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九章名帥之死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08字

難的將身體轉向聖光城後方,遙望南方,馬爾蒂尼仰「陛下,微臣馬爾蒂尼為帝國盡忠了。..9u.net米蘭萬歲。」

轟——,馬爾蒂尼猛的震開叶音竹附加在自己身上的九根紫竹神針和碧絲,張嘴噴出一口鮮血,帶著一絲微笑,一分倔強和無限的驕傲,倒在了紫羅蘭家族新任族長,自己最後一位孫子的懷抱之中。

「爺——爺——」

城頭上,哀聲一片,所有北方軍團的戰士,只要是還能動的,全部跪倒在地。他們的元帥馬爾蒂尼離開了這個世界,但也將紫羅蘭家族的驕傲永遠留在了這些戰士心中。

能夠站在那裡的,只剩下叶音竹一個人,右手撫在左胸上,朝著馬爾蒂尼的屍體緩緩躬身,這是魔法師的禮節。

北方的戰鬥終於徹底的結束了,紫和奧利維拉分別在雷神之錘要塞和聖光城處理善後事宜,琴城大軍留在這裡,幫助雙方打掃戰場。

而叶音竹則一個人靜靜的端坐在那已經被鮮血染紅的戰場上,靜靜的彈著琴。

這一戰,死去了近百萬人,滔天的怨氣凝聚在這裡,身為一名亡靈魔法師,叶音竹所做的,是亡靈魔法師真正的工作,安撫亡靈,化解那積鬱的怨氣。

儘管亡靈魔法師的實力是依靠靈魂的力量堆砌起來的,但在安撫靈魂的過程中,叶音竹卻沒有收服任何一個靈魂,只是用自己的古琴靜靜的撫平它們心中的怨氣,讓他們自行飛翔在天地之間。

就像紫在最後時刻的感觸一樣,看到如此眾多的屍體,感受著百萬級數的亡靈怨念,叶音竹的心態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對於戰爭,他產生出由衷的厭惡。..

不論是人類戰士還是獸人族戰士,都是因為少數人地利益而在這戰場上拚命相搏,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如果自己再將他們的靈魂收取,對於他們來說,就太不公平了。

幽幽琴聲在戰場上飄蕩,那白衣飄飄的身影始終端坐在那裡,整整七天,戰場上都有著他的身影,說也奇怪,在那悠然琴聲之中。戰場這片平原上的陰冷竟然漸漸散去。春天,終於就要來臨了。

聖光城米蘭殘軍在奧利維拉的善後中,最後活下來並擁有戰鬥力的只有六萬餘人,經過這慘烈地一戰。這些米蘭北方軍團的戰士們前所未有的成長起來,他們都是經歷了最慘烈的鐵血磨礪,從這以後,他們也成為了紫羅蘭家族重新崛起地核心。

奧利維拉是紫羅蘭家族的最後一個男丁。是馬爾蒂尼元帥最後一位孫子,他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北方軍團的將士們就像尊重馬爾蒂尼一樣尊重他。

獸人族一方地情況就要比聖光城好的多了,經過仔細統計。雷神、戰神兩大部落剩餘的獸人軍隊,總數還有一百三十餘萬,兩個王牌軍團分毫未損。在紫晶軍團的強大實力和四大神獸地象徵意義下。雖然有少數古蒂和喬科爾的嫡系反抗。但在紫的鐵血政策下都很快地平息下來。

紫派遣自己地兄長桑托斯帶領著比蒙軍團親自前往戰神部落接管戰神要塞。

同時給所羅門要塞地熊王亞多尼寫了一封信。

七天的時間,這片戰場已經打掃乾淨。因為死者數量實在太多,只能簡單地區分出獸人和人類,就在這片廣闊的平原戰場上挖開無數大坑,直接掩埋了他們的屍體。..

紫親自致信奧利維拉,將一份平等合約遞交米蘭,表示在米蘭履行平等交易的前提下,獸人將永不侵犯。

奧利維拉強忍著傷痛,不眠不休的工作著,這場戰役的戰報和獸人族的平等合約一起送到了米蘭帝國首都米蘭城。

七天過去了,叶音竹的演奏依舊是那麼優雅,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彷彿蘊含著天地至理,柔和的琴音撫平著最後一批靈魂,靈魂感觸下的空間終於漸漸的寂靜下來。

陽光灑滿大地,淡淡的溫暖透體而來,緩緩抬起頭,叶音竹雙手徐徐落下,將琴曲的餘韻撫平,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

