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七章款款東南望一曲鳳求凰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56字

戴八寶紫金冠,身穿神龍袍,黑髮整齊的梳理在腦後俊的叶音竹,此時更是將東龍人的英俊健美完美展示,優雅高貴的氣質,並不強烈卻能令任何人感覺到的強者威嚴,他的出現,立刻令全場數千人黯淡失色。..wencuige.

淡淡的綠色光芒從紅地毯兩邊湧起,一顆顆碧綠的植物快速鑽出地面,眨眼間已經形成了一片綠色的林,晶瑩的綠光從其中釋放出來,龐大的自然氣息籠罩在紅地毯之上,沐浴在這綠光之中,叶音竹一步步向台上走去,那充滿自然的氣息令他的天人合一能力敏銳達到頂點。

這是精靈族自然魔法師們施展的自然祝福之光,據說得到自然祝福的人,只要在大自然的世界中,就會令所有植物產生親和。同時,這也是精靈族最高等的禮儀,只有最尊貴的客人才能享受到。

一邊向前走著,叶音竹感受著周圍琴城各族戰士們投來那興奮的目光,聽著他們祝福的聲音,不斷向大家揮著手,儘管他心裡早就有準備,但在這麼多人的祝福聲中,他還是不禁熱淚盈眶。

這段紅地毯並不算很長,但叶音竹卻足足走了十分鐘,當他登上平台的時候,歡呼聲再次響徹山谷。每個人都在高呼著琴帝二字。每一聲祝福都是那麼的真摯。

強忍著不讓自己感動的淚水流淌而下,當叶音竹走到平台中央的時候,安雅和未明太上長老地身影都已經消失了。等在這裡的。是他的好兄弟奧利維拉。

奧利維拉給了叶音竹一個大大的擁抱,「兄弟,恭喜你。」

「謝謝。」

奧利維拉微笑道:「我都有些嫉妒你了。原來,結婚竟然也會讓人如此激動,看來,有時間的時候,我也應該找一個老婆才好。」

叶音竹失笑道:「大哥,你當初在米蘭城的聲威我可是親眼見過的,你要是想給我找個嫂子。..還會困難么?倒是鴻雁那傢伙,為人太過死板,到時候還要你多幫幫他才好。」

奧利維拉用力拍了拍叶音竹的肩膀,越過他走到台前,朗聲道:「有請主婚人。」

主婚人?誰會是自己的主婚人?叶音竹有些茫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想來不是東龍八宗地人,就是紫他們吧。

但是。wencuige.當兩股熟悉的氣息從平台側面結伴登上的時候,叶音竹眼中的淚水卻再也忍耐不住。他看不見,但是,這兩股氣息對他來說實在太熟悉太熟悉了。

噗通一聲,叶音竹就在琴城各族強者面前跪倒在平台之上,向著那登台而上的二人拜了下去。

「秦爺爺,妮娜奶奶。」

沒錯,這登台的兩個人正是秦殤和妮娜夫妻。叶音竹對秦殤的情感,絕不比對自己的親爺爺少。秦殤從他滿月開始就傳授他琴宗技藝,十六年如一日。沒有秦殤地諄諄教誨,又怎麼會有叶音竹的今天。

秦殤大步上前,蹲下身子,一把保住叶音竹的肩膀,將他從地上抱了起來。「傻小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哭什麼啊!」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當他看到叶音綉那雙失去了神採的黑眸,卻早已老淚縱橫,就連一旁的妮娜也不禁流下淚了。

叶音竹內心中呼喊著,安雅姐姐,謝謝你。確實,沒有人比秦爺爺和妮娜奶奶更適合當自己的主婚人了。他們都是自己最尊敬的人啊!叶音綉怎麼也沒想到,在前方隨時有可能再次爆發大戰地情況下,秦殤和妮娜還是趕來參加他的婚禮。此時,他感到自己再無一絲遺憾。

奧利維拉代替之前的安雅,成為了台上地司儀,走到三人身旁,微笑道:「秦大人,請您說幾句吧。」秦殤已經被西爾維奧任命為宮廷首席**師,作為米蘭帝國的臣子,他自然要以大人尊稱。

秦殤點了點頭,一隻手拉著叶音竹,朗聲道:「兩個時辰前,我剛剛趕到琴城。..終於還是趕上了音繡的婚禮。音綉從出生不久,我就看著他長大。他的聰明和天賦幾乎每天都帶給我驚喜。今天,他已經長大了,在我心中,他永遠都是最優秀的。我和妮娜願為他主婚,幫他完**生中最重要地一課。有請新娘和雙方長輩。」

