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六章我和他一起睡的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21字

小龍女有些奇怪的看著他,「三年而已,你用得著這麼大反應嗎?你以為神龍血液是那麼容易吸收的?三年的時間已經很短暫了。我在還是卵的時候,就已經浸泡在生命水泉中,足足用了一千年,才有了自己的智慧,從哪裡醒過來。」

叶音竹苦笑道:「我和你不一樣,我在大陸上有著太多的牽掛,幸好不是一千年,否則,我恐怕會崩潰吧。」

是啊,普通人類,誰能活一千年呢?

哪怕是奧布萊恩那樣的強者,除非進入神級,否則也不可能超過五百年的壽命。

如果真的過了一千年,所有的親人、朋友都已經消失了,恐怕叶音綉真的會崩潰。

哪怕現在只是過去了三年的時間,他的心情已經出現了非常強烈的激蕩。小龍女正是因為感覺到了他心情上的劇烈波動,才會產生奇怪的感覺。

小龍女淡淡的看了叶音竹一眼,重新恢復了沉默。

「三年過去了,不知道琴城已經變成了什麼樣子。」叶音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而小龍女也如同一縷輕煙般,始終跟隨在他的身後。

走出洞穴,叶音竹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當初,他所選擇的這個臨時領主府所在的洞穴,距離琴城中心廣場很近,從山上能夠鳥瞰到整個琴城中心廣場的情況。

此時,當他第一眼看到琴城中心廣場的時候,整個人都被嚇了一跳。

琴城中心廣場和他走地時候相比。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巨大的廣場之上,至少有超過五萬人在不斷的忙碌著。難怪剛才在洞穴內都能聽到非常嘈雜的聲音。

這五萬人不止是人類,還有精靈族、矮人族,甚至是大量的地精撕裂者在其中穿插,以叶音竹地視力。能夠隱約看到他們都在忙碌的鑄造著什麼。

但是,唯獨卻不見了琴帝號。

要知道。以琴帝號地體積,在山坳中是很難平穩停下的,所以。當初叶音竹讓離殺把琴帝號送回來之後,就是停放在琴城中心廣場的,直到他前往冰森地時候還在,可現在卻消失了。

此時的琴城中心廣場。能夠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工廠。每個人都在忙碌著。

在廣場地角落,還能夠看到許多完工地東西正在被快速運走,其中有叶音竹熟悉的魔導炮,還有一些他從未見過的類似於框架類的東西和各種各樣複雜地物品。以及一些武器裝備。

小龍女還是第一次同時看到這麼多生物的存在,叶音竹因為心頭震撼的緣故,並沒有注意到小龍女向他背後靠近了一些,眼中的迷茫里更增添了幾分保護色。

琴城。這還是我地琴城么?變化地不只是琴城中心廣場。除了琴城正面的城牆以外。旁邊原本連接各座山峰地城牆都已經不見了。

那些可是用巨型花崗岩搭建起來的,耗費了琴城大量地人力、物力。現在卻都已經消失了。這些,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三年里。琴城究竟發生了什麼?

叶音竹深吸口氣。勉強平復著內心地激蕩。他並沒有前往琴城中心廣場,而是轉身就向布倫納山脈走去。

「站住。什麼人?」正在這時,一聲大喝突然響起。緊接著,一隊人類士兵出現在叶音竹和小龍女地視野之中。

這些士兵穿著同樣的輕鎧,他們身上地鎧甲並不是皮甲。而是用金屬打造的簡單鎧甲,護住了關節和身體地要害補位。這種鎧甲叶音竹以前就看到矮人族大師們鑄造過,雖然比不上重型步兵的防禦力,但要比普通步兵強的多了。

雖然這些鎧甲上並沒有任何花紋和多餘地裝飾,但從連接處打造的細膩程度以及鎧甲本身地質感和光澤,就能看出它們本身的出色。

每名士兵手上都配備了一柄長矛,背後還背著一柄寬刃劍,這種劍和原始的重劍相比,重量只有重劍的三分之一,同樣是雙面開刃,比重劍的體積要小,更方便攜帶和靈活的運用,也是琴城所特有的。