菲爾傑克遜老師,您看到了么?我履行了亡靈法師真正的意義,我沒有辜負您的期望。

儘管這七天的時間裡他並沒有獲取一個靈魂,但在撫平靈魂

過程中,百萬級數的靈魂卻讓叶音竹感受至深,他清每一個靈魂之間的變化,不斷的彈奏也相當於不斷的修行,在百萬靈魂的陪伴之下,這七天,也潛移默化的令他的實力悄然攀升,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原力竟然在靈魂怨念消失時所產生的尊敬中得到了極大的好處。

他自己的靈魂印記已經宛如實體一般出現在腦海深處與菲爾傑克遜的魂珠交相呼應。

那是一顆淡金色只有黃豆粒大小的實體,也就是叶音竹的靈魂烙印。它漂浮在精神之海的正中央徐徐自轉著,而菲爾傑克遜的魂珠就圍繞著它來旋轉,濃郁的靈魂氣息令叶音竹的感知數百倍的提升。

要知道,在菲爾傑克遜的魂珠內,不僅有著菲爾傑克遜的靈魂烙印,也有著斯隆臨死之前釋放的全部靈魂氣息。這顆魂珠所擁有的龐大靈魂力量,甚至要比菲爾傑克遜燃燒靈魂之火前的靈魂還要龐大。

斯隆在得到這顆魂珠後,因為菲爾傑克遜的強烈怨念,他並無法發動魂珠內本源的靈魂之力,但叶音竹卻不一樣,菲爾傑克遜的靈魂雖然消散了,但最後一點靈魂印記卻依舊認得他的身份。

感受著叶音竹撫平靈魂過程中心中的善念,菲爾傑克遜魂珠中的本源力量逐漸釋放出來,配合著叶音竹自身原力和靈魂力量的提升,幫助他在次神級二階的情況下就凝結出了魂珠。

要知道,固體的靈魂和原本的靈魂烙印是完全兩個概念。人的靈魂無疑是脆弱的,核心的靈魂烙印更是脆弱到了極點,一旦面對強大靈魂衝擊,隨時都有破碎的危險。

但是,當靈魂凝聚成魂珠這樣的存在後,靈魂烙印就會出現質的飛躍,不但比以前要強大的多,同時也會變得無比堅硬。

試問,靈魂衝擊都是靈魂上的波動,如何能夠摧毀已經變成實體的魂珠呢?

魂珠這種靈魂變化只有兩種魔法師才會出現,一個是暗黑魔法師,另外一個是精神系魔法師。

只有這兩種將大量精力消耗在修鍊靈魂上,以靈魂為本源釋放魔法的魔法師才有修鍊出魂珠的可能。

但是,魂珠的修鍊實在太困難了。即使是驚采絕艷的菲爾傑克遜大師,也是在達到次神級九階,衝擊白巫魂的時候以放棄自己**的代價將全部能量集中在靈魂之中才獲得了那顆拳頭大小的魂珠。那時候,魂珠代表的不僅是他的精神力,同時也是他的**。

叶音竹此時凝聚出的魂珠雖然要比菲爾傑克遜的魂珠小了很多,但這畢竟是一個良性的開始。有了魂珠的基礎,今後再壯大就要變得容易太多太多。

同時,有了魂珠,身為亡靈魔法師的他,今後再遇到強大的靈魂,自己的靈魂烙印也不會動搖。

更何況,他的魂珠旁還有菲爾傑克遜的魂珠護衛著,此時,就算是法藍的魂塔塔主麥克米蘭和最強大的光明塔主奧布萊恩,在靈魂層面上,也要遜色於叶音竹了。

一圈淡淡的水波光暈圍繞著叶音竹的身體緩緩蕩漾,精神世界重新展開,在天人合一的作用下,他能夠感受到周圍的血腥氣息已經完全消失了。

這七天的時間,對於叶音竹來說意義非凡,達到次神級後,他的心第一次如此沉靜,進步的不止是靈魂,他的心也終於進入了琴魔法的最高境界,太玄琴心。

淡淡的光芒閃爍,空氣中的彷彿多了些什麼。叶音竹心中微動,身形飄然旋轉,下一刻他的身體已經消失在原地,當他再次出現時,懷抱中已經多了一個人。

摟著蘇拉的嬌軀,叶音竹心中升起一片溫柔,「終於撫平了靈魂的怨念,蘇拉,我們回去吧。」雖然一直在彈琴,但叶音竹也知道,每天都會有很多人關心的來看自己,其中最多的自然是自己的兩位妻子,就算是百忙中的紫也來過多次。

「音竹。」蘇拉輕聲喚道。

叶音竹心中微怔,因為他發現,蘇拉的身體有些冰冷,而且情緒上似乎和往常有所不同。

「蘇拉,你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