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四章學院溫情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33字

張漸漸消失了,雖然叶音竹無法直接教導這些學員具但卻可以把自己的經驗告訴他們。..wencuige.要知道,叶音竹的修鍊路線,幾乎是沒有走過任何彎路的。

「學長,能不能讓我們看看您的實力?」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明日一早,我將離開學院,今天我能教給大家的就是這些吧。最後,我用一首琴曲來感謝大家的支持。」

乳白色的光暈悄無聲息的從他胸口處湧出,叶音竹抬起雙手,那乳白色光芒頓時渲染在他雙手之上,一股發自超神器的氣息衝天而起,無形的能量波動頓時令包括弗格森在內的所有人都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叶音竹沒有取出超神器枯木龍吟琴,他那沾染了乳白色的雙手虛空輕揮,頓時,七道乳白色光芒衝天而起,眨眼間已經脫離他的身體飄蕩於半空之中。

沒有任何作勢,叶音竹已經從主席台上飛了起來,他升空的速度並不快,就像是腳下有什麼東西托著似的,距離最近的學院老師們依稀能夠看到,在叶音竹身邊,有著一圈水波蕩漾般的透明光芒,下一刻,叶音綉已經來到了空中。

驚呼聲此起彼伏響起,這些學員們對於實力的認識大多數還停留在彩虹等級上,像叶音竹這樣,身上沒有任何一種顏色出現,就已經憑空飛起,在他們看來,絕對是不可思議的。

七道乳白色光芒橫於半空之中,每一道光芒之間地距離都有超過一米。當叶音綉飛到它們前十米外地時候。他的身體停了下來。

抬起雙手。虛空輕動,就在所有人不知道他要幹什麼的時候,琴音卻已經響起。那空中七道乳白色地光芒在他雙手和諧律動之下輕輕的震顫著。..

此時,天地之間的空氣已經成為了他這古琴的琴箱,而那七道光芒,就是琴弦。

沒有岳山、沒有琴徽。只有那七根光芒組成地琴弦。可是,那美妙地琴曲卻就是這樣出現。傳遍一號廣場,甚至是傳遍整座米蘭魔武學院。

泠泠圓潤的泛音表現了一派朦朧宜人地湖光山色。琴音飽滿而勻稱,清晰而柔美。迴響於空間。產生飽滿玲瓏的空間音響。

那一刻,所有人地心彷彿都飄到了空中,飄入雲間,和諧的旋律。渲染著每個人內心中最舒緩地一面,激蕩和興奮地情緒都在這一刻漸漸靜了下來。他們眼中、耳中、心中。都只剩下那古琴的輕鳴。

唯一在這音韻中還能保持清醒的,也只有精神系大師弗格森了,臉上帶著一絲微笑。弗格森心中暗想,看來,明年神音系報名的學員數量。恐怕又要增加不知多少了。音綉啊音綉。你給了我太多地驚訝。

這是一曲《瀟湘水雲》,本身並沒有太強大的能力。可是。從叶音綉手中彈奏而出,儘管沒有真正古琴在手,但那美妙地旋律卻依舊感染著每個人。

面帶微笑。控制著那七道白光地震顫。幽深、沉靜、圓潤等優美的音色與意境得到了充分的舒展與發揮。委婉地抒情、恬靜的敘訴。展示了「瀟、湘」山水煙雲的嫵媚秀麗。彷彿大家已經不在學院,而是到了另一個美妙地世界。

琴音突然一變。原本地柔和突然變得激昂起來。那大幅度的吟猱往來,間以連續空弦音地「應合」。以及快速度地節拍,造成了一種「浪捲雲飛」奔騰激越的氣勢,波濤洶湧,後浪擁著前浪浪浪緊逼,這是情緒的轉折。

那琴音,有松有緊,鬆緊適度,跌宕起伏,恰到火候,猶如激烈地感慨,猶如無語地敘述……

琴音再轉,猶如幻想,猶如憧憬:在高山之顛,遙看大山巨川,有高聳入雲端地崇山峻岭,有壁立千仞的山峰。..

