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四十五章裁決神力破城牆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11字

橙色的古琴叶音竹只有一張,那就是神器級的飛瀑連珠。...9u.net

並不是他不想使用超神器枯木龍吟。

但那超神器太過霸道,更適合於進攻,而此時叶音竹要做的,是對死神龍狼騎兵們的輔助。飛瀑連珠琴無疑就更要合適了。

琴曲與古琴之間,有著微妙的關係,同一首琴曲,用不同的古琴演奏出來,效果也有區別。

像叶音竹剛剛奏響的《高山流水》曲,如果用品質在飛瀑連珠之上的超神器枯木龍吟琴來演奏,攻擊性肯定會更強,也就是說削弱敵人的效果更好。

但增幅己方的效果卻反而不如飛瀑連珠了。飛瀑連珠,才是最適合這首琴曲的古琴。

雙手八指滾拂而出,已達琴藝巔峰的七十二滾拂流水在叶音竹雙手八指上演繹出來,就算是秦殤在這裡也要自嘆弗如。

在他的刻意控制下,《高山流水》的增幅效果達到極限,死神龍狼騎兵們的眼睛越來越亮,身上的殺氣也越來越濃郁,三十里的距離原本不近,但在他們全力衝刺之下,卻宛如一片幽藍之雲,十餘次呼吸之間,就已經到達了距離雷神之錘要塞前不足三里的地方。

金屬的摩擦聲幾乎沒有任何雜音響起,三百柄長劍同時出鞘。

「戰——」葉鴻雁仰天長嘯,高高地舉起了手中重劍。每一名死神龍狼騎兵都做出了同樣的動作,鬥氣瞬間凝聚,而他們跨下的龍狼身上則湧起強烈的暗藍色光芒瘋狂的湧入他們體內。..

能量轉換開始了,原本就屬於死神戰士的鬥氣和龍狼體內地能量反向傳入死神戰士體內。

龍狼們奔行的四肢慢了下來,但此時他們卻利用先前瘋狂賓士所帶來的速度展開雙翼滑行向前,一點也不比先前狂奔時慢。

死神龍狼騎兵。早已和他們的座騎融為一體,這一刻,他們不在是一個人,而是人與龍狼的結合。.9u.net深藍色的光芒,出現在三百柄矮人族大師們鑄造的長劍之中,在最前方那一道紫光的帶動下瞬間升騰。

「殺——」長嘯變成了充斥著無盡殺機的怒吼。剎那間,殺氣滔天,死神龍狼騎兵上空,那片黑色的雲再次出現。

和上一次相比,眼前地死神龍狼騎兵引動裁決神力變得更加輕鬆。在殺氣不如上次面對巨龍的情況下。黑雲依舊出現。

這就要感謝琴帝十二樂坊和叶音竹的琴魔法了,上次施展裁決神力之後,死神戰士和龍狼的身體都受到能量地劇烈衝擊而產生了一定地破損。但是,強悍的裁決神力也徹底拓寬了他們的經脈。但經脈卻因為裁決神力過於霸道出現了大量的破損情況。

叶音竹和琴帝十二樂坊以《培源靜心曲》幫助死神龍狼騎兵們修復了身體。不但恢復了他們本來的力量,也將他們當時的瓶頸徹底擊潰,殘留在死神戰士和座騎龍狼體內的裁決神力在這些天中一直改造著他們的身體,直到那時,死神龍狼騎兵才真正的成長起來,成為了大陸上最恐怖地騎兵。

殺氣成雲,死神龍狼騎兵那縱橫疆場一往無前地氣勢瞬間將他們所能達到的戰鬥力提升到了極限。..

這片恐怖的黑雲,結合了騎士和龍狼所有能量,無數道黑色地電光。圍繞著三百道升騰後凝聚在一起的龐大紫光勃然而下。所有能量在這一刻完全轉變成了與黑夜契合的黑色。

葉鴻雁的臉色此時變得無比冰冷。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內又一次充斥著那奇異的力量,所有的死神戰士,在這一刻將能量都凝聚在了頭頂上方那片黑色的電光之內。而他就是控制這片黑色能量的手。

《高山流水》曲的增幅令死神三百戰士凝聚而來的裁決神力變得更加純凈,漆黑如墨,甚至遮蓋住了他們的身體。

此時,雷神之錘要塞上的獸人們已經反應過來,正在獅鷲和雷鳥將發現敵人蹤跡的消息傳入要塞的同時,他們卻驚訝的發現,之前的敵人突然不見了,要塞前只是一片漆黑。

但是,也就在這個時候,不論是雷神之錘要塞上的守衛,還是空中的獅鷲和雷鳥部隊,都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龐大壓力,獅鷲和雷鳥的翅膀哪怕是拍動一下都變得無比困難,獸人戰士們彷彿每個人心頭都壓上了一塊大石頭,呼吸似乎已經凝滯。

怎麼了?這是怎麼了?不可能是魔法,沒有人能夠在雷神之錘要塞中施展魔法啊!

