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七十一章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75字

色越來越深,儘管已經進入了初春,但極北荒原卻還

輕輕的動了一下,蜷縮在紫懷中的安琪緩緩睜開了雙眼,眼中的疲倦難以掩飾,但更多的卻是滿足和釋然。...9u.net

大眼睛眨了眨,一滴晶瑩的淚珠順著修長的眼睫毛緩緩滑落。

那天,她走了,她故意氣紫之後走了,她利用了紫和叶音竹的兄弟之情。她只是希望在自己離開之後,紫會因為這樣而更快的忘記她。

漸漸的遠離極北荒原,安琪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在他心中,那紫色的身影不斷的放大。

她不甘,但也不敢,她是多麼希望能夠像蘇拉、海洋跟隨叶音竹那樣留在紫身邊啊!

但是,她不能,她知道自己是個罪人,所以,她必須要走。

就在安琪原力雷神之錘要塞三天之後,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記起,自己這罪惡的身體還有唯一寶貴的東西存在。那是貞操。

所以,她回來了,她已經生無可戀,而這最後的珍貴她想要留給自己唯一心愛的男人。

在這強烈的執念作用下,她忽略了其他的一切,趕了回來,精心打扮之後來到了紫的府邸,以她的實力,不想被人發現自然簡單的很,再見到紫,她心中強烈的愛戀難以抑制,但她還是始終告訴著自己,自己是來將最寶貴東西給他的,然後就結束一切,所以,她什麼都沒有說,發生了先前的這一切。

此時,在安琪心中,除了強烈的滿足以外,還有著無盡的空虛。..

結束了么,一切就這樣結束了么?剛才的美好已經遠去。自己就要離開這裡。離開他,離開所有的一切。

悄悄的,安琪從那寬闊的臂膀中划出。像一個剛剛嫁人地小妻子那樣替紫拉上被子。遮蓋住他那雄壯的身體,小心翼翼的下床,沒有發出一點聲息。

突然,她眉頭輕皺,下身地痛楚令她連行走都變得有些艱難,體內鬥氣流轉,這才減弱了幾分痛苦。wencuige.小心翼翼地向外走去。

走出卧室,獨自站在院落之中。抬頭望天。今夜的天氣格外晴朗,漫天星斗照耀,卻無法帶給她一絲溫暖。只有那初春的寒冷侵襲。只是,她的心卻要比外界的溫度更加寒冷。

「紫。對不起,我要走了。忘了我吧。」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親手關閉的房門,淚水不受控制地傾瀉而下,在鬥氣的作用下。安琪騰空而起。操縱著風地力量用盡自己最快地速度朝著雷神之錘要塞外飛去。

夜很涼,晶瑩的淚珠在空中很快就會變成冰粒飄灑而下,安琪強忍著心中的悲傷。她不能讓自己死在他身邊,她要走的遠遠地。將自己的生命找一處無人的地方埋葬。

她沒有飛向人類的世界。而是飛向極北荒原深處,這裡是他地領地,就讓自己死在這片荒蕪地極北荒原之中。讓自己的靈魂默默的注視著他所統治地領地。

雷神之錘要塞逐漸在身後縮小。安琪的心也越來越冷。就在她準備尋找自己埋骨之所地時候,突然。一個渾厚地聲音在她身邊響起。

「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

聽到這個聲音,安琪的身體驟然顫抖了一下,猛的回過身時,眼中已經是一片駭然。..

高大雄壯地身軀就在她背後幾十米外,**著上身,紫發飄揚,那深邃地紫眸之中,帶著柔情和溫暖,也有一絲淡淡地責怪。

「你……」安琪看著他,咽喉中彷彿梗住了什麼,再也說不出話來。

「跟我回去。」紫靜靜的看著她,沒有責怪,聲音中只有溫柔。如果有魔獸在這裡,他們絕對無法相信,冰冷果決地紫帝竟然還有如此溫柔的一面。

用力的搖了搖頭,彷彿要堅定自己的決心似的,安琪艱難的吐出一個字,「不。」

「跟我回去。」紫重複著自己的話。

安琪用力的搖著頭,淚水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在空中紛亂飄灑,「你走,你走吧。我和你之間已經結束了。我不愛你,我討厭你。你走,去找叶音竹吧。找你的兄弟去。我不愛你,不愛你。不愛你。你滾,滾的遠遠的。」

