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二章叶音竹的狠辣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68字

雅不斷的向叶音竹使眼色,她現在最希望的,是叶音紫,讓紫帶著安琪立刻離開這裡。..只要回到獸人族,精靈族總不能去獸人族要人吧。身為族長的她絕不會讓精靈族那麼做,事關兩族關係,這些精靈長老也說不出什麼。以紫的實力,誰能攔得住他們離開?

可眼前的形勢卻變得越來越不利,紫一點都沒有要離開的樣子,安雅不禁心中暗嘆,姐夫、音竹,你們兩個都是聰明人,現在怎麼卻犯傻了呢?

紫何嘗不知道將安琪留在獸人族決沒有人能傷害到她,他沒有這麼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解決安琪與精靈族之間的問題,她永遠也不會安心,清醒過來的她,甚至永遠都會生活在自責與悲傷之中。甚至不能堂堂正正的離開獸人族,到人類世界或者琴城去。這些,都不是紫希望看到的。他要讓自己的妻子幸福,讓她心中所有的悲傷和後悔全部消失。所以,紫才會帶著安琪連夜來此。

眼看著精靈族長老們就要上前,叶音竹再次開口,「等一下,我的話還沒有說完。」

一邊說著,他走到了雙方之間,背對著紫向精靈族十二位長老們欠身行禮。

眾位精靈族長老趕忙還禮,他們當然知道這位琴帝大人對於精靈族的重建有多麼眾大的意義,雖然安雅當初所說的沒有琴帝就沒有精靈族的今天有些誇張,但也側面證實了他對精靈族的貢獻。尤其是在十二位精靈長老外的德魯伊四族族長,他們都曾經在叶音竹身邊戰鬥過,對於叶音綉自然更加尊敬。在絕對地實力面前。他們早就放棄了計算叶音繡的年齡。

叶音竹阻擋在紫和安琪面前,也令這些精靈長老們同時色變,他們可以為了精靈族的尊嚴不惜與紫死戰,但他們卻不能不尊重叶音竹的意見,畢竟,不論怎麼說。..精靈族都是生存在琴城之中。他們自己可以不怕死,但作為精靈族的長老。又怎麼能不為自己的族人考慮呢?

精靈族大長老沉聲道:「琴帝大人。難道您也要為了那個叛徒來為難我們么?」

叶音竹真誠地道:「不,長老,請您聽我把話說完好么?首先,在我發表自己意見之前。wencuige.我向安雅姐姐以及各位長老保證。我地意見一定會本著公平公正的原則,絕不會偏袒紫和安琪。」

聽他這麼一說。在場地精靈族長老們臉色頓時緩和下來。也暗暗鬆了口氣。叶音綉身為琴城之主,他說出地話絕不會反悔。也不能反悔。

叶音竹繼續道:「安琪曾經在精靈族所犯下的罪孽我也聽安雅姐姐說過。確實罪不可恕,不論是在任何一個種族來說。處死都是應該的。但是。如果我猜的不錯。各位長老之所以痛恨她,主要不是私人恩怨。而是她當初對於整個精靈族地影響。導致精靈族地衰敗。是不是?」

精靈族長老們聽叶音竹也說安琪應該處死,臉色頓時變得更好看了一些。同時點了點頭,為首的精靈族大長老道:「不錯,安琪以當初精靈王地身份影響了整個精靈族。導致精靈族衰敗。甚至是走向滅亡。如果不是安雅女王陛下力挽狂瀾。又有琴帝大人地幫助,恐怕我們精靈族現在已經不復存在,只能淪為人類的奴隸了。」

叶音竹道:「好。既然如此。那麼這件事就還有另外一種解決方法。..」

精靈族長老們愣了一下。大長老忍不住說道:「琴帝大人,您剛才不是也說。安琪應該被處死么?」

叶音竹道:「是的。但是。請問各位,現在處死安琪,對於精靈族來說有什麼好處呢?換句話說。如果安琪不死能夠帶給精靈族巨大地利益,是否能夠抵消當初她所犯下地過錯?每個人都有犯錯地時候。我希望各位能給她一個機會。讓她來彌補當初的錯誤。」

精靈族大長老冷笑道:「可是,誰能保證曾經發生地事不會再次出現?琴帝大人,您地建議雖然好。但我們卻不認為安琪能帶給精靈族什麼。現在精靈族在琴城中發展地欣欣向榮。也不需要她的幫助。」

旁邊地安雅聽著叶音竹的話,已經漸漸明白了他的思路。不禁暗暗點頭,看來,我這個弟弟還真是聰明啊!

