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七章征服法藍的是我的孩子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08字

啊?」叶音竹獃獃的感受著麥克米蘭的真誠,一時間話來。..

法藍七塔塔主是這樣就能收買的?心中產生出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確實,他不可能了解法藍幾位塔主現在的心境,他們在普通人眼中,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但誰又能夠知道,他們承受了多少孤寂?

就在剛才,在叶音竹提出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奧布萊恩的教子時,彷彿喚起了他們作為人的本性,就像母親對孩子的愛是最無私的那樣,他們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家人,想起了親情的感覺。在這一刻,他們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更深刻的去感受。

以奧布萊恩最為沉穩的心性都無法和這種感覺相抗衡,更何況是其他五位塔主了。

當然,能夠讓他們產生出這種感覺,也是在種種機緣巧合之下,在叶音綉確實已經達到了與他們同等地位的前提下才會出現。

海洋掐了叶音竹一下,示意他趕快答應。不管下一個孩子是蘇拉還是海洋生,多一個魂塔塔主當教父,再加上奧布萊恩,這法藍以後不是成了叶音竹家的?

叶音竹是想答應,不過,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另外四位塔主已經搶著道:「麥克米蘭,你不能獨佔,下一個孩子應該認我當教父才對。」

異口同聲,一樣的話,一樣急切的表情,讓叶音竹再次陷入獃滯。這個……,似乎誰也不能得罪。而且。他們都是絕對真誠的好意。

叶音竹突然發現。眼前這六個人,已經不再是什麼魔法師地信仰。什麼強大地聖魔導師,而只是六個老人,六個孤獨而可憐地老人。..

比叶音竹更加吃驚的,就要屬一旁地光明聖女瑪麗娜了。

她從來沒有看到過自己老師居然會出現那樣的表情,如此不顧一切的去使用神聖賜福,也從沒看到過這些被自己稱為老師的法藍塔主們居然會比搶超神器還要激動。天啊!這究竟是怎麼了?

「是我先說的,總有個先來後到吧。wencuige.」麥克米蘭不滿的看著其他四位塔主。

火塔塔主桑德斯的脾氣就像他地魔法屬性一般。「這東西也有先來後到的嘛?音竹他們還沒有第二個孩子呢,應該讓音竹來挑選才對。」

麥克米蘭傲然道:「音竹地根本是精神系魔法師。和我同源。當然是選我。」

桑德斯哼了一聲,道:「難道你以後教孩子精神系魔法能夠比音竹教地好么?從這點上看,我們四個都比你強。」

令叶音竹大跌眼鏡的是。水塔塔主西拉斯,土塔塔主威爾肯斯和風塔塔主德文凱西竟然同時點頭。贊成桑德斯的話。

「你,你們……」麥克米蘭大怒,竟然舉起了手中地法杖。就要朝桑德斯打過去。

「等一下。」一聲帶著靈魂震懾的呼喊令五位即將內戰地塔主停了下來。目光同時轉向聲音的方向。

感受著五名塔主目光的注視。叶音竹無奈地道:「各位大師,現在我地第一個孩子還沒有出生。你們這麼早就開始爭,是不是早了點?」

五位塔主愣了一下,他們同時驚訝的發現。..自己地情緒怎麼會變的如此激動?要知道。他們的精神力極為強大。多年地修鍊,心神何等穩固。絕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地。

不過,他們很快就釋然了,連光明塔主奧布萊恩也因為那小生命而產生心態變化。更何況是他們呢?或許。真地是太寂寞了吧。

內心的感觸。令他們回想起了自己這一生地經歷。法藍固然帶給了他們強大的力量和高高在上的地位,但也同時剝奪了許多原本應該屬於他們地東西。

眼神黯淡了許多。五位塔主重新坐回自己地位置,情緒明顯出現了幾分低落。

叶音竹清楚地感受著這些塔主情緒上地變化。微微一笑,道:「各位大師,你們不必如此,為了法藍,你們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和我的妻子們都還很年輕,不如這樣好了,我們以後再有了孩子,就請各位大師做他們地教父。我有兩位妻子,我想,再生五個孩子應該也不算太難吧。」

