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三章生命水泉旁的神秘中年人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44字

音竹道:「誰也不希望戰爭發生,但有些事情,是我的。..海洋,你可是東龍帝國皇室血脈唯一的傳承者。」

海洋道:「我並不怕戰爭,但是我卻不希望自己的丈夫身處於戰爭之中。」

叶音竹到:「這是我必須要肩負的責任,沒有任何轉的可能。對不起,海洋。我會儘可能保護自己的。」

海洋張嘴在叶音竹肩頭輕咬,「我不會阻攔你的,身為男人,你始終都會有自己必須要去做的事情,我只是希望,當你要讓自己面臨危險的時候,能夠先想想蘇拉,想想我,以及你的孩子。我出生後就沒有了父親,我不希望我未來的孩子還有蘇拉未來的孩子也失去父親,你能明白我們的心么?」

叶音竹輕輕的點了點頭,摟緊二女,並沒有再多說什麼。

「愛我吧,我真的想要個孩子。我不要避孕了。」海洋輕聲呢喃著,甚至拋卻了蘇拉在身邊的羞澀。

叶音竹微微一笑,低聲道:「這算不算是還要?」

海洋白了他一眼,「你說呢?」

「那我們還等什麼?」

第二天,清晨。海洋和蘇拉都睡的很沉,至少表面上是這樣。

穿好衣服,叶音竹在她們的額頭上輕吻後,悄悄的下了床。沒有帶什麼東西,因為根本不需要。一個人,靜靜的離開了暗塔。

就在他離開的那一刻,兩個女人正在她們心中為他默默地祈禱著。

出了暗塔。..叶音綉毫不停留的朝法藍城外而去,今天。法藍依舊處於慶典地歡慶之中,而叶音竹已經要開始再次踏上征途。

來到琴城在法藍城外的軍營之中,叶音竹找到葉鴻雁和各軍團的團長們,向他們交代了一些必要的事情後,通過傳送門悄悄的離開了這大陸最神聖的地方。

當他再次出現地時候,已經身在琴城之中。沒有任何停留地。他直接找到了安雅,並請來了矮人族、地精部落以及東龍八宗的長老和宗主們,在他那臨時領主府內聚集在一起。

琴城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他們那應該在法藍當暗塔塔主的琴帝大人回來了。這次會議究竟討論了些什麼,也就只有那些當事人才知道。

會議從清晨一直持續到傍晚。當會議結束之後,除了安雅手中多了兩封分別給睿帝奧利維拉和紫帝地信以外,琴城再沒有叶音竹停留的痕迹。

而從這一天開始。原本就已經算得上忙碌的琴城頓時變得更加繁忙起來。而工作的重點也從原本地建設琴城發生了轉移。

所有工匠,都投入到製造之中。他們究竟在幹什麼沒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琴城的工匠數量在短時間內大幅度增加,矮人族和地精部落地大師們都成為了最忙碌的人。

幾個時辰後。通過傳送門,那兩封信已經送到了應得地主人手中。

儘管距離那場戰爭過去的時間並不長,但奧利維拉整個人看起來卻像是老了十歲一般。他的臉上多了滄桑,但也多了剛毅。

他已經是紫羅蘭家族最後的男人。他必須要堅強。要用自己地肩膀扛起家族地一切。

其實。在他內心深處,他更願意站在手中這封信主人地背後。帶領著那些精銳之師去完成一項又一項的使命。..

直到繼承了這個位置之後,他才明白。作為最高統帥。作為家族族長要承受多大地壓力、多重的責任。而以前在琴城。這份壓力和責任都是那個人來承受著地。

仔細地看了那封信三遍,兩天後。一份最高機密地建議書從米蘭帝國北方軍團聖光城送出,一個月後,從米蘭帝國各方調集,最精銳的五十萬軍隊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聖光城。

