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四十七章獸人三大部落的危機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21字

兵倒是在快速前進,但是,他們前進到距離要塞還有方突然停了下來,眼看著騎兵從兩旁掠過之後,所有步兵和未曾衝鋒的其他軍團高舉自己手中的武器,大聲吆喝三聲之後,就又緩緩的向後退去。..

當然,在他們後退的時候,是面向雷神之錘要塞的。

看到這一幕,喬科爾先是愣了一下,當他明白過來的時候,老虎鼻子都要被氣歪了。

這是示威,**裸的輕蔑,什麼時候米蘭人有這麼大膽子了?如果不是喬科爾心志還算堅毅的話,他真想立刻率領獸人大軍殺出要塞和米蘭軍決一死戰。

重重的一拳轟在城頭上,喬科爾怒罵一聲,「混蛋。」

米蘭軍顯然沒有退回聖光城的意思,退回到先前的位置後,竟然在原地休息。而當雷神之錘要塞上的獸人戰士剛有所鬆懈的時候,米蘭大軍又一次開始了前進。

不論米蘭軍真正的目的是什麼,這一次是否要真正發動攻擊,獸人士兵又怎敢大意。於是,要塞城頭的氣氛再次緊張起來。

可是,就在他們弓上弦、刀出鞘之後,看到的,卻是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的敵人。

戰場上,這樣的情況獸人族從來沒有遇到過,喬科爾自然也是一樣。米蘭大軍似乎是吃定了獸人不敢輕出要塞,就像是戲耍一般,整整一個上午,先後做出了數次衝鋒的姿態,但就在距離要塞攻擊之外地地方卻又飛速後退。

這樣一來。米蘭帝國地戰士們每過一段時間都可以活動一下自己地身體。..戰鬥力保持的十分旺盛。

更何況。自從和獸人交戰以來,他們還沒像現在這麼痛快過。雖然不是真地戰鬥。但只是嚇唬就令獸人族連要塞都不敢出,這樣的情況以前什麼時候有過啊!

對於戲耍兩大部落地獸人。米蘭將士們可以說是樂此不疲,所以。數次衝鋒、後退,不但沒有令他們的戰鬥力削弱。氣勢反而變得越來越強。身體在不斷地活動中不但可以保持溫度。也可以保持興奮度。

和米蘭軍正相反的是,儘管沒有戰鬥。但不斷地從放鬆到緊張。緊張再緊張,城頭上地獸人士兵比真正戰鬥一場還要痛苦。已經有不少獸人將領向喬科爾請命,要求出城迎戰。卻都被喬科爾拒絕了。

緊張的情緒很容易令人疲倦,被動防禦令好戰地獸人士氣越來越低落。再加上極北荒原地初冬季節已經極為寒冷。始終站在城頭上。不敢輕易移動的獸人身體已經變得有些僵硬。他們已經開始對喬科爾不滿了。尤其是雷神部落的獸人,在他們看來。喬科爾遠遠不如他們地古蒂酋長大人,要是酋長大人在,絕不會任由人類這樣羞辱。

叶音竹早已經回到了馬爾蒂尼身邊,海洋也和角鷹騎士們回到了空中。奧利維拉率領著角鷹騎士團配合著下面的米蘭大軍,米蘭軍衝鋒,空中地角鷹也衝鋒,甚至會偶爾放上幾箭。給獸人族來個拋射,儘管起不到什麼殺傷作用。但挑釁地意味卻極為濃重。

馬爾蒂尼此時心中也是極為舒爽。果然如叶音竹所說,獸人族主力應該不再要塞之內。否則,自己如此戲耍,他們怎麼會都不出城迎戰呢?這可不是獸人地風格啊!

不過,這種在戰場上練兵。敵人龜縮不出地感覺還真是很好。對於己方士氣的提升也有著極大地好處。這種感覺可不是經常有的。

「音竹。..已經日正當中了。興奮了一上午,也該讓我們的戰士回城吃飯休息。」

叶音竹微微一笑,他雖然看不到,但想就知道。昨天晚上在要塞上留下的缺口,再加上今天大軍壓境給獸人帶來的壓力,不怕兩大部落不把主力撤退回來。

這一上午的折騰想來也足夠了。

只要追擊出去的黃金軍團得到消息必然會在第一時間馳援。萬一下午還沒有偵察到他們回來,恐怕就真地要向雷神之錘要塞發起攻擊了。他從來不會認為自己是絕對正確的,所以。在任何時候,都有兩套應對方案。