獸人士兵開始恐慌了,但是,他們的恐慌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

「裁決。」葉鴻雁雙手握住自己的重劍,在他的帶動下,所有死神戰士揮下了自己手中的長劍。

哧——,一種奇異的聲音隨著黑光蔓延,那黑色的光芒並沒有帶起轟鳴的震撼,但是,當那片黑光出現在雷神之錘要塞上號稱無物可催的城牆上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由花崗岩、鐵礦石以及粘土建造的要塞城牆就像是冰雪遇到了火炭一般飛速的融化著,那耀眼的黑光,就在那詭異的聲音中切入了厚實的百米高城牆之內。

並不是腐蝕,腐蝕屬於暗魔系劇毒攻擊的一種,腐蝕對於生物的作用明顯,但對於物體的作用卻要小了很多,尤其是要塞這種堅實的城牆。那是吞噬,真正的吞噬,裁決一切的神力。

在這裁決神力面前,不論是花崗岩、鐵礦還是粘土,本身的結構都受到了劇烈的破壞,一道缺口已經開始出現在城頭上,在城頭守護的數十名倒霉的獸人戰士已經像上次在琴城的巨龍那樣變成了乾屍。

黑色的光芒順著缺口不斷的向下延伸並且向兩旁擴張著。當死神龍狼騎兵們一劍揮出,龍狼掉轉身形反方向朝聖光城奔去的時候,那到黑色光芒並沒有消失,而是留在了雷神之錘要塞的城牆上快速蔓延。

每蔓延一米,黑光就會消散幾分,但儘管如此,那個已經逐漸變得恐怖的缺口依舊在不斷擴大。

突然的異變令獸人士兵大驚失色,他們終於在火把的照耀下看清了那些黑色的存在。有士兵試圖去阻止那黑色的蔓延,但是,不論是身體還是武器一旦碰到那黑色的裁決之力,那麼,他的身體也會像被裁決神力碰上那樣瞬間變成乾屍。

不知道是誰驚呼道:「詛咒,這是魔鬼的詛咒。」一時間,獸人族城頭上已經是一片大亂,原本開始休息的獸人戰士,大量的從軍營中驚醒,整個雷神之錘要塞都變得混亂起來。

叶音竹停留在距離雷神之錘要塞三十里外的地方,靜靜的感受著死神龍狼騎兵們如同風捲殘雲一般退回。

他知道,自己後面的安排應該不會有什麼作用了。雷神之錘要塞的反應比他想像中還要混亂的多,甚至沒有派出追兵。

當然,這也可以說成是死神龍狼騎士團的攻擊力太恐怖了,裁決神力給獸人族留下了太大的陰影,令他們沒有追擊的膽量。

遠遠的,叶音竹已經感受到了葉鴻雁和死神戰士們的虛弱,手中琴音一變,《高山流水》曲的增幅已經變成了激發潛力固本培元的《培源靜心曲》,光環迎著死神戰士們籠罩而下,同時叶音竹騰身而起,落在了葉鴻雁跨下的龍狼太子背上,當然,從始至終,叶音竹背後都帶著那道黑色的陰影。

她就像是與叶音竹融為了一體似的,在黑夜之中,即使是死神戰士們也很難注意到她的存在。

但是,她也是叶音竹身邊最強的攻擊力,永恆替身傀儡加上神之嘆息的組合,蘇拉早已成為大陸上最恐怖的刺客,也是叶音竹的影子愛人。

沒有多說什麼,叶音竹和葉鴻雁帶著死神龍狼騎士團快速的撤回到聖光城,在他們回歸的同時,已經悄然升空的琴城角鷹騎士團以及散開在外的十隊騎兵也都悄然收回。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靜靜的回到了聖光城之中。

「情況如何?」馬爾蒂尼元帥第一個迎了上來。他一直在城頭上觀看著琴城戰士們的行動。但是天色實在太暗了。聖光城距離雷神之錘要塞又有百里的距離,他能夠看到的,也只是十隊騎兵分散開,死神龍狼騎士團消失在黑暗之中的一幕而已。

叶音竹從龍狼太子背上跳下,背後的陰影重新化為人形,握住他的大手,「具體情況我也說不清楚,只有到明天白天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