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四十一章琴帝VS獅王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76字

音竹的心神何等敏銳,他清晰的感覺到馬爾蒂尼兄弟分恐慌,「元帥,不知道您對魔法了解多少?」

如果這個問題換一個人來問的話,馬爾蒂尼或許會一巴掌抽過去,身為米蘭帝國兩大元帥之一,在米蘭軍界乃至整個大陸,他都有著軍神的稱號,儘管他自身並不是魔法師,但作為大陸頂級強者之一,馬爾蒂尼對魔法的認識自然十分深湛,更何況,他還有一位身為大魔導師的兄弟。..wencuige.

馬爾蒂尼沉聲道:「算是認識一二吧。」

叶音竹道:「那您是否知道,亡靈魔法是從何而來呢?或者說,亡靈魔法如果歸類的話,應該屬於哪一種魔法的衍生?」

這一下,馬爾蒂尼還真被叶音竹問道了,亡靈魔法師可以說是數量最少的魔法師,他戎馬一生,哪有時間去研究這種生僻的魔法屬性。

另一邊的馬特拉奇替馬爾蒂尼解了圍,「亡靈魔法師應該是精神系魔法師的衍生形態,只不過要比精神系魔法更進一步,準確的說,應該是屬於一種進化形態的魔法。凌駕於基準屬性之上。」

叶音竹點了點頭,心中暗想,這馬特拉奇不愧是紫羅蘭家族的二號人物,雖然他並不是精神系的大魔導師,但對於精神魔法應該有著深刻的了解。

「馬特拉奇大師說的不錯,亡靈魔法就是精神魔法的一種表現形態,說是進化形也不為過。不知道二位是否記得,我曾經跟隨弗格森老師學習過一段時間。所以,從根本上來說,我應該算是一名精神系魔法師。不論是我神音師的身份,還是你們今天認識到的亡靈魔法師身份。..都是由精神魔法衍生而來的。任何魔法都是人所使用的力量,用在不同地地方,起到的效果自然也不一樣。」

說完這些,叶音竹雙腳在馬奇諾鐵龍身上輕踢,徑直走入了琴城四大步兵軍團的序列之中。

馬爾蒂尼兄弟對視一眼。兩人眼中的目光不約而同的放鬆了下來。

叶音竹說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要告訴他們,儘管我有著一個亡靈魔法師地身份,但歸根結底,我還是一名精神系魔法師,而且我的精神系魔法師還是米蘭帝國的弗格森大師所傳授。

我的魔法只會作用於外敵,而不會對盟友出手。

其實,這兄弟二人並不知道的是。米蘭帝國和琴城之間的關係,早已經交融在一起,由於妮娜、秦殤的關係,雙方為敵的可能性無限接近於零。

妮娜是什麼身份?在米蘭帝國,幾乎是相當於太上皇地存在。

秦殤呢?他在琴城本身的地位或許不算太高,甚至比不上未明太上長老和安雅。但是,不要忘記,秦殤可是叶音竹的啟蒙老師,辛苦傳授了他十六年琴魔法。在叶音綉心中,秦殤的地位甚至要比自己的親生爺爺還高。

有著這麼一層關係,再加上以前叶音竹在米蘭魔武學院中學習和與西爾維奧良好的交往,都令琴城和米蘭帝國地親近是很難破壞的。

琴城四大步兵軍團的陣型此時顯得有些散亂,叶音竹看不見。..但他卻能清晰的聽到很多粗重地呼吸聲。

通過靈魂的感覺,他發現琴城戰士們不少人的心態都極不穩定,甚至可以想像到他們臉色蒼白的樣子。

今日一戰。可以說才是琴城四大步兵軍團自成立以來的第一場血戰,這些戰士之中,就算是東龍八宗原有地弟子,也沒有多少真正上過戰場。他們現在的情況叶音綉完全可以理解。但卻絕不會縱容。