紫淡定的

,「你不愛我?那你為什麼會回來?剛才的一切又是

「不為什麼,只是我高興,我有**,想隨便找個人發泄,不行么?」安琪的神色驟然變冷,猛的甩開臉上的淚水,臉色冰冷的看著紫。

紫輕輕的搖了搖頭,「你是在騙我,還是在騙你自己?如果你真的只是想找個人發泄**,那麼,我會讓你發泄一生一世,你的**,也只可以向我發泄。」

安琪發現,在這個男人面前,自己好不容易堅持的冰冷卻很容易瓦解,她知道,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自己的心就要臣服。

「你滾,誰說一定就要和你發泄。你滾,滾啊!」淚水,終於還是再次流淌。

紫看著她,酷酷的樣子,溫柔的眼神,截然相反的對比不斷令安琪的心震顫。

「那天,你問過我,如果你和音竹同時遇到生命危險我會去救誰。好,現在我回答你。」

安琪愣了一下,看著紫,眼中的淚水暫時收歇。

紫嚴肅的說道:「我會救音竹,因為他是我的兄弟,沒有他,就沒有我的今天。」

安琪冷冷的看著他,「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你走吧,回你的雷神之錘要塞去,回你的好兄弟身邊去。」

紫淡然道:「聽我把話說完。我救音竹,全我兄弟之義,但你是我的女人,是我的妻子。因為沒能救你而讓你死去,我不會傷心,但是,我會隨你去死。你知道的,我一向是個霸道的比蒙,既然當初認定了你,就算你逃到地獄,我也不會放過你。」

紫不會說情話,但是,他此時的回答卻比任何情話都更令安琪的心顫動。她那為難紫的問題竟然會得到這樣的答案。救兄弟,與妻同死。安琪眼前已經變得一片模糊,她心中的防線幾乎在剎那間就已經土崩瓦解。

咽中,那嬌柔的身軀彷彿找到了自己避風的港灣一般投入到了那高大寬廣,同時也**著的懷抱之中。直到此刻,安琪才明白,眼前這個男人有多麼愛自己。

「傻瓜,幸福就要來臨,哭什麼?」紫溫柔的擁住她,柔聲安撫著自己的愛人。

安琪泣道:「你不明白的。我們不能在一起。你是音繡的好兄弟,你是琴城的一份子,你是比蒙的皇者,獸人的皇者。而我,卻只是一個罪人。我根本無法原諒自己曾經所做的一切,我的族人也不會原諒我。除了死,我沒有別的辦法。你知道么?我多麼想和你在一起,永遠的和你在一起,為你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啊!紫,求求你,放過我吧,讓我走吧。這一生,能有一個像你這樣的愛人,我知足了。活了幾百年,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什麼是生命的意義。」

紫輕嘆一聲,道:「其實,我早就猜到了你心中的顧忌。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你悄悄的走我卻依舊能夠發現。因為,同樣的事情也出現在過音竹身上。當我今晚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到你不是來和我重聚那麼簡單。既然你是我的女人,那麼,你以前的罪孽也就是我的罪孽。一個男人,如果不能替自己的女人接下一切,那就不配站著撒尿。」

「紫——」安琪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從紫的懷抱中掙脫,他的手臂是那樣的有力,不但摟著自己的身體,他那霸道的能量也禁制住了自己的一切行動。

低下頭,在安琪的額頭上輕吻一下,「就讓我替你解決一切吧。」一邊說著,紫調轉身形,就那麼摟著安琪朝著來時的方向飛速飛去。

安琪慌了,她的心已經完全陷入了恐慌之中,「紫,你,你要做什麼?」

紫微微一笑,道:「替你償還以往的罪孽。讓你能夠安心的呆在我身邊,做我的妻。」話音一落,他的身體再次加速,宛如一顆流星般快速朝著雷神之錘要塞的方向飛去。

安琪想要掙扎,但卻一點力氣也無法用出,她想盡辦法想要阻止紫,可是,紫的心卻是那麼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