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五章生命水泉和最後一條神龍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06字

淡淡的白氣從口鼻之中噴吐而出,輕輕的動了一下身體,叶音竹的意識緩緩回歸大腦,精神漸漸清醒過來。

「這就是靈魂沉睡的感覺么?似乎還挺舒服的。」這是叶音竹第一個反應。

周圍的一切都是暖融融的,彷彿將自己包裹在一個溫度適宜的熔爐之中,除了舒泰以外,他找不到其他感覺。嘴裡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帶著清香,甚至十分潤滑。那種從頭到腳的舒適感令人迷醉。尤其是,當這種感覺變得越來越清晰時,就更加令人流連忘返了。

這真的是靈魂的世界么?叶音竹緩緩睜開了雙眼,靈魂的世界怎麼會有溫暖的感覺。

他已經意識到有些不對了,下意識的睜開了雙眼,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看見了,儘管眼前是白蒙蒙的一片,但他真的看見了。我還感到了甜,可是,我的味覺不是早就失去了?

這白蒙蒙的是什麼?是我的眼睛有問題么?不,不對,這似乎是水霧,蒸汽形成的水霧。

「這是哪裡?我在什麼地方?」幾乎是第一時間,叶音竹下意識的發出了疑問。當然,對他來說,這本應該是一句自問自答的話,可是,卻有人回答了他這個問題。

「原來你在哪裡,現在就還在哪裡。」清冷的聲音,圓潤,悅耳,但也充滿了拒人與千里之外的感覺。

面前的蒸汽突然散了,叶音竹看到了令他無比震驚的一幕。

就在他面前三米外,坐著一個人,而他的身體。就處於水中。

水是淡紅色地,但卻極為通透,那淡淡的清香似乎正是由水而來,自己口中那甜絲絲的味道,就是呼吸到體內的水蒸氣。

而就在這淡紅色的水中,對面三米之外,那個人正靜靜的看著自己。

冰冷而平靜,沒有一絲情緒波動,這種感覺很熟悉。面前這個人,有一頭黑色長髮。靜靜的披散在水中。白嫩細緻的肌膚上,水蒸氣形成的水珠正一點點滾落。黑色地眼眸雖然有著冰冷的眼神,但其中地靈秀卻絲毫不能被抹殺,高挺的鼻樑,柔和的面龐曲線,厚薄適中而又殷紅的唇。

這是一個美女。她的冷冽並不像離殺那樣,因為她身上的冷意是那種對任何事都不在乎地冷,是一種漠然的冷。她那精緻的容顏,在叶音繡的腦海中,至少是和蘇拉、香鸞一個級別的。比海洋還要略勝半分。可就是因為她那淡漠地冷,卻令她有一種和叶音竹認識的女孩子們截然不同地特殊氣質。

她很美。但叶音綉卻可以肯定,自己絕不認識這樣一個女孩子。這看上去年紀只有二十歲左右的女子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面前,而她那特殊的氣質怎麼會讓自己有種極為熟悉,但又有些慌亂的感覺?

最為重要地是。面前這個黑髮、黑眸地女孩子身無寸縷。儘管兩人浸泡的水是淡紅色地。但那可是通透的淡紅色,根本無法掩蓋她胸前那兩個翹挺豐滿的半圓。她那傲人的身材。火暴程度甚至要比銀龍公主離殺還勝上幾分,胸前巨大的豐盈與纖細的腰肢幾乎是不成比例的,可出現在她身上,卻絕不會給人不和諧的感覺。

甚至可以隱約看到水下那雙修長的腿,叶音竹可以肯定,這個女孩子的身高絕不會比自己矮。

「看夠了么?」黑髮女子並沒有掩飾自己的傲人的身材,雙手只是靜靜的放在身旁,將自己的身體完全展現在面前的男人眼中。

「還沒。」叶音綉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道。所謂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他已經失去視覺很長時間了,再次能夠視物,首先又看到的是這樣一具完美的身軀,那種感覺是難以形容的。如果非要用兩個字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幸福吧。在這一點上,叶音竹和一個普通盲人復明時的感覺並沒有什麼不同。

「啊,不是,對不起。」叶音綉在說出那兩個字之後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趕忙低下頭。不過,這也讓他看到了自己,他發現,自己和對方的黑髮女子並沒有什麼區別,因為,在自己身上,也沒有任何衣服存在。

