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一章東龍祖先神龍王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10字

音竹道:「坦白說,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您才好。..wencuige.先,按理我應該膜拜才對。」

「世俗的禮儀真的那麼重要麼?其實,我更願意讓你把我當成一個朋友。或許你不知道,我很寂寞。一個孤寂了很久的人,或者是龍,往往會做出許多令人不可思議的事。譬如那個奧布萊恩,以他沉穩縝密的性格,原本不應該如此容易相信你的。可是,就是因為你讓他成了你孩子的教父,他就拋卻了對你的一切懷疑,甚至比對其他塔主還要信任你。這就是人性,也是任何生物的特性。」

朋友?叶音竹心中暗暗苦笑,要是讓東龍八宗的長輩們知道自己和神龍王做朋友,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恐怕爺爺第一個就不會放過自己吧。

神龍王笑了,這一次,他的笑聲很明顯,「你需要擔心么?不告訴他們不就行了。何況,他們並沒有責怪你的資格。我等待了這麼多年,才等來了你,等來了能夠和我交流的後代。這是他們沒有做到的,又如何能責怪你呢?」

叶音竹道:「那我該如何稱呼您呢?」

神龍王想了想,道:「你就叫我神龍王吧。這樣最直接。」

音綉答應一聲,也藉此機會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神龍王,你究竟是已經死了,還是仍舊活著。按照記載,你不是已經和四十九條神龍化為封印將我們這個世界和深淵位面隔開了么?可是。為什麼你卻依舊在這裡呢?」

神龍王道:「早就猜到你要問這個問題。..怎麼說呢,和你那個靈魂消散地菲爾傑克遜老師有些相似。我的靈魂雖然不滅。但**卻已經無法再回歸了。它早已成為了封印地一部份,就連我地靈魂。也只能永久停留在這裡,無法離去。」

叶音竹恍然道:「原來和我猜地一樣。我曾經猜測過,連菲爾傑克遜老師尚未達到神級,都可以保持自己的靈魂不消散,您是真正地神。又怎麼會那麼容易死呢?」對於神龍王知道他的事叶音竹並不感到奇怪,這只需要用一個理由就能輕鬆的解決了。神龍王是神啊!他想要知道什麼。憑藉他那強大的精神力,直接對自己進行掃描就足夠了。

神龍王苦笑道:「不。並不是像你想像的那麼容易。當初那一戰,實在太艱苦了。儘管我是神。可是。我地敵人卻是魔。在那一戰。其實我輸了。只不過,這裡並不是深淵位面,而是我們人類的世界。在環境地幫助下,我才能將它殺死。而自己保住靈魂。」

叶音竹黯然道:「如果您還活著。那該有多好。我們東龍也不會因為群龍無首而……」

神龍王洒然道:「歷史的變遷。並不能隨人地意志而轉移。東龍滅國。固然是西龍人背信棄義。但和我們自己也同樣有著極大的關係。雖然在那一戰中,東龍損失慘重。失去了全部神龍地支持。可是,如果從那時開始,努力發展。又怎麼會有後來地毀滅。就是因為他們太過於自信,才導致了那樣地後果。儘管我曾經是神,但這些也不是我所能控制和預料地。更何況。一個國家的毀滅。只是體制上的消失,而本源上。我們東龍人是不可能磨滅地。現在大陸上的國家,有哪個沒有我們東龍後裔地存在呢?當初地東龍帝國被西龍帝國同化,可你知道。當時東龍帝國和西龍帝國地人口比例是多少么?」

叶音竹茫然道:「人口比例?」

神龍王道:「比例是三比一。..東龍人地數量依舊是西龍人地三倍。這和你了解的並不一樣。只是因為東龍人因為失去了我們地支持。而喪失了鬥志。所以才會輸給西龍帝國。但是。西龍帝國想要將東龍同化。可數量卻決定了那是不可能的。」

叶音竹心中思緒電轉,想說什麼。卻又忍住了。

「你是不是想說,西龍帝國的首腦為什麼那麼笨,既然毀滅了對方地國家,又怎麼能接受那麼多國民呢?」

叶音竹赫然道:「確實,我是這樣想地。」

神龍王到:「你想的沒錯,如果那樣的話,西龍人確實可以真正統治這片大陸。可是,在這片大陸上,並不只是有人類而已。還有獸人、精靈、矮人和那些所謂地龍族。如果人類地人口下降到一定程度,還如何與他們抗衡?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

人族所統治。這是原因之一,另外一點。你應該知道,西龍帝國成立之後,法藍也就隨之成立了。西龍帝國當時真正的統治者,就是法藍的魔法師。而這些魔法師中,最出色的七個人,也就是法藍第一代的塔主們來到這封印之地後,他們也就不敢再對我的後代們動手了。」

儘管神龍王沒有明說,但叶音竹也在瞬間明白過來,既然神龍王能夠於現在與自己交流,那麼,為什麼他就不能和當初的法藍第一代塔主交流呢?

果然,神龍王道:「我的靈魂還存在,那時,我告訴他們,這片封印並不穩定,如果沒有持續的能量補充,用不了多久,封印就會破壞。西龍人很聰明,東龍帝國已經毀滅,而我們神龍又成了封印的一部份,如果從深淵位面到達龍崎努斯大陸的通道再次開啟,那麼,他們將沒有任何抵擋的可能。也正是因為這樣,在法藍法典上,才有著他們對於毀滅東龍帝國的懺悔。」

說到這裡,神龍王的聲音中多少有著幾分不屑,不論怎麼說,他都是東龍人的祖先。

叶音竹突然想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神龍王,當初是您告訴法藍的人封印不穩定,那這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