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七章她有那個資格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54字

她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還狠狠的瞪了葉離一眼。...9u.net

葉離大感冤枉,「老婆子,這和我可沒關係吧。你瞪我幹什麼?」

蘭如雪沒好氣的道:「怎麼和你沒關係,他可是你孫子。」

葉離苦笑道:「難道他不是你孫子么?」

蘭如雪堂而皇之的道:「當然是我孫子,不過,他繼承的都是我的優點,也繼承了你的缺點。」

葉離微怒道:「我可就你這麼一個老婆。分居那麼多年,我可一直都是守身如玉。」

噗——,安雅實在忍不住笑出聲來,守身如玉這個詞用在葉離身上,戲劇性實在大了些。

「什麼叫野女人?」小龍女皺眉看著蘭如雪。

叶音竹嚇了一跳,趕忙從奶奶手中掙脫出來,一個箭步擋在小龍女身前。笑話,她可是神龍王的女兒,史上最後一頭神龍,次神級九階巔峰的實力,萬一讓她發飆起來,自己決不可能攔的住,在這裡的,可以說都是自己的親人,誰讓她傷害到叶音竹也承受不起。

在別人看來,叶音竹似乎是要護著小龍女,但他們又哪裡知道,叶音綉這麼做,是在保護大家而已。

「爺爺、奶奶,還有各位,請聽我解釋一下。」叶音竹張開雙臂,將小龍女擋在自己身後。

小龍女目光轉向他,道:「那你告訴我,什麼叫野女人?」

「呃,這個。..野女人的意思,其實就是從野外帶回來地女人。」叶音綉暗暗抹了一把冷汗。

小龍女恍然道:「原來是這樣。恩,我確實是你從野外帶回來的。不過你奶奶怎麼知道的?」

「這個……」叶音竹實在被她問倒了,而安雅看著小龍女的目光也變得怪異起來,從小龍女身上,她似乎看到了當初剛剛踏入大陸時的叶音綉。那時候的他,不也是什麼都不懂么?心中對小龍女產生地一絲惡感頓時淡化了許多。

蘭如雪被叶音竹掙脫了,頓時大怒,她本來就是個火暴的脾氣。剛要再開口時。卻看到孫子向自己連連使著眼色,一臉焦急的樣子。正是這樣,蘭如雪到了嘴邊的罵聲才吞了回去沒有說出口。

「大家別誤會,我和她只是朋友。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還一起睡覺?」蘭如雪剛剛下降一點地怒火頓時再次升騰。

叶音竹苦笑道:「不。不是您想像那樣地。她所說的睡覺,是我們兩個人在一個地方,那時候,我是迫不得已啊!在之前。我就已經昏迷了。而且。要不是她的話,我恐怕早就已經死了。」

聽到死這個字。蘭如雪頓時冷靜下來,心中的怒火也變成了緊張,「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叶音竹暗暗鬆了口氣。只要奶奶肯聽他解釋,那麼一切就都好辦地多了。

「奶奶,您沒發現么?我又能夠看到了。」一邊說著。叶音綉還向眾人眨了眨眼睛。

「真的么?」安雅大喜。趕忙湊近叶音竹。叶音繡的目光隨著她靠近的面容靈活地轉動著。..一臉微笑。

「太好了,這真地是太好了。」安雅眼圈微紅。她一直將叶音綉當成弟弟看待,叶音竹就是她最重要的親人,眼看叶音竹視覺恢復,頓時大喜。

叶音竹這一說自己地視覺已經恢復了,頓時也將眾人的視線轉移。

葉離道:「音竹,你的意思是,這位姑娘幫你恢復了視力?」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可以這麼說,而且,她幫我恢復地不止是視覺,還有味覺。一直沒有告訴大家,其實,那次我連味覺也已經喪失了。但現在好了,一切都已經恢復了正常。」

安雅道:「恢復這兩種感覺才耽誤了三年之久么?」

叶音竹道:「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當下,他將自己此行地經歷簡單的說了一遍,當然,小龍女對他考驗的那一段,他自行忽略了,既然已經是夥伴,他不希望自己地親人朋友們對小龍女產生惡感。