幾乎是下意識的,叶音竹趕忙用雙手護住自己最關鍵的部位,此時他已經忘了疑

惑。臉上儘是羞窘之色。

「不用掩蓋了,你身上每一處我都已經看過了,你也看了我的,我們扯平了。」黑髮少女的聲音依舊很淡定。冰冷的沒有一絲情緒。

叶音竹從清醒過來到眼前的羞窘,並沒有過去太長時間,叶音竹突然醒悟過來,因為他認出了那種感覺。在沒有用眼睛去看對方的情況下,天人合一告訴了他那股熟悉的感覺是從何而來。

「你,你是那個中年人?」叶音竹猛的抬起頭,兩道精光驟然從眼中電射而出。灼灼的盯視著面前的少女。

沒錯,那種淡定、冰冷,毫無情緒波動的感覺,正是那個將自己擊殺的中年人所擁有的。

黑髮少女並沒有回答,但她的眼神已經告訴叶音竹,他猜對了。

在短暫的敵意流露之後,叶音竹漸漸平靜下來,有些嘲諷的道:「那這麼說,我們是在地獄了?這裡,是地獄血池么?沒想到,待遇居然不錯。」

「誰告訴你這裡是地獄?」黑髮少女眼中閃過一絲好笑,但也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了,叶音竹並沒有發現。

叶音竹愣了一下,「不是地獄?那水怎麼會是紅的?」

黑髮少女淡然道:「應該有人告訴過你,有一種泉水,它是血液。」

強烈的震撼出現在叶音竹的大腦之中,他本身就是聰明人,只不過剛清醒時還有些失神,聽到黑髮少女的提醒他頓時想起了神龍王對他說過的話,

「難道,難道這就是生命之泉么?」

在剛見到生命水泉的時候,因為水泉上方氤氳的蒸汽和眼睛無法視物,他自然不知道生命泉水是什麼樣的,可此時此刻真正看到,他立刻就想起神龍王對他說過,這生命之水其實就是當初死去神龍的血液。

崇敬的感覺浮現於心中,剛才因為看到對面女子的裸體而產生的生理反應漸漸消失了,他整個人也變得冷靜下來。

「我們為什麼都沒有死?」叶音竹問道。

「你很想死么?」黑髮少女反問道。

「你就是我的考驗,你是誰?為什麼你會在生命水泉旁邊,你又怎麼知道神龍王的存在?」叶音竹發出了一連串的疑問。

「我就是你的考驗。從這生命水泉存在的那一天,我就和它在一起,你可以說我是它的守護者。既然從它出現的那一天我就和它在一起,你還需要奇怪為什麼我知道神龍王么?」黑髮少女這次回答了叶音繡的問題。

叶音竹恍然道:「那這麼說,你就是生命水泉的守護者了?」

黑髮少女淡淡的道:「你可以這麼理解。」

叶音竹嘴角處流露出一絲苦笑,「那麼,我算是通過考驗了么?」

黑髮少女道:「如果你沒有通過考驗,你以為你會在這裡么?」

叶音竹怪異的道:「可是,我很奇怪,為什麼你沒有死。還能把我帶到生命泉水之中。儘管那時候我的身體已經瀕臨崩潰,可是,我清晰的記得,我用諾克希之劍插入的位置絕不會錯,肯定刺穿了你的心臟。就算再強的人,心臟被刺穿,也一定會死吧。」

黑髮少女歪了歪頭,看著叶音竹,眼中流露出幾分怪異,「你想知道么?」

叶音竹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好,把你的手給我一隻。」黑髮少女道。

叶音竹如言抬起了一隻手。

黑髮少女悄然前欺,生命泉水並不能減慢她的速度,她的左手穩穩的抓住了叶音竹伸出的右手,然後……

叶音竹的瞳孔驟然放大,剛剛平靜不久的生理反應再次出現,因為,他伸出的右手,已經按在了黑髮少女那豐盈無比,絕對一手無法掌握的右胸之上。

「怎麼樣?」黑髮少女淡淡的問。

下意識的抓了抓,叶音竹獃獃的回答道:「很大,很軟,也很有彈性。」

這一刻,叶音竹似乎看到黑髮少女額頭上多了幾道黑線,她的聲音中也明顯多了幾分情緒,那似乎是憤怒還有幾分羞澀的情緒,「我是問你,你找到答案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