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四章琴曲至境通過考驗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47字

叶音竹的天人合一境界又看到了那個中年人。

和剛開始見到他的淡定相比,這神秘的中年人也有了不小的變化,他身上的衣服已經不再是那麼整齊,頭上的金髮也已經顯得有些散亂了,更加重要的是,他的嘴角處留存著一道血痕。

是的,在先前那最後的碰撞,在《石上清泉》達到極致的時候,這個中年人也已經受傷了。儘管他的傷勢或許不像叶音竹那麼嚴重,但叶音綉畢竟也已經擊傷了他。

叶音竹一邊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一邊說道:「如果我還能站起來,是否就是通過考驗了呢?」話一出口,連他自己都有些驚訝,自己的聲音竟然沙啞到如此程度,而且每個字從口中吐出,都會帶出一蓬紫黑色的血沫。

「你比我預料中的要強,尤其是在境界上。可惜,戰鬥的根本是實力,你的實力還差的太遠了。」神秘中年人淡淡的說道。

「嗯。」叶音綉體內突然劇烈的痙攣了一下,他好不容易爬起了一點的身體重新跌倒在冰面上,又染紫了一片冰粉。

「不要再試圖掙扎了。根據我的計算,你體內的經脈有百分之四十已經徹底斷裂,百分之三十若斷若續,幾乎就沒有完整的存在。你的五臟六腑都已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我可以肯定,它們沒有一個還待在自己原本的位置。我不知道為什麼你胸腔的骨骼會那麼堅硬,但除了那裡以外,你有七根肋骨已經斷裂。或者說,唯一能夠讓你保持清醒還有意識。是因為你的心臟和大腦受創並不重。但在承受了這樣程度地創傷之後。就算你把自己破碎的內臟都吐出來,也決不可能再站起。」

中年人冷冷地說著這些。就像是一個醫生,在即將解剖一具屍體時對自己學生地描述。

叶音竹知道。對方說的很對,儘管他地原力在不斷的修補著他地身體,但這一次。他受到的創傷真的太重太重了。

可是,他並沒有放棄。胸中地一口氣和最後的堅持令他沒有放棄,依舊在掙扎著從冰面上爬起來。

「能不能告訴我,你是不是我地考驗?」叶音竹几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了這句話。

神秘中年人點了點頭。道:「沒錯。我就是你的考驗。」

叶音竹笑了,儘管在這樣的狀態下。他地笑容要比哭還難看。但他還是笑了。也正是因為心中肯定對方就是自己地考驗,他才沒有在第一時間召喚紫。因為他清晰的記得。當初神龍王曾經對他說過。這是他一個人地考驗。

為了不讓紫發現自己地變化,叶音竹甚至強行用精神力模擬出自己一切正常的狀態,他與紫之間地靈魂聯繫。在他達到次神級之後,他就已經成為了主導。

而現在這個時候,他就更不可能召喚紫到身邊。不論眼前這個人是不是他地考驗。因為。他可以肯定,紫也不會是這個人地對手。儘管這個對手也已經受傷了。

「那麼。如果我站起來。是否就算通過這次的考驗了呢?」叶音綉猛的一咬牙,抬起了自己地右手。九道紫光在他的指尖閃爍著,儘管菲爾傑克遜曾經告訴過他,不要再使用這種方法,可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那要等你先站起來再說。」中年人冷冷地說道。雙手環抱在自己胸前。就像是貓對老鼠的戲耍。他一點也不著急。看著叶音綉。眼中甚至帶著幾分戲謔。

叶音竹沒有直接將九根紫竹神針插入自己地身體,因為他知道。如果不能憑藉自己地力量站起來。就算使用了九針激神大法,這場戰鬥自己也不可能勝利。人。往往在面臨絕境之時才能最大程度地激發自己的潛力,儘管他已經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飛速流逝著。但他還是憑藉著堅定的毅力。用自己的雙手雙腳撐住地面。一點一點地向上爬起。

他的臉已經漲成了紫紅色。極度地痛苦令他幾乎無法呼吸,他甚至能夠感覺到斷裂地肋骨已經插入內臟地那種特殊感覺。有一根肋骨甚至已經鑽透了他地皮膚,將胸腹間的神源魔法袍緩緩頂起。