安雅走

竹身邊,向各位長老道:「各位,大長老剛才說了。重建還有些功勞。如果各位願意寬恕安琪。饒她一命地話。我願意讓出精靈女王地位置,用我的功勞來抵消一些姐姐地罪孽。」

精靈族長老們同時駭然。幾乎是第一時間單膝跪倒在地,「女王陛下,不可。」

叶音竹向安雅搖了搖頭,道:「安雅姐姐,你不能這樣做,這樣對精靈族來說是不公平的。我有更好地辦法。我想,會更讓各位長老更容易接受。」

安雅看了叶音竹一眼,上前將精靈族長老們扶了起來。

叶音竹道:「安琪是紫的妻子,身為丈夫,紫有義務替自己地妻子扛下這些罪孽。安琪犯下地過錯確實應該得到懲罰。我也只是希望各位長老能讓她留下性命而已,同時,我和紫也保證,安琪絕不會再做出對精靈族不利的事。至於我剛才所說地貢獻,就讓她地丈夫紫來承擔。」

「各位應該知道,紫是獸人族的紫帝,身為紫晶比蒙地他,擁有著獸人族最強大的個體實力。次神級三階的強大,加上紫晶比蒙先天地優勢和特殊地能力,哪怕是面對法藍最強大的塔主們,他也絕對有一戰之力。我替紫允諾精靈族,在未來,不限時間,在不違背道德地前提下,紫可以無條件地為精靈族做三件事。」

紫先是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地就點了點頭,「音竹的意思就是我地意思。」

精靈族長老們臉上的神色開始變得猶豫起來,正像叶音竹所說地那樣,安琪死對他們來說更多的是泄憤,對於精靈族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而紫的強大他們自然是見過地,如果有紫晶比蒙為精靈族無條件地做三件事,可以說是對精靈族未來發展不可多得地巨大幫助。先不說紫背後有龐大的獸人族勢力存在,單是他個人地力量就已經十分恐怖了。

感受著精靈族長老們猶豫的心情,叶音竹轉過身,緩緩走到紫和安琪身邊,突然,毫無預兆的,叶音竹一掌驟然拍出,直接拍在了安琪的頭頂處。原本封印著安琪的紫晶瞬間破碎,化為齏粉散去。

這一下,就連與他靈魂相連的紫都沒有得到任何預兆,只聽安琪悶哼一聲,鮮血奪口而出,身體緩緩軟倒在地。

「音竹,你幹什麼?」安雅大驚失色,就要撲上來,卻被蘇拉身形一橫攔住了。

紫臉上的肌肉劇烈的痙攣了一下,全身紫氣瞬間噴涌,但他沒有動。並不是他不想救安琪,而是出於對叶音竹的絕對信任。

叶音竹臉上的表情依舊很平靜,就像剛才那一掌根本不是他拍出似的。幾乎所有精靈族長老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一掌的恐怖,看上去輕描淡寫,但其中卻包含著極其恐怖的力量。

叶音竹淡然道:「各位長老可以派一位女性長老檢查一下,我已經震斷了安琪四肢的經脈,同時破壞了她的精神力與鬥氣,她的全部能力都已經被我廢了,從現在開始,她只會是一個普通精靈。失去了強大的力量做後盾,就算她今後心態再發生什麼變化,也不可能再威脅到精靈族。不過,醜話說在前面,我親手廢了安琪的能力,也會親手保護她。從現在開始,不論是誰,試圖傷害安琪者,都是與我為敵。這是我個人的事,與琴城無關。」

之前的叶音竹,一直是保持著商量的口氣,但這一掌拍下,冷酷的廢了安琪之後,他整個人的氣勢驟然一變,充滿了霸道和冷酷的氣息。

誰也不會懷疑叶音竹的話,對他來說,殺個人簡直太容易了,在戰場上,多少敵人被他毀滅?此時,就算精靈族長老們想不同意他的意見也已經變得不可能。

無奈之下,精靈族派出一位女性長老,在叶音竹的監督下檢查了已經昏迷的安琪身體。正像叶音綉所說的那樣,安琪的鬥氣和魔法已經都被他那一掌廢了,甚至精神之海也被封印了,四肢主要經脈全部斷裂,別說是無法再使用強大的能力,就算是今後想要重新修鍊都變得不可能。哪怕是經脈長好以後,她也將無法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