十根長矛同時對準叶音竹和小龍女,長矛尖端閃耀著鋒銳的精光,不用問,這些鋒銳處都是用金剛精打造的,這就是所謂的好鋼用在槍尖上。

十名士兵看著叶音竹和小龍女的目光極為不善,儘管他們在看到小龍女時被她的絕色所驚艷,但他們的情緒卻並沒有劇烈的波動,一絲不芶的盯視著兩人,十根長矛雖然同時指出,但指向的位置卻並不相同,叶音竹完全相信,如果自己和小龍女有所異動的話,這些長矛會立刻分別刺向他們的要害位置。

看來,琴城士兵們的整體實力果然是進步不小啊!想到這些,叶音綉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笑什麼笑,嚴肅點。」為首一名士兵大喝一聲,手中長矛又向前遞進半米,距離叶音竹只有不到三米左右了,一個衝刺就可以直接扎向目標。

「別誤會。」叶音綉抬起自己的雙手,示意自己並沒有惡意。

小龍女也沒有什麼動作,並不是她不介意被長矛指著,而是這些士兵在她看來實在太弱小了,根本就沒有威脅到她的資格,有這些長矛和沒有並沒有什麼兩樣,直接被她忽略了。

「你不是說,這裡是你的領地么?」小龍女的聲音中除了冰冷之外,還帶著幾分嘲弄。

叶音竹臉上流露出一絲尷尬,向士兵們道:「我是叶音竹。」這些士兵顯然不是原本琴城的嫡系,應該是這幾年新訓練出來的,所以並不認識自己。

為首的士兵愣了一下,「好啊,你還敢冒充我們琴帝大人。拿下。」一邊說著,直接一揮手,手中長矛就向叶音竹肩頭點來。他手上明顯留有餘力,只是想將叶音竹逼住,而不是要真的傷害他。

到了這種時候,叶音竹顯然不能讓這些不認識自己的士兵把自己真給抓了,要是那樣,就成大笑話了。無奈的搖了搖頭,身體略微動了一下,左手一圈,右手輕推。沒有光芒閃爍,但那十根長矛卻都已經到了他懷中,而那十名士兵卻不約而同的各自退出三步之外,十個人的動作整齊劃一,就像是原本計劃好了似的。

「學的很快,可惜,力道不純。」小龍女冷冷的打擊從叶音竹背後傳來。

十名士兵大驚之下,第一時間抽出了背後的寬刃劍就要再攻過來,但他們卻只看到叶音竹懷中光芒一閃,十根長矛就已經飛到了他們面前。出於本能的,十個人立刻停住腳步想用手中長劍去擋,可誰知道那十根長矛的前端卻突然一沉,同時插在了他們面前的地面上,距離腳尖只有不到三寸。

這一手,將所有的士兵都鎮住了,他們頓時明白,眼前這個人絕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而對方也明顯的手下留情了,否則,單是這長矛的一擲就足以要了他們的性命。

「安雅在哪裡,誰能告訴我?」叶音竹道。

為首的士兵隊長雖然被叶音竹嚇住了,但他明顯沒有膽怯,大喝一聲,「你們快走,向上面回報,我來擋住他們。」一邊說著,大喝一聲,直接朝著叶音竹撲了上來。

「好,臨危斷後,為隊友爭取時間,你是個出色的隊長。」叶音竹飄身上前,一隻手直接抓住了對方的劍刃,那小隊長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周圍的空氣就像凝固了一般,儘管叶音竹並沒有直接接觸到他的身體,可他卻怎麼也無法再移動了。

「你……」

叶音竹抓著劍刃將他送到自己面前,輕嘆一聲,「我真的是叶音綉,也就是你們口中的琴帝。看來,不能指望你們告訴我安雅姐姐在哪裡了。還是我自己來吧。」

一邊說著,他鬆開抓住寬刃劍的手,讓那名士兵隊長踉蹌後退,也不管那些並沒有退走的士兵,面對群山,朗聲高呼,「叶音竹回來了,琴城各族族長,請前來相見。」

一圈肉眼難辨的柔和音波飄然蕩漾開來,就像水波一般律動,叶音綉這一句話,只有十幾個字,但每一個字吐出,音波都會推動著前一個字傳的更遠。所以,儘管在近距離感覺他的聲音似乎並不大,但這連環的聲浪卻遠遠傳出,居然覆蓋了整片布倫納山脈這龐大的面積。

「聲音方面的造詣,你果然有獨到之處。」連小龍女聽到叶音竹這一聲高呼後,也不禁暗暗點頭。而旁邊那些士兵卻已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