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八章聖光城援軍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51字

布萊恩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們必須要立刻趕回綉,我知道你這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善後。..不過,我希望能夠在三個月內看到你來到法藍。我們會在法藍等候你的到來。法藍地方有限,你可以帶琴城戰士來此修鍊,但我希望數量盡量不要超過一萬。畢竟,法藍的總體增幅能量有限,讓最優秀的戰士提升,才能將好處發揮到最大。」

叶音竹道:「好,三月之內,我一定會抵達法藍。」

此時,蘇拉、安琪和瑪麗娜已經從樹林中結伴走了出來,瑪麗娜和奧布萊恩一同朝著法藍大軍消失的方向而去。這場琴城與法藍的戰爭,也終於划上了句號。但是,這卻並不是結束,或許,應該說是一個新的開始。

「紫,你跟我來。」安琪飄身落在叶音竹和三大神獸面前,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蒼白的臉色也重新恢復了紅潤,她的情緒彷彿已經完全平靜了。

說完這句話,安琪轉身騰空而起,並沒有去琴城,而是朝著遠方飄身而去。

紫好不容易再見到她,向叶音竹交代了一聲後趕忙追了上去,他認定的事從來都不會改變,安琪早已是他心中認定了的妻。

兩道淡淡的灰色氣流從叶音竹手中飄出,融入到安琪體內,安琪的身體在空中略微顫抖了一下,但她卻並沒有回頭,反而加速遠去。

就在那一瞬間,叶音竹已經從魂珠內尋找到了她的魂魄,讓她重新成為了一個完整的精靈。

紫和安琪走了,格拉西斯和明也因為先前一戰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向叶音竹示意後趕忙回琴城修鍊去了。

此時,只剩下叶音竹,妮娜和蘇拉三人。..

叶音竹看不見,但他卻能夠感覺到氣氛有些奇怪,蘇拉的氣息很不均勻。甚至可以說有些虛弱。而妮娜卻給他一種很冷漠的感覺,看著自己的目光沒有了以前的慈祥,甚至氣息上還有幾分敵意和憎惡,無形的壓力圍攏在自己身體周圍,眼中寒光吞吐,掃視著自己。

蘇拉是自己的妻子,在這種情況下,叶音竹自然先要顧及到妮娜。wencuige.「妮娜奶奶,多謝您及時趕到。」不用問他也能想到,法藍向琴城用兵,妮娜一定是第一時間前往法藍以監察官地身份置疑奧布萊恩等塔主們的決定。所以才能和法藍大軍一同趕到這裡。

妮娜冷哼一聲。「我當不起你這聲奶奶。我的事情也做完了,回去你告訴秦殤,我會留在法藍,他要願意的話。就來法藍找我。」

「奶奶,您這是怎麼了?要是我有什麼做的不到的地方您告訴我。」叶音綉愕然問道。妮娜一直對他如同親生奶奶一般,從當初第一次見到妮娜以來,她還是首次以這樣的態度對自己。

妮娜冷哼一聲。「果然是老混蛋交出來的小混蛋。連事情做地都一樣。叶音綉,你好自為之吧哼聲中,妮娜騰身而起。幾個閃爍已經消失在了叶音竹感應之外。以妮娜次神級六階。大陸最強戰士的實力,叶音竹再想詢問也已經來不及了。

有些莫名所以的感受著妮娜留下的怒氣。叶音竹無奈地道:「妮娜奶奶不知道怎麼了,我可沒得罪她啊!」

「音竹。我有事想問你。」蘇拉幽幽說道。

叶音竹突然心中一動,彷彿想起了什麼似的,一把拉住蘇拉的手,飛速朝琴城方向騰空而起,「蘇拉,有事稍後再說,我們必須立刻出兵。否則馬爾蒂尼元帥那邊就危險了。」

琴城這邊的危機終於解除了,叶音竹立刻想到地就是馬爾蒂尼和米蘭帝國北方軍團。..要知道,他們面對的,可是獸人族三大部落之二的全部兵力,絕對超過兩百萬的獸人大軍,數量是整個米蘭北方軍團地五倍以上,就算有上千名魔法師的支持,恐怕北方軍團也很難抵擋獸人的猛攻。

叶音竹相信,藍迪亞斯一定不會放過這樣地機會,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將法藍出兵琴城地消息傳遞到獸人那邊。

