什麼時候成為親王了?」

叶音竹疑惑的問道,要知道,費斯切拉一直是米蘭帝國的皇儲,是要繼承帝王之位的,怎麼可能封為親王,一般來說,在這樣的大帝國之中,只有非皇儲的皇子才有封王的可能。

而一旦封王也就意味著失去了成為下任帝王的機會。

那名東龍弟子愣了一下,道:「琴帝大人,我也不知道,只是聽其他人都稱費斯切拉殿下為親王,我才這樣說的,不如,您親自問他吧。」

東龍弟子的話自然不會作假,叶音竹眉頭微皺,正在他準備跟隨著一起去見費斯切拉的時候,小龍女的聲音卻從背後傳來,「你自己去吧。什麼時候準備好了要去法藍,你就回來找我。」

回頭看了一眼自己這臨時府邸,叶音竹點了點頭,道:完,這才快步跟隨那東龍弟子而去。

很快,叶音竹來到了琴城中心廣場,此時,琴城城門大開,大量的米蘭士兵護送著各種物資湧入琴城。

由於琴城現在在大陸上所處的地位正在變得越來越高,雖然還不能和法藍相比,可是米蘭帝國卻是和琴城最為親密的國家,所以,他們對於琴城的支持也可以說是毫不吝惜的。

米蘭帝國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琴城有一天能夠凌駕於法藍之上,那麼,米蘭帝國就再不需要擔心藍迪亞斯有什麼機會了。

原本,叶音竹在的時候,琴城的發展已經飛快的朝著法藍的實力接近,可是,叶音竹這一消失,無疑令整個琴城在大陸上的地位受到了制約,要不是背後還有極北荒原龐大的獸人族存在,恐怕他們就根本無法與法藍分庭抗禮了。

當費斯切拉親自運送這批物資來到琴城,第一時間聽說了叶音竹的回歸後,不禁大為驚喜,叶音竹消失了三年時間終於回來了,有他在,整個琴城都會變得不一樣。

遠遠的,叶音竹已經看到了端坐在一頭金晶暴龍王背上的費斯切拉,和幾年前相比,現在的費斯切拉明顯變得成熟了很多,金盔金甲,大紅色的戰袍,看上去到更像是一名統帥,眉宇間儘是一片喜色。

「費斯切拉。」聲音與人幾乎同時而至,叶音竹身形閃爍之間已經來到了費斯切拉面前。

驟然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偶像,費斯切拉大喜過望,翻身下了金晶暴龍王,一步跨到叶音竹面前,「老大,你可終於回來了。三年了,你可真要急死我們了。」

費斯切拉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一來到叶音竹面前立刻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