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七章睿智的光明塔主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51字

沉聲道:「那就是說,音竹的猜測是正確的。..你們以來的晚了,也並不像你說的完全是因為被耽誤,而是要通過之前一戰,來檢驗我們琴城的力量了。」

奧布萊恩沒有開口,只是靜靜的看著面前的叶音竹,眼中欣賞的光芒卻變得更加明顯了。

他在靜靜的等待著,等待著叶音竹的選擇。他相信,聰明人,一定不會做傻事。

「好,我同意你的建議,願意接替斯隆在法藍的位置。」叶音竹的聲音很平靜,但在平靜中卻透著幾分堅定。

奧布萊恩也沒想到叶音竹的回答會這麼快速,略微一驚之後不禁大喜,臉上難以控制的流露出幾分微笑,「多謝琴帝大人的理解。以後法藍與琴城,就是一家人了。」

「音竹——」紫忍不住叫出聲來,就連他背後的格拉西斯和明也不禁微微皺眉。

在他們看來,琴城和法藍之間的仇恨已經形成,而且眼前這位光明塔主奧布萊恩明顯是老奸巨猾,他們最怕的,就是法藍會對叶音竹不利,或者是叶音竹被法藍利用。

叶音竹沒有讓紫說下去,朝著奧布萊恩道:「加入法藍可以,但是,我有幾個條件。只要法藍同意,那麼,我就是法藍的一份子。」

奧布萊恩點了點頭,道:「好,你說吧。只要法藍能夠做到。」

叶音竹道:「首先,法藍從現在開始,解除自身封印以及對藍迪亞斯帝國的支持。」

奧布萊恩想了想,道:「可以。..需要我們改為支持米蘭帝國么?」

叶音竹想了想後,搖頭道:「不,一個統一的帝國固然更容易操控。但奧布萊恩大師,你們仔細想過沒有,一個大帝國的產生,需要經歷多少戰爭,有多少戰士會因為這場戰爭而死亡。我們要面對的深淵位面強大到什麼程度誰也不知道。龍崎努斯每多保留一份力量。在對付深淵位面的時候就會變得更輕鬆一些。」

奧布萊恩猶豫片刻後,道:「形成統一的帝國,是法藍法典中記載對封印鬆動的處理方法。不過,法典不是一成不變的,這件事在你加入法藍後,我們可以仔細商量。我們會尊重你的意見,如果真地像你所說,停止戰爭更有作用。那麼,我們會更改法典。」

叶音竹道:「好,這件事可以暫時押後。第三,我希望法藍公開發表聲明。支持紫獸人族皇者的身份。同時,通告大陸各國,與獸人族進行平等交易。當然,紫在統一極北荒原後。也會向人類各國承諾,在平等交易的前提下,絕不會輕易向人類世界用兵。」

奧布萊恩看著叶音竹,心中暗想。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他竟然能夠想到這麼多的條件,果然不愧是人中龍鳳。「支持紫帝的身份我們可以做到。但平等交易。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了。畢竟。人族本就強大,如果他們再得到了人類國家的武器裝備和足夠的糧食補給。恐怕會令人類各國人人自危。而且法藍一般不會直接參与到這種事情中。」

叶音竹道:「真地不會參與么?那法藍大軍現在在做什麼?要是不直接參与,你們也不會來到我們這琴城了。這樣好了,只要法藍肯答應這個條件,在未來對付深淵位面的時候,我可以請以紫為首,至少八位神獸帶領最強大的獸人族士兵不少於一百萬出現在主要戰場上。」

「八位神獸?」奧布萊恩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當然知道八位神獸代表的力量有多麼強大,不由得他不動心。

正像叶音竹所說地那樣,法藍的法典是法藍自己制定的,隨時都有更改的可能。..

