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九章名帥之死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84字

拉輕輕的從叶音竹懷抱中掙脫出來,「還記得那天我要問你么?」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後來我們就來援救聖光城了,一直沒時間問你。..9u.net你要說什麼?」

蘇拉抬起頭,美眸之中已經多了一層霧氣,「音竹,告訴我,你六感失去的另一個是什麼?」

剎那間,叶音竹的身體完全僵硬了,蘇拉簡單的一句話,卻攻破了他強大的原力和凝結成實體的靈魂,自從將蘇拉接回琴城之後,他一直很好的掩飾著,聯想到之前在琴城與法藍一戰之後發生的種種,他頓時明白過來,一定是光明聖女瑪麗娜對蘇拉說了什麼。

因為也只有她才在現場看到了當時的情景,蘇拉也正是和她一起去掩埋斯隆回來後才發生了變化。

「蘇拉,別這樣。」叶音綉抬起手,要去握蘇拉的手。

蘇拉身形輕動,向後退開一步,美眸中的霧氣更加濃郁。

這七天,叶音竹在戰場上靜靜的彈琴,她就一直在遠處注視著她,七天的時間,她的心承受著怎樣的煎熬。

每當她想到叶音竹那雙無比清澈的眼眸就是為了救自己而失去了神采,她的心就痛的無法呼吸。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海洋,七天過去了,她的痛苦不但沒有因為時間而減弱,反而變得更加強烈。

「音竹,告訴我,除了視覺之外,你失去的六感另外一個是什麼?」

叶音竹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再隱瞞下去,輕嘆一聲,道:「是味覺。..」

「味覺?」蘇拉的身體輕輕的顫抖了一下,腦海中不禁響起叶音竹在第一次吃海洋做的飯菜時的反應,當時她們都以為那是因為叶音竹深愛海洋,怕她傷心才將所有東西都吃下去的,可現在蘇拉才明白,自己的丈夫卻早已經失去了味覺。儘管這樣。他還是在每次吃自己所做的飯菜時大加稱讚。音綉啊音綉,你,你……

「蘇拉,別這樣,我沒什麼。我承認,在剛剛失去這六感之二的時候確實有些不適應,但現在已經沒什麼了。我已經很幸運,至少我還活著。我還能和你在一起。對於我來說,還有什麼比這更加滿足地呢?」

「因為我,因為我,音竹。你知道么?當初我選擇悄悄離開你,就是怕因為自己給你帶來災難,可最後還是變成了這樣,音竹。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如何面對海洋姐姐。失去視力,是何等痛苦。雖然當初我也猜到了一些,可你卻始終不肯告訴我真相。為什麼。音綉,你知道么?我寧願死去,也不願意看到你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不讓我死……」

噗通一聲。蘇拉跪倒在地。雙手掩面放聲痛哭,自責、悲傷。種種痛苦的情緒不斷侵襲著她的心,正像她自己所說的那樣,此時此刻,她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的丈夫。

叶音竹走到蘇拉面前緩緩蹲下身體,輕輕的撫摸著她那暗藍色的長髮,「傻瓜,你還不明白么?在我心中,你的生命要比一切都更重要。如果你不能心安地話,那麼,我教你一個辦法吧。」

蘇拉呆了一下,緩緩抬起頭,梨花帶雨的樣子分外惹人憐愛,「什麼辦法?」

叶音竹張開雙臂,將她摟入自己懷中,「永遠愛我、照顧我、在我身邊不要離開我、永遠都讓自己健健康康的,給我生一群孩子,永遠做我的妻,永遠是我孩子地媽媽。..我為你付出的只是一瞬間的痛苦,而活過來的你,卻要為我付出一生一世,難道,你認為這樣對我來說還不值得么?我認為很值,其實,還是我賺了啊!」

「音竹……」蘇拉猛地撲入叶音竹懷抱之中,淚水再次傾瀉,她的心在叶音竹那溫柔的溫暖包覆下,痛苦正在漸漸的剝離,她甚至恨不得將自己地身體永遠融入叶音竹的身體中似的,緊緊地貼著他,口中呢喃著。

「永遠愛你,照顧你,永遠不離開你,永遠讓自己健康,和你一起老去,給你生一群孩子,永遠做你地妻,永遠是孩子們地媽媽。」

叶音竹微笑的感受著蘇拉內心地變化,摟著她的嬌軀緩緩站起,讓她更好的貼近自己,眼中光芒變得更加柔和,他知道蘇拉已經接受了自己的說法。是啊!還有什麼比這樣更值得的呢?

其實,就算當時付出的是自己的生命又如何?只是那一場賭博的

發生一些轉變而已。

聖光城。

奧利維拉和叶音竹相對而坐,兩人的目光彼此對視著良久沒有開口。

儘管只是過去了七天,奧利維拉卻像是變了個人似地,只是二十多歲的他,頭上卻已經出現了白髮,原本深邃的眼眸中布滿了血色,他已經七天七夜沒有合眼了。

這七天的時間,他始終在傷兵中間,盡自己最大可能為每一位傷員安排治療。他在用工作麻痹自己,讓自己不會感到那因為親人死去的空洞,不給自己有傷感的時間。

此時的奧利維拉,緊繃的精神隨時都有斷裂的可能,所以,當叶音綉和蘇拉回到聖光城之後,在見到奧利維拉後,將所有人支開,帶著他來到了這間靜室。

「大哥,節哀。」叶音綉嘆息一聲,他知道,如果換了是自己,或許還不如奧利維拉現在的堅強。

奧利維拉沒有哭,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苦澀,「節哀?我沒有悲傷和痛苦。從我出生的那一天起,所有人都說,我是含著金湯匙來到了這個世界,我是紫羅蘭家族的一份子,是米蘭之盾馬爾蒂尼的嫡親孫子。儘管我排名在兩位哥哥之後,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