米蘭地學員們,凝神靜氣、聚精會神地欣賞著這美妙的旋律,彷彿怕錯漏了一個最微小地琴音,他們已經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音有所感,如此的靜謐,那樣的幽靜,無不深深的衝擊著他們的心靈。

琴曲再次轉柔,每一個琴音都輕柔的撫平著先前的激蕩,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和諧起來,似乎連陽光的熾熱也變得溫柔了許多。

「泠泠七弦上,靜聽松風寒。古調雖自愛,今人不多彈。」

白光消逝,人蹤渺

學員們還沉寂在那美妙旋律的餘韻中時,空中的身影去。

叶音竹上的這一堂課,像是最深刻的印記,永遠烙印在了今日這些學員們的心中,他們,也成為未來米蘭帝國強盛的基石,這就是叶音竹也始料未及的了。

與叶音竹同時消失的還有弗格森院長,就在廣場上學員們還在感慨萬分的時候,這對師徒已經來到了弗格森那位於高塔的辦公室中。

「老師,米蘭還是那麼欣欣向榮。」坐在弗格森對面,叶音竹面帶微笑的說道。

弗格森道:「可惜,再也沒可能出現像你們那一代的輝煌了。你們那一代,是學院有史以來最出色的一代,被我們稱為黃金一代。不僅是你,還有奧利維拉、內斯塔他們這些優秀的學員,除了你和奧利維拉以外,其他人已經都在軍中或者朝中供職,成績斐然。」

回憶起當初的種種,叶音竹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會心的微笑,「很久沒見過他們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哦,對了,老師,妮娜奶奶還在學校供職么?」

弗格森搖了搖頭,道:「自從戰爭爆發以來,妮娜主任就在為國奔波,一直沒有回來過。她應該在皇宮吧。」

回想起妮娜在離開琴城前時的冷言冷語,叶音竹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妮娜奶奶究竟是怎麼了?難道自己做了什麼讓她不滿意的事么?

不過,叶音竹並沒有在這件事上和弗格森過多的討論,師徒二人聊了整個下午,大多數是弗格森詢問叶音竹這些日子以來的境遇,叶音竹几乎沒有隱瞞,在閑聊中說了自己的經歷。

時間過的很快,沒聊多長時間,日頭已經西斜,米蘭帝國皇宮來人,邀請叶音竹夫妻、弗格森院長共同前往皇宮赴宴。

叶音竹吩咐好琴城眾將在學院中駐紮,帶著兩位妻子和弗格森院長一起上了皇宮派來的豪華馬車,朝米蘭帝國首都米蘭城而去。

馬車極為華貴,就算容納十餘人也是綽綽有餘,馬車中甚至還帶著幾分淡淡的香氣,沁人心脾。

叶音竹撩開馬車的車簾,他心中多少有些悲哀,儘管擁有著天人合一的能力,但是,那畢竟不能代替眼睛,他是多麼想看看這條熟悉的道路啊!可惜,現在這已經成為了奢望。

或許是感受到了叶音竹心中的變化,蘇拉貼近叶音竹,握住他的一隻手,儘管她沒有說什麼,但那溫柔的歉意還是很快令叶音竹清醒過來。

頹然盡去,俊臉上重新露出了笑容,和失去的相比,自己得到的更多,不是么?

從米蘭魔武學院抵達米蘭城,只用了很短的時間,為了叶音竹的到來,城門早已大開,專門的皇家侍衛簇擁著馬車沒有遇到任何阻隔,直接朝著皇宮的方向而去。

在平民們看來,一定是有什麼大人物出現,只是,米蘭帝國遮掩的很好,並沒有暴露叶音竹的身份。

畢竟,這位新任暗塔塔主所能帶來的轟動很容易引起騷亂。

抵達皇宮,宮門外,皇子費斯切拉早已經等在了那裡,皇宮中門大開,要知道,這在平時是只有西爾維奧大帝才能擁有的權力,可這個決定下達以後,整個米蘭帝國卻沒有一個人反對。

可見叶音竹在米蘭人心目中已經達到了怎樣的地位。

本來西爾維奧是命令馬車可以直接駛入皇宮的,但出於對米蘭皇室的尊敬,叶音竹還是吩咐馬車在皇宮門外就停了下來。

儘管他現在的地位已經不同,但從小修鍊古琴的叶音竹做到寵辱不驚再容易不過。

在費斯切拉親自引領下,一行人順著皇宮大道朝內走去。

叶音竹雙手分別挽著自己的兩位嬌妻,走在弗格森院長略微靠後的位置,別人進皇宮,都是壓抑或者戰戰兢兢,可他卻是滿心的輕鬆。

對於叶音竹來說,現在除了那未知的深淵位面以外,已經沒有什麼再對他產生困擾的事。琴城地位穩定下來,極北荒原也在紫的統治下成為了琴城的大後方,兩位妻子都在身邊,蘇拉還有了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