葉離、蘭如雪夫妻,葉重、梅英夫妻先後上台,在已經安排好的禮儀人員帶領下走到平台中央,在擺好的一排椅子中央處坐下。作為葉

至親,今天他們無疑最為高興,葉離早已經笑的合不

與此同時,站在東龍百名魔法師最前列的十一位藍裙少女在早已準備好的桌案處坐了下來,叶音竹面前也擺放了一張桌案,在奧利維拉地帶領下,讓他也坐到桌案之後。

奧利維拉只是在他耳邊簡單的說了一句話,叶音竹就已經明白過來,心中流過一道激蕩的暗流,手上光芒一閃,一張古琴已經憑空出現在桌案之上。

儘管看不見,但他卻依舊不需要任何調整,一聲清吟從琴上響起,帶起了美妙地旋律。

一聲聲低沉的嗡鳴在古琴上響起,台下,那十一位藍衣精靈少女也跟隨著這美妙的旋律奏響了她們手中的樂器,化為縷縷清音,襯托著叶音繡的琴曲飄渺於天地。此時此刻,儘管這美妙的旋律中沒有任何一絲魔法力,但那動人的旋律還是令全場都靜了下來。

秦殤站在叶音竹身邊,當他看著叶音竹雙手八指落在琴上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音竹在所有方面都已經超越了自己,尤其是在意境上。

這正是一曲由鳴鳳琴演奏的《鳳求凰》啊!

領主府的大門再次敞開,這一次,從裡面同時走出來四個人,其中二女分別穿著大紅色的宮裝禮服,頭上帶著紅色的蓋頭,分別在安雅和未明太上長老的攙扶下,沐浴在自然祝福之光中,在《鳳求凰》的美妙旋律之中,一步步向前走去。在她們身後,兩個全身散發著金光的可愛小女孩各自手捧花籃,將一把把花瓣拋灑在半空之中再飄然落下。

看不見,但卻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們的存在,這一天終於來臨了,叶音綉心中的激動完全融入到自己的琴曲之中,清朗的歌聲伴隨琴曲而起。

「有美人兮,

見之不忘。

一日不見兮,

思之如狂。

鳳飛翱翔兮,

四海求凰。

無奈佳人兮,

不在東牆。

將琴代語兮,

聊寫衷腸。

何日見許兮,

慰我旁徨。

願言配德兮,

攜手相將。

不得於飛兮,

使我淪亡。

儘管有那紅蓋頭的遮擋,但在這琴歌中前行,距離很近的人,依舊能夠看到,從那紅蓋頭之下滴落著點點晶瑩。

終於,當叶音竹那琴歌完畢的時候,他的新娘已經來到台下。

站起身,放開那鳴鳳琴,叶音竹眼中淚光閃爍,向著二女的方向,他的雙臂緩緩向身體兩旁張開,八指同時律動,七根深紫色的元素絲線憑空出現,叶音竹吐氣開聲,儘管他的眼睛看不見,但他的心在注視著自己的愛人。

「相遇是緣,相思漸纏,相見卻難。山高路遠,惟有千里共嬋娟。因不滿,鴛夢成空泛,故攝形相,托鴻雁,快捎傳。」

每一個字從他口中吐出,都會化為一股氣流,使面前的七弦嗡鳴,奏響的竟然是與先前同樣的樂章。

一步步上前,面前的七弦跟隨前行,叶音竹臉上的淚水悄然滑落。走到今日何等不易,他終於要完整的擁有自己的愛人。

口中的歌聲驟然變得歡樂起來,激昂的歌聲直上九霄雲端。

「喜開封,捧玉照,細端詳,但見櫻唇紅,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長。無限愛慕怎生訴?款款東南望,一曲鳳求凰。」

當那最後一句出口,七根能量弦同時在嗡鳴中消散時,那兩個紅色包裹中的嬌娘已經撲入他那寬闊的懷抱。三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海洋和蘇拉早已泣不成聲。

歡呼聲變成了同樣和諧的聲音,回蕩在空中的,只有一句話,「恭賀琴帝大人喜結連理。」

所有的魔法師們,都向空中釋放著最炫麗的魔法,這一刻,琴城已經變成了歡樂的海洋。

未明和安雅相識一笑,儘管婚禮的程序被破壞了,但如此令人感動的一幕還有什麼能夠相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