就像這次,明明在十年封印之中,卻依舊向琴城用兵。

奧布萊恩仔細思考之後,道:「好,我答應你。不過,如果未來獸人族強大起來之後向人類世界用兵,那麼,法藍將會直接加入人類大軍一方,出現在面對獸人地戰場上。」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一言為定。」

紫的情緒明顯變得激動起來,如果不是現在還有外人在,他恐怕會直接擁抱叶音竹,用任何方式來表達直接的感激。

平等交易,對於人類國家之間來說,這是最基本的東西,但對於獸人

卻有著非同一般地意義。

獸人為什麼要發動秋季劫掠戰,就是因為自身的資源不夠養活自己。

極北荒原盛產各種礦石,可是卻不利於植物的生長,尤其是農作物,很難在極北荒原種植。而與極北荒原接壤地人類國家,無一例外地在貿易上打擊獸人。

獸人想要憑藉資源和人類換取糧食地話,價格幾乎是人類國家彼此之間交易的五倍以上,甚至有地時候會達到十倍。至於用礦石換取武器,就更加不現實了。

如果有了平等貿易,以極北荒原的豐富礦藏,又何須消耗那麼多獸人的生命發動劫掠戰爭?

按照叶音竹和紫原本的想法,當紫統一了極北荒原之後,可以通過琴城從米蘭帝國暗自購買大量的糧食。

以米蘭帝國和琴城的關係,再加上獸人族在紫約束下不侵犯米蘭疆域,只是購買糧食還是可以保證的,但購買武器和其他東西就很難了。

現在,有了法藍的公開支持和命令,恐怕大陸北方的幾個國家都不敢悖逆,佛羅王國早已經元氣大傷,米蘭帝國都夠他們應付的,更不用說得罪法藍了。

至於米蘭和阿斯科利,也絕不會在法藍剛剛改變態度的情況下去觸犯。

叶音竹面對法藍的坐地還錢,首先就給獸人族爭取到了巨大的利益,憑藉這一點,紫完全有信心在短時間內令長期處於戰爭中的獸人族快速恢復元氣。

奧布萊恩道:「你還有什麼條件么?」

叶音竹道:「還有,就是我要求琴城的一部份人和我一起進入法藍。既然是要對付深淵位面,那麼,我們的實力越強大,就越有利。而您也說過,法藍是最好的修鍊之地。」

奧布萊恩苦笑道:「你這小子。」他也有些無奈了,不過叶音竹提出的這些條件明顯沒有觸犯到他的底線,「這是否是你最後一個條件?」

叶音竹想了想道:「還有一個。」

奧布萊恩無奈的道:「還有?叶音竹,你也不要太過分了。」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我這最後一個條件很簡單。那就是絕對的自由。我可以作為法藍的暗塔塔主幫助你們鞏固封印也好,對付深淵位面也好。但是,法藍不能命令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同時,在封印沒有問題的前提下,我可以決定自己的行動。」

奧布萊恩想了想,道:「在保證封印的前提下,我可以答應你。法藍是絕對有誠意與琴城合作的,而且是站在平等的前提下。」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您今日所答應的事應該可以代表整個法藍吧。我可不希望以後出現什麼變數。」

奧布萊恩道:「當然可以。坦白說,如果不是封印出現了大問題,恐怕今日之事將會是另一種結局。」

法藍畢竟是法藍,誰願意由自己主導的統治讓別人分享,但叶音竹和琴城所表現出的實力已經令法藍大為吃驚,奧布萊恩雖然有把握帶領法藍大軍將琴城剿滅,但無疑也會令法藍元氣大傷,那是他絕不想看到的。

已經失去了一位暗塔塔主,如果法藍七塔的塔主們再出現傷亡,恐怕封印就不是三十年內破壞,而是大大的縮減時間。

叶音竹道:「哦,對了,如果我成為法藍七塔塔主之一,那麼,我也可以近距離的觀看由我們祖先神龍留下的封印了。」

奧布萊恩正色道:「這件事就算你不提我也會說。多年以來,歷代法藍七塔的塔主們一直感覺到東龍的祖先神龍王或許並沒有死去。」

「你說什麼?」奧布萊恩的話在叶音竹心中掀起了軒然大波,祖先神龍王沒有死?

這對於東龍來說的意義巨大,就相當於平等交易對於獸人。

奧布萊恩道:「這件事我們也無法肯定。既然這次決定要和你們琴城合作,我也希望你能以東龍直系傳人的身份去探尋其中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