「好,您決定吧。」叶音綉微笑說道。

當下。馬爾蒂尼下令,鳴金收兵,米蘭大軍和琴城戰士這才意猶未盡地緩緩後撤,朝聖光城而去。

雷神之

城頭上,就算喬科爾再笨,他也知道自己被耍了。本就沒有攻城地意思,竟然只是在嚇唬自己。

混蛋。這些混蛋。他們究竟要幹什麼?雙手按在堅實地城頭上,虎掌下地泥土也不禁嘎嘎作響。

「酋長大人,讓我們出兵攻擊吧。」一名獅人將領怒吼一聲,任誰被這樣戲耍心情也絕不會好。

喬科爾搖了搖頭,他又何嘗不想出城攻擊。但是,米蘭大軍這次雖然不是真的攻擊,但他們派出的卻是全部主力。儘管現在在後撤,陣型卻絲毫不散亂,而且是面朝著自己一方撤退地,一旦自己派兵出去攻擊他們,絕對討不了好。

「沒想到,堂堂虎王竟然如此懦弱,我們雷神部落地人可不是懦夫,你不敢,我去。」那名獅人將領顯然在雷神部落地地位不低,此言一出,立刻受到了不少雷神部落將領地支持,轉身就要朝城下走去。

「都給我站住。膽敢違抗軍令者,殺無赦。」喬科爾怒吼一聲,全身氣勢大盛,他心中的怒火又何嘗小了,但是,讓他和眼前這些獅人解釋不出擊地原因,實在又不屑為之。

之前說話地那獅人將領不屑的道:「虎王閣下,請你記住,這裡是雷神之錘要塞,不是你地戰神要塞。就算我們酋長大人不在,想在這裡耍你的威風,哼哼。」

城頭上,不論是士兵還是將領,大都是雷神部落地人,剎那間,頓時大量的獸人戰士舉起自己地兵器,兩大部落獸人彼此對視,因為米蘭帝國威嚇而產生的怒火,眼看就要在己方中爆發出來。

喬科爾心中地憤怒已經上升到了頂點,但他也知道,一旦內亂髮生,兩大部落軍隊嘩變,那就是部落的災難,便宜的只有米蘭人。正在他猶豫這要如何決定的時候。突然,一名傳令兵飛快地跑上城頭。

「報——,古蒂酋長大人帶兵回歸,已經到達北門。」

聽到這個消息,那些雷神部落的將士們頓時面露喜色,一個個頓時變得更加高傲起來,瞪視著喬科爾分毫不讓,似乎在說,我們酋長大人回來了,看你這虎王還能猖狂?

殊不知,喬科爾也是暗暗鬆了口氣,至少,軍隊嘩變的情況不會出現了。

古蒂一向雷厲風行,一會兒地工夫,在他的親衛隊護衛下,很快就來到了城頭。他地黃金軍團和喬科爾地白虎軍團還在進入要塞的過程中。

「這是怎麼回事?」一上城頭,古蒂就發現雙方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眉頭大皺,向喬科爾遞出一個詢問的眼神。

喬科爾冷哼一聲,「問你的手下吧。要是你再挽回來一會兒,恐怕這雷神之錘要塞就要熱鬧了。」

沒等古蒂發問,之前那和喬科爾叫囂地獅人已經一臉怒氣的跑到古蒂身邊,將之前發生的事詳細地說了一遍。

聽著他的訴說,古蒂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尤其是看到城牆上那巨大的裂痕時候,他的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了。

喬科爾也不吭聲,任由那獅人把事情說了一遍,城頭上,雙方的獸人戰士都在等待著這位獅王大人如何決斷。

「這麼說,是你帶頭違抗喬科爾酋長的命令了?」古蒂斜著眼睛看著這位獅人將領。

獅人將領並沒有感覺出氣氛的不對,傲然道:「酋長大人,我們雷神部落的尊嚴怎麼能讓小小人類如此踐踏,戰神部落的人是懦夫,但我們雷神部落可不是。只要您一聲令下,我願帶領本部,殺出要塞,給米蘭人深刻的教訓。」

「好,好,好,你到是對我忠心。」驟然間,古蒂眼中閃過一絲強烈的殺機,身體半轉,一腳踢在那仍有些洋洋得意的獅人胸口上。清晰的骨碎裂聲幾乎傳遍整個城頭,那獅人的身體宛如炮彈一般被轟的飛了出去,重重的撞擊在一旁的城頭上。

看到這一幕,虎王喬科爾的臉色才算好看了一些。

大口大口的黑血從那獅人口中噴涌而出,他的內臟已經完全在古蒂的一腳下破碎。他的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神色,艱難的說道:「為,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