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章法藍兵臨城下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00字

琴城的防禦力量還沒有結束,跟隨利爪德魯伊同時出現的,還有整整兩千名樹妖德魯伊,這已經是樹妖德魯伊一族全部可戰的力量。緊握著手中的擲矛,樹妖德魯伊們沐浴在利爪德魯伊咆哮技能範圍之內,粗壯的手臂上,肌肉變得更加突出,他們已經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

法藍大軍越來越近了,最前方的一萬猛獁騎士看上去如此龐大。猛獁的體積太大了,雖然數量只有一萬,但行進起來,卻像是數十萬大軍壓境一般。每一名猛獁騎士的肩膀上都扛著自己的超級重斧,他們已經太久沒有戰鬥了,眼中嗜血和好戰的光芒正在不斷閃爍著。

和這些猛獁重騎士相比,波王國的龐貝巨漢簡直就是渣滓一般的存在,猛獁騎士是不需要盔甲的,他們的座騎猛獁在釋放石化肌膚的時候,也同時會作用到他們身上。[79文??.}有什麼鎧甲能夠比石化皮膚更好呢?

每一名猛獁騎士,都是力量的崇尚者,儘管面前的琴城城牆是如此高大,但他們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從正面將這座城牆衝垮。

安雅冷靜的觀察著越來越近的敵人,她也開始了行動,面前的水晶球在她強勢的魔法注入下,緩緩啟動了琴城最為恐怖的防禦系統。

法藍對於琴城的消息雖然知道的不少,但是,卻並不清楚琴城真正的防禦能力是什麼。.會員轉載

魔導炮陣第一次發揮恐怖威力的時候,就是上次龍族來襲。龍族灰溜溜的撤退了,它們總不會去到處宣揚自己的敗績。所以,在整個大陸上,真正知道琴城擁有魔導炮這種恐怖殺傷性武器地。也只有那些敗退的龍族而已。

隨著炮台的翻轉,一尊尊鋼鐵巨炮緩緩出現在琴城各處地高峰之上,閃爍著暗金色地炮身在陽光照耀下釋放著冰冷的光澤。

整個琴城。就像一座巨大的機器已經完全啟動。正在朝著高速運轉做著準備。7玖???www.wχ.νèt

猛獁聖騎士沙奎爾將自己那長達十米的恐怖戰斧緩緩舉起,一萬猛獁法藍騎士緩慢的停下了腳步,高大的猛獁們沉重地呼吸聲宛如海濤一般,就算在琴城城頭也能清晰的聽到。

儘管明知後方不可能有人威脅到他們,但法藍騎士們還是非常小心的將全部三千名魔法師保護在戰陣內部,對於法藍來說。沒有什麼比魔法師更加重要的。戰士可以通過訓練來擁有戰鬥力,但魔法師卻需要極高的天賦才能有所成就,就算是法藍,也是千百年以來,不斷吸收大陸各國的英才才能擁有如此眾多的魔法師成員。{{.會員轉載能夠離開法藍加入戰鬥序列的,每一名魔法師都是法藍最為珍貴的財產。絕對不容有失。如果這三千名魔法師出了什麼問題,就算是斯隆,也擔待不起這樣地責任。

來到琴城地法藍軍團雖然足有六個,但按照斯隆的計劃。真正投入到戰鬥之中的。最多也只是四個軍團而已,另外兩個軍團將始終守護在魔法師們身邊,保護他們的安全。

半空中,飛馬聖騎士傑拉德自然看到了下面猛獁聖騎士沙奎爾地行動。猛獁法藍騎士停下來。並不是要休息,而是做好了衝鋒地準備。暴風雨來臨之前,總會有片刻的寧靜。[文??.}

對於法藍來說,這次行動根本就不需要和琴城進行任何交流,至少斯隆是這麼想地,在他心中,叶音竹是唯一知道他秘密的人,只有將琴城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抹殺,他的心才能平靜,秘密也才能保守。畢竟,死人是保守秘密最好的選擇。

此時,法藍大軍距離琴城只有三千米的距離,空中的飛馬騎士團與魔雕騎士團都在琴城上空千米左右,正是箭矢無法企及的距離。

猛獁騎士雖然停止了前進,但戰陣卻開始發生了變化,一個個弧形出現在戰陣最前方,這樣的陣型在戰場上是很少能夠看到的,但法藍騎士卻就是這麼做了,負責偵察的琴城戰士很快就發現了這個戰陣的奧秘,在每一個弧形之後,都有大量的魔法師們忙碌起來,隱約能夠看到魔法光芒在猛獁背後閃爍著。會員轉載oo

法藍雖然對琴城有所不屑,但卻絕不會輕視,斯隆是親眼見過叶音竹實力的,在叶音竹那個年紀能夠達到這樣的實力,可見其何等出色。所以,在即將發動進攻之前,他命令法藍的魔法師們做好充分的準備。

各種在大陸各國很少見的珍貴魔法石開始出現,一個個複雜的魔法陣正在這些魔法師們的手中快速布置著。會員轉載oo在不惜珍貴材料的前提下,以他們的魔法水準,布置這些法陣再容易不過,一旦成功之後,這些法陣就會成為魔法師們最有力的作戰陣地,憑藉各種功能不同的法陣,足以為他們提供魔力補給、防禦、輔助攻擊等多重功效。

伴隨著魔法師們的行動,只要是稍微熟悉魔法的人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空氣中的魔法元素正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布倫納山脈外,各種屬性魔法元素竟然清晰的分成若干份注入到那些魔法陣之中,與魔法陣相合,形成更強的力量,伴隨著時間的推移,魔法陣的能力逐漸發揮出來,甚至能夠清晰看到魔法元素凝聚成的長虹正在向那些魔法陣之中注入著。.會員轉載就像彩虹一般海納百川的朝著那三千名魔法師而去。

儘管米蘭北方軍團也有上千名魔法師,但和眼前這些出自法藍的魔法師相比,就差的太遠太遠了,先不說實力,但是在法藍培養的魔法素質,已經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