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三十四章琴帝手中的三叉戟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22字

經被汗水浸透的滑膩嬌軀換成了另一具爽滑的女體,這新換的人,並沒有任何顫慄,只是口中輕聲呢喃著叶音竹的名字。..9u.net

連叶音竹自己也不知道這一晚的瘋狂持續到了什麼時候,當他摟著那暖暖的嬌軀沉沉睡去的時候,外面依舊是一片寂靜。全身上下三百六十萬毛孔無一不是舒爽到了極點,所以他睡的很沉,也很香甜。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隱約的敲門聲將叶音竹從睡夢中驚醒,這一覺睡的真是舒服,只是宿醉帶來的頭疼有些難過,凝聚起自行恢復的精神力在腦海中遊走一圈,清晰的感覺重新恢復。

「是誰?」叶音竹擁著懷中的嬌軀問道。

「音竹,已經是中午了,你和海洋姐姐起來吃點東西吧。」蘇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叶音竹懷中的海洋略微動了一下,但睡的依舊很沉。

蘇拉在外面?她什麼時候起來做飯去了。叶音竹在身邊摸了摸,找到自己的外衣罩在身上,憑藉著對房間的記憶來到上前開門。

香噴噴的味道一下沖入鼻端,令叶音竹精神頓時一清,憐惜的道:「蘇拉,你怎麼不多睡一會兒,昨天晚上那麼辛苦……」

蘇拉瞪了他一眼,低聲道:「昨晚辛苦的是你才對吧。我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還隱約聽到你這邊有動靜呢。海洋姐姐還是第一次呢,你也不知道憐惜一點。」

聽了她的話。叶音綉不禁大奇,「怎麼,昨晚你不是在這邊睡地么?」

蘇拉道:「你喝酒喝糊塗了吧。..我和海洋姐姐怎麼可能和你一起睡。昨天晚上我們都喝多了,還是安雅姐姐將我送回的房間。我早就是你的人了,可海洋姐姐還沒有,所以,我把晚上的時間都留給你們。誰知道你喝了那麼多酒晚上都不閑著。」

叶音竹第一次感覺到失去了視覺是這麼的痛苦,而且,他心中突然升起幾分怪異的感覺。蘇拉說她昨天晚上沒有和自己一起睡。可是,自己卻依稀記得昨天似乎並不是和同一個女人發生的關係啊!這是怎麼回事?

叶音竹仔細的去思考,卻發現因為酒醉的原因,昨天晚上地記憶十分模糊,只有那舒爽的感覺深深的烙印在大腦深處。

幻覺,一定是酒喝多了產生的幻覺。看來,以後還是不能多喝酒了。他也沒有多想什麼,讓蘇拉一起走進房間。海洋依舊睡的很沉,並沒有任何醒來的跡象,叶音竹和蘇拉都沒有吵醒她,吃過午飯後將房間留給了她一個人。

昨晚的狂歡實在太熱烈了,以至於今天琴城人們醒來的時候,大多都已經是中午,而且有不少人昨天晚上都是睡在了琴城中心廣場,只不過他們身上都多了條被子。並沒有因為露宿而受寒。

寂靜地琴城重新熱鬧起來,午飯後,每個人重新恢復了忙碌。叶音綉和蘇拉一起修鍊了一會兒。直到傍晚才走出房間。叶音繡的實力也恢復到了巔峰程度。

「音竹。」兩人剛走出房間不久,就聽到了海洋的呼喚聲。

通過天人合一的感覺,叶音竹明顯發現海洋在行走的時候腳步有些不便,雙腳的間隔很小,不敢擴大步伐。想起蘇拉說的話,心中不禁暗暗慚愧,趕忙迎了上去。..摟住海洋纖細的腰肢,「海洋,對不起,昨天晚上我喝多了。」

海洋俏臉一紅,低聲道:「怎麼說這些,我也是剛剛醒來才覺得有點疼。今天晚上,你住在蘇拉妹妹那裡吧。看來,當初我那句話並沒有說錯。」

叶音竹心中一盪,頓時響起海洋為了自己和蘇拉地關係當著眾人的面說滿足不了自己。

摟在海洋腰間的手將一股溫熱地鬥氣傳入她體內,隨著血脈運轉,頓時令海洋的痛楚減輕了幾分。

海洋問道:「音竹,你有沒有看到妮娜奶奶和香鸞姐,我剛才去找她們卻沒見到人。」

叶音竹茫然搖頭,一旁的蘇拉卻道:「我聽說她們一早就走了。」

海洋埋怨道:「真是的,香鸞姐也不多留兩天,我都沒來得及和她說說話呢。」

叶音竹安慰道:「現在雖然暫時停戰了,但米蘭與藍迪亞斯的關係依舊緊張,你也別怪香鸞學姐了,她是米蘭帝國公主,身上地責任太多

能來已經很不錯了。只是不知道秦爺爺有沒有跟妮走。」

蘇拉道:「好像沒有。前方戰事暫時停止,我們琴城卻時刻有可能面臨法藍帶來的威脅,所以秦爺爺就留了下來,主管琴宗。」

就在他們夫妻三人議論的過程中,妮娜和香鸞已經離開琴城有一段很遠很遠地距離了。

兩代公主,共同騎在香鸞那頭雪白的獨角獸背上,香鸞靠在妮娜懷中,低低的哭泣著。

「傻丫頭,你這又是何苦呢?你應該知道,你和他是不可能有結果的。」妮娜輕嘆一聲,輕輕的撫摸著香鸞柔軟的粉紅色長髮。

香鸞抬起頭,擦掉臉上的淚痕,輕輕的搖了搖頭,「奶奶,我不後悔。」她已經知道了妮娜真正的身份。

妮娜搖了搖頭,道:「你啊,和當初的我真的很像。只是,我多少還有幾分盼頭,可你卻……,今後你如何嫁人啊?」

香鸞眼中閃爍著倔強的光芒,「奶奶,我真的不後悔。香鸞不嫁人,我要學奶奶當初那樣,為了帝國的發展儘力。」

妮娜眼中閃過一絲痛惜的光芒,「傻丫頭,你真是個傻丫頭。算了,一切都已經發生,現在說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你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給了他,可他卻根本不知道。他是個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