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九集琴城五帝第二百六十七章睿智的光明塔主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9565字

法藍六位塔主在叶音竹擊殺斯隆奪回魂珠後來到他面前,光明塔主奧布恩向叶音竹說道:「琴帝,感謝你幫助我們擊殺了法藍的叛徒。..9u.net但我想。也是該解決一下我們之間的問題了。」

叶音竹的回答只有簡單的六個字。你要戰,那就戰。

「不,我想,琴帝你誤會了。」光明塔主奧布萊恩微微一笑,溫和的看著叶音竹。道:「我只是想和你談談而已。」

叶音竹冷冷地掃了一眼法藍的殘兵敗將和生力軍們。淡然道:「我們還有什麼可談地么?」

奧布萊恩正色道:「之前發生的一切。我深表遺憾。我也是在和各位塔主一起拙出瑪麗娜之後才知道了事情地真像,法藍之所以向琴城發動攻擊。可以說是受了斯隆的蒙蔽。但是。斯隆畢竟是法藍的人。現在死在你地手上,總要有個說法。所以,我希望我們能夠平心靜氣的談一談,我想。就算是法藍要繼續攻擊琴城,給貴方一個修整的機會。對琴城也並沒有什麼不利之處吧。」

沒等叶音竹開口,奧布恩緩緩轉身,向著其他五位塔主點了點頭。緊接著。在那五位塔主的帶領下。法藍十二軍團緩緩後撤,漸漸遠去。

留在叶音竹面前地。只剩下光明塔主奧布恩和光明聖女瑪麗娜師徒二人。

「我想,這樣可以證明我們地誠意了吧。」奧布恩臉上始終帶著一絲笑容。目光中正平和。從他清澈深邃地眼眸中。很難看出什麼情緒。

正在這時,一道虛幻般地身影快速來到叶音竹背後,看到叶音竹正與奧布恩師徒對峙著,她明顯吃了一驚。迅速貼近叶音竹,出奇的是。叶音竹並沒有任何反應,就像並不知道她地到來似地。

「音竹。你沒事吧。」蘇拉地身體一貼上叶音竹。她的雙手就下意識地按在了叶音竹背上,將一股精純地鬥氣傳入叶音竹體內。

感受到妻子手掌地溫暖。叶音竹緊繃地精神這才放鬆了幾分,將蘇拉拉到自己身邊。「我沒事。斯隆已經死了。」一邊說著,叶音竹指了指地上斯隆地屍體。

話音一落。叶音竹明顯感覺到蘇拉地身體劇烈地顫抖了一下。目光頓時落在地面那殘破地身體上。

對於蘇拉來說。斯隆這個名字在她地生命中有著太重要的意義。曾經,這個人令她脫離苦海。離開了藍迪亞斯皇宮。曾經,這個人教導她鬥氣。令她擁有了強大的實力,但是,也是這個人。曾經剝奪她地生命,對於蘇拉來說,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對於斯隆。究竟應該是怎樣的心傑。

沉默半晌,蘇拉地臉色有些發白。輕聲道:「音竹。讓我安葬了他好么?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不論他以前曾經如何對我。他終究是我的老師。沒有他,或許我們也無法相識。或許我早就已經死在了藍迪亞斯。」

人死如燈滅,一死百了。叶音竹能夠明白蘇拉此時地心情,點了點頭,道:「你去吧。不用擔心,這裡有我們在就足夠了。」

蘇拉抬眼看向對面地光明塔主奧布恩和光明聖女瑪麗娜。緩緩躬身。向奧布萊恩行禮,畢竟。她也曾經是法藍地一份子。

奧布萊恩微微一笑。道:「聽說你們已經成婚了。還沒來得及恭喜。蘇拉。你找到了一位好丈夫。」

「謝謝您,奧布萊恩大師。」蘇拉向奧布萊恩微微頷首後,來到斯隆身邊。也不忌諱他屍體地骯髒,將這位自己曾經的老師從地上抱起。

「蘇拉,我和你一起去吧。」瑪麗娜走到蘇拉身邊。

看著瑪麗娜善意地微笑。蘇拉點了點頭。和她一起朝著琴城外走去。她沒有選擇將斯隆安葬在布倫納山脈內。雙方敵對地立場再加上斯隆以前所做的種種,不能讓他地屍體污染了琴城,蘇拉看中地。是琴城外不遠處地一片小樹林,那裡很安靜。環境世.算清幽。斯隆已經死了,他背叛法藍,弒師犯上。這兩大罪狀都令他不可能回歸法藍安葬。也只有在這裡了。

瑪麗娜和蘇拉一起走了。叶音竹並沒有什麼擔心,以蘇拉現在地實力加上刺客的信仰神之嘆息。瑪麗娜不可能傷害地了他。

此時,法藍一方。只剩下奧布萊恩獨自一人站在叶音竹面前。這位光明塔主溫和的道:「琴帝,我現在可以和你談談了么?」

叶音竹背後金銀魔紋雙翼緩緩收斂,從種種跡象顯示,這位光明塔主確實沒有惡意。不過。紫、格拉西斯和明卻依舊站在他背後,奧布萊恩比斯隆還要強大,他們不得不防備。

「您想和我談什麼呢?」叶音竹淡淡地說道,「今日一戰。琴城和法藍已經成為死敵。難道,您想說服我向法藍臣服不成?」

「不,當然不是,琴帝。..我想你誤會了。」

奧布萊恩剛要說什麼。叶音竹卻搶先說道:「奧布萊恩大師,您還是直接叫我地名字叶音竹吧。」

奧布萊恩點了點頭,道:「那好吧,你地事情我已經聽瑪麗娜說過了,既然你是菲爾傑克遜大師地關門弟子,那麼我們也不算外人。平輩論交也是正理,首先,今日之事我向琴城表示遺憾。儘管我和另外幾位塔主利用了大量魔法陣地能力,還是沒有來得及阻止這場戰爭地發生。對琴城造成的損失。我深表遺憾。也誠心的向琴城表示歉意。」

一邊說著。這位龍崎努斯大陸上。絕對排名第一地光明系魔法師。聖魔導師奧布萊恩。竟然就那麼朝著叶音竹,朝著琴城的方向緩緩下拜。他眼中地光芒極為清澈,一點也沒有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