一直催動著馬奇諾鐵龍來到四大步兵軍團中央,叶音竹停了下來。無形的威嚴從他身上釋放而出,不需要開口,他已經成為了琴城戰士們眼中地焦點。

今日的戰鬥雖然勝利了,但這些琴城步兵們的不適應卻非常強烈。第一次踏上這種規模的戰場就面臨到如此血腥的一面,嘔吐過的戰士已經不知道有多少。

現在他們還能集結在這裡站穩身體,就已經代表了相當不錯的素質。畢竟,就連米蘭帝國北方軍團那些戰場老兵都有不少人出現嘔吐的情況,更何況他們這些新兵了。

「很難受么?」叶音竹冷冷的聲音向四面傳出,他的聲音中包含著魔法元

氣,魔法震懾靈魂,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他的聲音遠遠傳出。

粗重的呼吸聲停頓了一下,聽到叶音竹的疑問並沒有人說話,但琴城戰士們的氣息卻已經告訴了叶音竹,他們還很不適應今日這樣的場面。

叶音竹繼續道:「難受是正常的,任何人第一次殺人,第一次遇到如此血腥的場面都會感到難受。但我只想問你們一個問題,想通這個問題的人,下一次戰鬥還可以出現在這裡,想不通的人,就不要來了。可以向你們的上級稟明,自行迴轉琴城,加入琴城建設,也同樣可以發揮你們的能力。在戰場上,我只需要鐵血的軍人,而不是雙腿篩糠的懦夫。」

或許是因為被叶音竹的話語所吸引,此時,琴城戰士們的身體反應已經不像先前那麼強烈了。

葉離在不遠處看著自己的孫子,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微笑,適時的大吼出聲,「竹宗弟子告訴我

「不—乎是用全身的力量怒吼出聲,傲竹軍團的戰士們氣勢頓時大盛,強烈的自尊心已經令他們心中的恐懼和不適應化解大半。

幾乎是同時,另外三個軍團的軍團長,也是三位宗主問出了同樣的問題。當所有琴城步兵戰士都發出強烈的怒吼聲時,這支六萬人組成的大軍頓時面貌大改,儘管還沒有恢復到初上戰場時那樣的鋒銳,但之前的頹然和彷徨也已經一掃而空。

叶音竹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他的聲音遠遠傳出,「好。你們的回答讓我很滿意。我要說的問題就是,在戰場上,你是願意活著回來還是願意變成像獸人那樣的碎肉。我可以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下次在戰場上再次嘔吐,再次產生恐懼的心裡,那麼,你們很有可能就像現在戰場上留下的那些屍體一樣。想要活下來,想要成為強者,你們該怎麼做?自己回去想清楚。當下一場戰爭來臨的時候,凡是再有嘔吐者出現,立刻遣送回琴城,永不進入琴城戰鬥序列。」

說完這些,叶音竹從馬奇諾鐵龍背上騰空而起,飄飄然朝著聖光城而去。在他背後,始終浮現著一個淡淡的陰影,如果不是十分注意,根本無法看到她的存在。

琴城與雷神之錘要塞的戰爭,今天才剛剛開始。

……

獅王古蒂,虎王喬科爾,以及一眾獸人族將領都聚集在雷神之錘要塞軍事大廳之中,此時,他們每個人的氣息都極不穩定。儘管雷神部落和戰神部落並不是那麼和睦,但此時此刻,同樣損失了數萬將士的兩大部落卻都沒有幸災樂禍的心情。

今日一戰,獸人可謂是損失慘重,雖然真正的主力並沒有受到影響,但這樣一面倒的戰爭卻對整個要塞的士氣產生了巨大的打擊。

「古蒂酋長,你知不知道今天這些人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人類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戰士。難道,他們是法藍的來客不成?」喬科爾低沉的聲音中充滿了怨恨。四萬戰士的死亡可不是心疼二字就能代表他此時心情的。

古蒂搖了搖頭,道:「不,這些人並不是來自法藍。法藍在暗中支持藍迪亞斯,否則我們也不會集中全力對付米蘭帝國了。別忘了,法藍已經封閉。」

喬科爾皺眉道:「可是,如果不是法藍,人類怎麼會擁有全部能夠使用鬥氣的步兵呢?雖然他們沒有座騎,但我可以肯定,這些步兵的戰鬥力,恐怕還要在你的黃金軍團和我的白虎軍團之上。絞殺我們數萬人,還能全身而退,這在以前我連想都想不到。」

古蒂沉聲道:「這就是人類的智慧所在,今天遇到的這些敵人,不但本身實力不弱,更重要的是他們那些奇怪的戰陣,憑藉這些陣勢,他們能夠儘可能的減少己方損失並給我們造成重創。或許你也聽說過琴城這個名字吧。我可以肯定,今天這些人就是來自於琴城的。那個居中指揮的白衣青年,就是琴城之主,琴帝叶音竹。沒想到,他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悍,在要塞之外,我也沒有必勝他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