就在這種情況下

,他卻依舊掙扎著從地面上爬起來,由於對痛苦有了充分的準備,這一次,他沒有讓自己再做無用功,每爬起一點,他就拚命的保持住自己已經獲得勝利。這只是一個從地面爬起的簡單過程,但對於現在的叶音竹來說,卻不亞於一場艱苦的戰鬥。

中年人的臉色終於變了,看著叶音竹的目光卻不是驚訝,而是幾分欣賞。

叶音竹發現,自己的唇邊似乎掉落了一些什麼東西在冰面上,他看不見,但憑藉感覺和嘴角的漏風,他知道,自己的牙碎了了,那並不是因為對方先前打擊而破碎的,而是因為極度的痛苦,被他自己咬碎的。

可就是這樣,他還是一點一點的站了起來,他的腿在顫抖,手臂在顫抖,身體每一個部分都在顫抖,可就是這樣,他卻依舊站了起來,挺直了自己的脊樑,在他的眼中,沒有挫敗的神色,也沒有後悔的光芒,有的,只是驕傲。

鮮血混合了內髒的碎塊,幾乎是不斷的從他嘴角處流淌而出,體內的氣血不受控制的翻湧著,殘存的原力根本不足以修補這樣嚴重的創傷。可是,叶音綉卻依舊保持著自己站立的姿勢,甚至沒有用任何東西去支撐。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這算……不算……通過……考驗……了吧。」說話有些艱難,叶音竹只能閉著嘴,咬著牙讓一個字一個字從自己口中滲出,因為他怕張開嘴,會將體內的一切都吐出來。他不能冒險。

「是的,我可以告訴你了。站起來,並不能代表什麼,你的考驗很簡單,就是戰勝我。直到我倒下,你才有獲得生命水泉的資格。」神秘中年人在短暫的色變之後,已經恢復了正常,他的聲音和表情依舊是那麼冷酷。眼看著叶音繡的樣子,卻又緩緩抬起了自己的手掌。

站起來的敵人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還有再戰之力,他沒有停止的理由。

叶音竹笑了,儘管對面的中年人根本看不出他這究竟是不是笑容。

九道紫色光芒幾乎同一時間插入叶音竹的頭頂,其根而末,而叶音繡的身體也在一瞬間顫抖的更加厲害了。

九根紫竹神針瞬間的刺激,幾乎令他失去了所有的意識,可他還是挺住了,就像他現在挺直了自己的脊樑一般。

咕咚一聲,叶音竹將到了嘴邊的鮮血咽下,淡淡的水波,開始重新出現在他身體周圍,儘管他的身體已經極度破損,但是,他站直的身體卻已經漸漸穩定下來。

雙掌同時拍在自己胸腹之間,突出的肋骨被按了回去,內插的肋骨被原力吸了出來,儘管在這個過程中,叶音竹身上冒起了一層蒸汽,但他還是做到了。

在這個過程中,神秘中年人要想殺他,已經可以完成一百次,可是,他舉起的手又緩緩放下,再舉起,再放下。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有些無法向眼前這個人出手。

「來吧,怎麼?你怕了么?」叶音竹有些嘲弄似的說道。

中年人臉色微變,他終於還是動了,身形閃爍之間,他再次來到了叶音綉面前,而他的雙掌,也在瞬間貼上了叶音竹的胸膛。金光重燃,那恐怖的能量再現一正一反的氣機。但就在這個時候,叶音竹不知道是否真的已經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他沒有閃躲,甚至張開了自己的雙臂,任由對方投入自己身前,將雙掌向他的胸膛按去。

中年人沒有手下留情,在雙掌貼上叶音竹身體的一瞬間,金光已經驟然迸發。

超神器枯木龍吟琴所能護住的,只有叶音竹的心臟,這一次,失去了主要原力保護的身體,包括先前還算堅挺的胸骨在內,叶音竹胸腔內的所有骨骼在那恐怖的正反激發金光之下,寸寸破裂。他的身體,也像炮彈一般飛了起來。

但是,飛起的並不只是他一個人,那神秘的中年人也和他一起飛了起來。

中年人第一次心中產生出了一種恐慌的感覺。他發現,叶音竹的左臂,已經緊緊的將他摟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