聽了叶音竹這句話,五位塔主的目光頓時重新變得亮了起來,麥克米蘭

道:「我預約下一個。」

「不行,第二個孩子應該做我的教子。」

爭執再起。

一旁的光明聖女瑪麗娜忍不住失笑道:「各位老師,第二個和第三個又有什麼區別呢?」

麥克米蘭幾乎是脫口而出,道:「當然有區別,奧布萊恩的神聖祝福只能再用一次了。」

叶音竹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五位塔主打的是這個主意,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各位大師,我想,你們並沒有做父親的覺悟。」

麥克米蘭皺眉道:「做父親的覺悟?」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大師,您認為,如果我有了孩子之後,我會如何對待他?」

麥克米蘭不假思索的道:「當然是把最好的東西都給他,讓他繼承你的力量,傳授他最強大的能力。成為大陸上未來的強者。」

叶音竹搖了搖頭,道:「不,您錯了,我從來都沒有這麼想過。」

五位塔主看著叶音竹的目光略微變化了一下,桑德斯忍不住問道:「為什麼?難道你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有所成就么?」

叶音竹搖了搖頭,道:「不,我不希望。各位大師,有個道理你們一定比我理解的更清楚。想要獲得什麼,就一定要有所付出。外人看到的,只是你們的強大,但他們卻又怎麼能了解你們在強大背後付出了怎樣的努力呢?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沒有童年,我對他也沒有任何的期望,只要他能健健康康的降生,快樂幸福的過一輩子,我就已經滿足了。作為父親,這是我唯一的心愿。」

這時,蘇拉已經從先前的沉睡中清醒過來,她這麼快就能夠醒轉,和奧布萊恩竭盡全力的神聖賜福有著很大的關係,奧布萊恩自然是知道蘇拉本身修鍊的是黑暗能力,所以,在進行神聖賜福的時候,他刻意將自己的所有光系能量都過濾掉了,只剩下神聖氣息注入蘇拉體內,這也是為什麼他自身消耗那麼大的重要原因。

而蘇拉在承受那神聖氣息之後,經過短暫的沉睡,身體並沒有出現任何不適,自然而然的醒轉,全身都處於一種懶洋洋的舒適之中。

蘇拉溫軟的小手遞入叶音竹掌中,叶音竹轉向她,雖然看不到蘇拉的表情,但她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蘇拉心中的暖意。

是的,作為父母,最希望孩子如何?

健康,平安,幸福,這就是父母的期望。望子成龍者不是沒有,但正像叶音竹所說的那樣,那需要付出多少?不養兒不知父母恩,父母對孩子的愛,永遠都是最無私的。

麥克米蘭皺眉道:「可是,以你們的優秀傳承,難道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庸的過一輩子么?」

叶音竹微笑道:「大師,您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會尊重孩子自己的選擇,如果他希望變得強大,那麼,他就要為之付出,反之,如果他只是希望平淡快樂的過一生,我也絕不會逼迫他去修鍊。一切,都由他自己來決定。我想這樣才是最好的。強加在他身上眾多負擔,或許會令他在未來變得強大,可是,他真的會快樂么?」

麥克米蘭深吸口氣,眼中多了感動,「是的,我明白了。謝謝你,音綉,你給我上了一課。看來,我們的思想還是一直都局限在法藍,局限在這狹小的空間之中。看來,我們都不配成為你孩子的教父。」

叶音竹微笑道:「怎麼會。其實,我忠心的希望各位大師能成為我未來孩子的教父呢。怎麼說,以各位的實力,也是他們最好的保護傘啊!」

五位塔主都笑了,他們能夠感受到叶音竹的真誠,那尚未出生的孩子彷彿成為了他們彼此之間最好的橋樑,隱藏在內心中的隔閡正在悄然消失。

晚宴結束了,或許是因為神聖祝福消耗太大,奧布萊恩始終處於修鍊之中,瑪麗娜代替自己的老師將眾人送出了光明塔。

回到暗塔,叶音竹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心中暢快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真沒想到,征服法藍的,竟然會是我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