另一邊,身在雷神之錘要塞的紫也拿到了屬於他的那封信,他同樣也看了三遍。但和奧利維拉的嚴肅不同,紫臉上卻流露出了笑容。

「什麼事這麼高興?」一雙水蛇似的手臂纏繞上了紫粗壯的脖子。

紫反手將那手臂的主人拉入自己懷抱之中,「音竹來信了。」

「哦?他說什麼?」

紫微笑道:「原本我還以為我們兄弟一南一北,在一起的時間再不可能像以前那樣。但現在看

久的將來,我們依舊可以並肩作戰。音竹已經行動已經行動起來,我們也不能怠慢了。」

安琪靜靜的看著紫,「做你想做的事吧,不論是什麼,我都支持你。尤其是和叶音綉那小子在一起。說起來,當初他那一掌還真是狠呢。」

紫失笑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欣賞他那一掌么?要是讓精靈族知道,音竹當初廢了你,但也治好了你,甚至現在你的實力已經恢復了七成,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安琪甜蜜的一笑,「他們不可能知道的,因為,我永遠也不會離開你的身邊。我無條件支持你的前提,就是不論做什麼,你都要帶我在身邊。」

第二天,極北荒原也變得忙碌起來。

……

叶音竹走了,但他去了什麼地方卻沒有人知道。

凜冽的寒風像刀子一般切割著身體,更加恐怖的是帶著冰渣的龍捲風,那幾乎是等同於黃級的冰系魔法攻擊了。

黃級魔法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不間斷和無處不在。

儘管大陸已經進入了夏季,但這裡卻依舊是那麼冷,滴水成冰根本不足以形容它的嚴寒,在整個龍崎努斯大陸上,這裡可以說是生存條件最惡劣的地方。

曾經,這裡有著眾多強大的魔獸,但他們現在卻已經成為了極北荒原新的主人,紫晶比蒙手下最強力的紫晶軍團。

所以,這裡也就隨之變得寂靜下來,只有那恆古不變的堅冰還牢牢的守護著它們的領地。

沒錯,這裡就是冰森,龍崎努斯大陸的最北端,最寒冷的地方,環境最惡劣的地方。

而就在這冰森之中,此時卻有一個人正在快速的前進著,他的衣著很簡單,只有一件單薄的魔法袍,可就是這樣,在這極寒的世界之中,他的速度卻一點也沒有降低,宛如風馳電掣一般,朝著更冷的地方前進著。

哪怕是紫級強者,也不敢在這種不禦寒的情況下在冰森中穿梭,但是,這裡的環境對他來說卻並不算什麼,因為他是叶音竹,琴帝叶音綉。

在琴城結束會議之後,叶音竹直接通過自己當初設定的傳送法陣來到了冰森之中,朝著冰森的終點冰圈前進著。因為那裡就是神龍王告訴他的地點。

生命之水是什麼?

是龐大的生命力,哪怕只是普通人喝上一滴,壽命也立刻會增長一倍。它對任何種族都有著無法想像的好處,解除一切異常狀態,充沛的生命力,用生死人、肉白骨來形容毫不誇張。

試問,這樣的寶物誰不會覬覦呢?所以,生命水泉時刻都在移動著,神龍王不會給任何種族獲得它的機會。

為了讓叶音竹找到他,生命水泉要停下來,停在一個絕不會有人發現的地方,那麼,在這片大陸上,就沒有什麼地方比冰圈更加可靠了。

除了當初的格拉西斯以外,誰會穿過環境那樣惡劣的冰森來到冰圈呢?

儘管叶音竹從來沒有因為付出六感之二換回蘇拉生命而後悔,甚至是慶幸。

但如果有機會恢復這失去的兩種感覺,他又怎麼會不願意呢?他是多麼希望再親眼看到自己兩位妻子的嬌顏,品嘗蘇拉所做的美食。親眼看看現在建設的琴城和神龍王的樣子啊!

天人合一的能力再好,也終究不能代替眼睛。

在冰森中趕路,對於別人來說或許是痛苦的,但對於叶音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從傳送陣所在的位置一直到他穿越冰森,來到龍崎努斯大陸最北端的冰圈,前後只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而已。這還是叶音竹為了盡量保存自己的實力故意放慢的結果。

神龍王所說的考驗他是不會忘記的,至於考驗是什麼,叶音竹也從未擔心,他只是知道,不論這考驗如何,自己都必須要去面對,沒有任何退縮的可能。

他也相信,憑藉自己的實力,一定能夠順利通過。

突破魔武極壁的次神級二階,強大可以轉換為任何屬性的原力,以及身上所攜帶的兩件超神器,都是他自信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