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四十六章戰場上的溫柔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23字

情景如昔,但一切卻都已不同,不再有牽絆,不再有顧忌,此時的自己已經是她的妻。...9u.net幸福來的是那麼的突然,又是那麼的真實。不只不覺間,蘇拉的雙眼已經朦朧。

她早已經忘記此時仍身在戰場,忘記了身後獸人族的百萬雄師,眼中只有那一個人,那一雙眼、一張琴。

呢喃般的聲音從蘇拉口中響起,只有叶音竹才能聽到,「相遇是緣,相思漸纏,相見卻難。山高路遠,惟有千里共嬋娟。因不滿,鴛夢成空泛,故攝形相,托鴻雁,快捎傳。」

美妙的琴音就在這時響起,輕柔和緩充滿了期盼和深深的愛意,清如濺玉,顫若鳳鳴,美妙的旋律帶著叶音竹釋放出靈魂最深處的那深沉愛意激蕩而起。

清朗的歌聲伴隨著鳳鳴般的琴音傳遍戰場,鬥氣灌注之下,每個人似乎都成了他們愛情的見證,「喜開封,捧玉照,細端詳,但見櫻唇紅,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長。無限愛慕怎生訴?款款東南望,一曲鳳求凰。」

琴音很美,但舒緩的卻只能是米蘭戰士和琴城戰士的心,琴城戰士到沒什麼,米蘭士兵們卻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

叶音竹的英俊,蘇拉的絕色,再加上那動人的旋律,無不衝擊著他們的心。這是在幹什麼?這還是戰場么?這位昨天還帶領著琴城大軍冰冷無情地殺戮敵人的琴帝大人。竟然就這麼在戰場上談情說愛?

怪異的感覺出現在每一個琴城士兵腦海之中,對於這位琴帝,他們又有了新的認識。

馬特拉奇目瞪口呆的看著正在彈唱中的叶音竹,喃喃地道:「這也行?大哥,我不是在做夢吧。他要是我的兵,敢在戰場上談情說愛。我……」

馬爾蒂尼呵呵一笑,道:「你什麼你?他永遠也不可能是你的兵,他是琴帝,實力才能證明一切,如果你像他那樣強大,做的就算比他更加誇張,也不會有人去管你。戰場上又如何,難道我們現在正處於戰鬥么?不過,音竹的琴彈的越來越好了,如果我是女人。..說不定都會為他的琴曲而動心。」

馬特拉奇哈哈一笑,道:「大哥,你省省吧,就算你是女人。也是個老太婆了。」

和這邊的輕鬆截然相反。另一邊的虎王喬科爾一看到叶音竹開始彈琴,頓時更為緊張起來。難道,這又是一個亡靈禁咒不成?在他的一連串命令下,獸人士兵們也變得更緊張,城頭上甚至變得混亂了幾分。.9u.net

昨天白日地亡靈禁咒,晚上的魔鬼詛咒破城牆,在獸人士兵中已經產生了巨大的陰霾。而這一切,似乎都是因為對面那個彈琴的年輕人到來才出現地。在獸人們眼中,叶音竹甚至像是魔鬼地化身。

半空中。一隻角鷹突然凌空下飛。緩緩落在叶音竹和蘇拉身邊,一身水藍色長裙的海洋飄然落在蘇拉身邊,輕輕的將淚眼迷離的蘇拉摟在懷中。

「蘇拉。不哭。」

蘇拉趕忙抹抹眼淚,「海洋姐,我只是感到自己太幸福了。」

看著蘇拉,別說是叶音竹,就是海洋心中也升起強烈的憐惜之意,和蘇拉受的苦相比,自己小時候的毀容確實算不了什麼。

「我們以後都會像現在這麼幸福,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的,不是么?」

蘇拉微微點頭,目光看向叶音竹。

突然,叶音竹手上的鳴鳳琴琴音突然一變,原本歡快和諧地樂曲突然變得哀怨起來。

古拙質樸地琴音悄然響起,音竹的動作並不快,但是,每一聲琴音,都帶著裊裊餘音,指法不動聲色地控制著輕緩急重,帶著迴旋往複的纏綿。

琴歌也隨著琴曲地變化而變化,叶音竹的嗓音和剛才相比,明顯要低沉了幾分:

「人生

夢如路長

讓那風霜,風霜留臉上

紅塵里

美夢有多少方向

找痴痴夢幻的心愛路隨人茫茫。..」

正在勸慰蘇拉的海洋身體驟然一僵,這是她永遠也不可能忘記的琴曲,當初,她和叶音竹的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那琴箏和鳴之間,就是在這一曲《倩女幽魂》。

光芒一閃,古箏入懷,海洋也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神音系的學生,她的古箏造詣在叶音竹的指導下,已經步入了大師的行列。就那麼一手懷抱著古箏,另一隻手單手彈奏,五指顫動,宛如水銀瀉地一般落在箏弦之上。

琴與箏,原本不能相合的兩種樂器,就在音竹那完美的操控之下圓融合一,似乎是上天賜予的奇蹟,略帶沙啞,卻如鳳鳴般動人的聲音隨著琴箏彈動之間接上了後半闕。

「人生是

夢的延長

夢裡依稀,依稀有淚光

何從何去

你我心中方向

風悠悠在夢中輕嘆

路和人茫茫。」

曲意悲傷,先前還勸慰蘇拉的海洋,美眸之中同樣蒙上了一層迷離的水光。

和她相反的是,叶音竹彷彿回憶起了當初的美好,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出現在嘴角上。

琴與箏再次釋放出和諧的旋律,悲傷消逝,在叶音竹的琴音帶動之下,剩餘的竟只有希望的曙光,夫妻二人的歌聲同時響起,

「人間路

快樂少年郎

在那崎嶇,崎嶇中看陽光

紅塵里

快樂有多少方向

一絲絲像夢的風雨

路隨人茫茫

絲絲像夢的風雨

路隨人茫茫。」

寂靜,米蘭的士兵們都傻了。他們從沒聽過這麼動人的樂曲,更沒聽過如此美妙的歌聲。再加上那一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