「那你是怎麼昏迷地?」安雅立刻找到了叶音竹話語總地漏洞。

這次,沒等叶音竹開口,小龍女已經道:「是我打地。」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同時色變,叶音竹趕忙道:「那是必須要經歷的過程。只

後立,才能真正吸收生命之水的效果。安雅姐姐,滋族長和古魯長老先去休息一下,我們東龍八宗內部,還有些事情我要宣布。」

每個種族都會有自己地秘密,對於叶音竹要求他們先離開避嫌,安雅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微微一笑,道:「這次你可不許跑了。不過,你也沒帶點生命之水回來,真是太遺憾了。」在叶音竹剛才地解釋中,她認為小龍女其實就是一直守護著生命水泉類似於神獸的存在。

叶音竹向一旁的十名士兵點了點頭,道:「你們也可以先行離去了。」

這一次,這些士兵們可沒有再置疑他的命令,眼看叶音竹沒有追究他們的意思,如獲大赦一般,趕忙跑了。

見安雅和兩族首腦離開後,葉離忍不住道:「音竹,我們琴城本是一家,你沒必要這樣。難道我們東龍八宗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么?」經過這些年在一起的磨合,琴城各族早已經不分彼此,所以他才會有此一說,誰也不希望看到圓融和諧的關係受到破壞。

當然,叶音竹這種讓安雅他們避嫌的做法並沒有什麼,葉離只是提醒自己的孫子要注意這方面的問題而已。

叶音竹苦笑道:「爺爺,我馬上要說的這件事實在事關重大,才不得不這樣做。」

未明太上長老道:「是關於我們東龍八宗的,難道……」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叶音竹道:「上次我離開琴城時走的匆忙,還未來得及將這件事告訴大家,在法藍,我成為暗塔塔主之後,我終於到了當年我們祖先神龍留下的遺迹。」

此言一出,全場頓時寂靜下來,每個人臉上的神色都變得肅穆了許多,在他們肅穆的面龐上,眼中神色逐漸變得激動起來。要知道,東龍八宗一直以來存在的意義,就是要去見祖先神龍,從法藍手中奪回祖先神龍留下的遺迹啊!

儘管現在琴城與法藍已經是合作的關係,但是,這些東龍八宗的首腦們卻一日也沒有忘記過自己的使命。

叶音竹的下一句話,令眾人同時驚呼出聲,「從某種意義上來看,我們的神龍王大人,並沒有死。這次前去尋找生命水泉,其實也是他指引我去做的。事關祖先神龍,我不得不謹慎,才讓安雅姐姐他們先行離去的。」

「啊?神龍王大人沒有死?」未明那樣沉穩也大吃一驚,驚喜的全身不住的顫抖。「音綉,你,你是說,神龍王大人他……」

叶音竹用簡單而明確的話形容道:「準確的說,**已死,但靈魂未滅。所以,我才能夠和他進行交流。」

「太好了,這真的是太好了。我們的神龍王大人靈魂還在。」所有東龍八宗所屬,不論年紀大小,同時驚呼起來。

叶音竹將自己見到神龍王,以及與神龍王的交談詳細的說了一遍,其中,對於神龍王提出,要反攻深淵位面的事更是仔細描述。

他話音一落,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眾人紛紛表示,替祖先報仇,是東龍子孫不可推卸的責任。

「音竹,謝謝你。」未明太上長老眼中流下兩行淚水,「多少年了,多少年過去了,我們終於又聽到了祖先的聲音,而這一切,都是你的努力帶來的。音綉,未明無以為報,請受我一拜。」一邊說著,他徑直朝著叶音竹跪了下來。

未明是東龍八宗首席太上長老,他這一跪,除了叶音竹的爺爺奶奶以外,其他各位宗主和長老幾乎同時跪了下來。從叶音竹對東龍八宗所做的貢獻,他絕對也禁受得起這一拜。

叶音竹當然不能讓他們拜下去,匆忙中雙手張開,龐大的原力勃然而出,同時將十餘位東龍高層的身體托住,「未明長老,你們這是幹什麼。難道我不是東龍八宗的一份子么?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拜什麼,這些繁文縟節有什麼意思。」小龍女站在叶音竹背後聽了半天,早就有些不耐煩了。

未明抬頭看向小龍女,不禁眉頭大皺,「音竹,你剛才怎麼沒有讓她迴避,這是我們東龍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