感受著叶音竹心中地焦急,蘇拉並沒有再說什麼,反握著叶音竹的手,目光卻始終離不開他那雙神采奕奕卻失去了視覺地黑眸。

紫正跟隨著安琪向前方行進,突然,他的速度停頓了下來

琪,等一下。」

安琪的嬌軀在空中飄然迴轉,看著紫,大眼睛中流露出詢問地光芒。

「安琪,我必須要回去了。音綉需要我的幫助。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安琪飄身落地,看著同樣落在地面上地紫,「紫,我問你一件事。如果在我和叶音竹之間選擇,當我們同時遇到危險的時候,你會先救誰?」

紫愣住了,看著安琪,紫眸中冷光閃爍,「你不應該問這樣的問題。」

安琪眼中流露出一絲冷笑,「是么?我不該問么?我已經知道答案了。你肯定會先救他。去找你的好兄弟吧。永遠不要再來找我。」話音一落,她猛地騰身而起,朝遠方而去。

看著安琪離開地背影,紫呆住了,胸口處彷彿梗住了什麼一般,說不出的難受。為什麼,安琪,為什麼?

心中的痛苦卻並沒有影響紫的動作,正像安琪所說地那樣,如果在叶音綉和安琪之間選擇,他一定會選擇自己的兄弟。

……

身體前行的速度不斷增加,淚水像斷了線地珍珠一般在空中飄灑。

安琪地身體近乎顫抖著飛行,對不起,紫,對不起,我不想傷害你。可是,我更不能害了你。只有離開你,才能讓你不受到因為我而產生地困擾。

她怎麼會願意和紫分離,可是,她知道,留在紫身邊,只會給自己心愛的男人帶來更多地麻煩。

……

極北荒原。

馬爾蒂尼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眼前的景物已經變成了一片血紅色,他不知道死在自己劍下的敵人有多少。聖光城城前的護城河已經完全被獸人的屍體填滿。甚至達到了與城頭等高的程度。

在馬爾蒂尼身邊,已經沒有一名完整的米蘭軍團戰士。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著五處以上的傷勢。

馬特拉奇靜靜的躺在馬爾蒂尼背後十米外的地面上。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一絲魔法氣息的波動。

所有的魔法師,都已經脫離了戰場,因為他們完全榨乾了最後一絲魔力。能夠還留一口氣離開城頭的魔法師總數不到三百。

而他們的領袖馬特拉奇,也在最後一輪魔法釋放結束後,永遠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為了能夠將獸人擊退,馬爾蒂尼燃燒了自己的生命火焰,釋放出了禁咒級別的生命魔法。他本就已經年老體衰,在這樣的情況下,平靜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就算這位強大的魔法師死去了,在他的臉上,卻依舊殘留著幾分淡淡的笑容。將軍難免陣上亡,就像馬爾蒂尼說過的那樣,死在戰場上,才是他們最好的歸宿。

從白天戰鬥到傍晚,夕陽的餘暉已經出現在遠方天際,那如血殘陽彷彿驗證著這一戰的慘烈。

獸人終於暫時退去。一天的戰鬥,只有一天的戰鬥啊!超過六十萬獸人士兵永遠留在了這片戰場上,這還是不計算受傷者的情況下。

而聖光城,四十萬守軍還能夠戰鬥的不足八萬人,當他們失去了魔法的支持,沒有休息的時間後,整個下午,傷亡數字幾乎是上午的三倍。

從獸人族與人類交戰至今,沒有任何一場戰爭能和今天相比,獸人族不計傷亡的衝鋒,不停頓的攻擊,根本沒有給聖光城任何修整的機會。

雙方的對耗令這一戰失去的生命已經超過了八十萬。傷者更是不計其數。

這是一個何等恐怖的數字。

馬爾蒂尼的身體已經快要失去知覺了,但他卻依舊站在城頭上,獸人大軍終於暫時退去,但是,在這片戰場上,所有的一切還沒有結束。

獸人殘軍,如同潮水一般退向雷神之錘要塞,但是,馬爾蒂尼血紅的雙眼卻清晰的看到,從雷神之錘要塞內,兩個方陣,一共十萬人,正在以雷霆萬鈞一般的速度朝著聖光城方向而來。十萬人,僅僅有十萬人,但是,整個聖光城城頭卻變得一片寂靜。

因為,這十萬人的兩個軍團,分別是雷神部落的黃金軍團和戰神部落的白虎軍團。戰爭進行到了尾聲,兩大部落的王牌軍團終於出現在了戰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