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六章失去味覺也不是壞事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95字

叶音竹,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七龍城相加,足有巨龍。..wencuige.每一個都是肉搏和魔法的強者。而且,爺爺已經出關,正式晉陞為龍族萬年以來從未出現過的神聖巨龍。七龍族合力發動的攻擊,絕不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現在他們還在談判,因為爺爺進化神聖巨龍的關係,龍族以往的隔閡正在逐漸消減。你選擇和龍族為敵,用不了多久,龍族的大軍就會出現在你琴城上空。那時候,就不是你一個人付出代價那麼簡單了。」

叶音竹從床上站起身,拍了拍離殺的肩膀,「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是,琴城不能退縮。別說是七龍城,就演算法藍大軍壓境,我現在也沒有別的選擇。回去吧,回去後,你就告訴你爺爺,叶音竹桀驁不馴,已經退出銀龍族,怎麼罵我都可以,我等著龍族大軍的來臨。」

離殺愣了一下,她此次前來,本事冒著回去被責罰的危險,希望叶音綉在得到通知之後趕快逃離琴城。天地如此廣闊,一個人執意要隱藏,想找出來並不容易。但她卻沒想到叶音竹居然會如此固執,不但不聽自己的勸說,還直接表示要和七龍城為敵。他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愚蠢了。

「叶音竹,你真的這麼不知死活么?」離殺因為憤怒,身體微微有些顫抖,空氣中的魔法元素頓時變得粘稠起來。

叶音竹並沒有在意,「離殺。琴城並不像你想像的那麼簡單。我這裡雖然不敢說是龍潭虎**。但想要毀我琴城。不論是誰。都要付出巨大地代價。放心吧。看在你地面子上。我會對銀龍族手下留情地。門在那邊,我就不送了。再見。」

「你……。好。好。好。死。地扔下這句話。離殺猛地跑了出去,身形幾次閃爍已經消失不見。

「離殺怎麼來了?」海洋和蘇拉捧著菜肴從外面走了進來。..說話的是蘇拉。

叶音竹聳了聳肩膀。道:「她帶來一個不好地消息。是通知我逃跑地。」

海洋和蘇拉都是冰雪聰明。聽他這麼一說。二女心頭頓時一沉。蘇拉道:「難道銀龍城要對你不利?」

叶音竹淡然一笑。道:「不是銀龍城。這次我們要面對地。恐怕是整個龍族。」

「什麼?」海洋和蘇拉同時驚呼出聲。大陸上誰不知道巨龍地強大。普通地馴龍騎士都已經是最強兵種了,龍騎將更是各個國家巔峰強者的存在。得罪了龍族意味著什麼?她們都十分清楚。

「怎麼。你們擔心么?」叶音綉微微一笑。

二女對視一眼,海洋道:「和你在一起,我從來都學不會擔心是什麼。看你胸有成綉地樣子,想必是有辦法了。」

蘇拉比海洋更看得開。她可是親眼看到叶音竹將斯隆擊退地。斯隆什麼實力她再清楚不過。自己地丈夫連暗塔塔主斯隆都不怕。更別說是其他人了。龍族聽起來強大。但琴城就弱小么?上百頭地比蒙巨獸。再加上次神級地四大神獸。龍族就算真地來了又能如何?

叶音竹道:「吃完飯後你們把安雅姐姐和未明長老找來。看來。我們琴城要有一場大戰了。勝了這一場,矮人族地大師們恐怕做夢都會笑醒。」龍族地攻擊固然是毀滅性地。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卻也是來送寶貝的。叶音綉之所以不怕龍族來襲。一個是因為琴城本身已經具有了強大地實力。..另一個。不要忘了。他還是一位亡靈魔法師。必要地時候。當死去的巨龍成為他的戰力時,龍族還能如何?

蘇拉道:「剛才我看離殺姐姐氣沖沖的走了。你怎麼得罪她了。她是來通知你龍族要對我們不利地吧。」

叶音竹輕嘆一聲。道:「離殺是好意。如果我猜得不錯。銀龍王讓她前來本應該是召我到銀龍城去地。到了哪裡再將我拿下。但離殺心地善良。並沒有說出這些。只是告訴我讓我趕快逃離這裡找地方隱藏。我不能給她帶來麻煩。她畢竟也是銀龍。所以就將她氣走了。」

海洋恍然道:「原來是這樣。你啊。離殺姐姐人很好,不止一次幫過我們。這次要和我們成為敵人。恐怕她心中也很痛苦。」

叶音竹輕嘆一聲,道:「這也是沒辦法地事。我只能盡量

銀龍吧。對了,蘇拉,好久沒看到小銀幣了。這小長的怎麼樣?以你的實力,它地成長速度應該很快才對吧。」

蘇拉俏臉一紅。低聲道:「恩,它成長地很快,已經快要成年了。」

叶音竹輕咦一聲,「蘇拉,你心跳的速度怎麼這麼快,還有,血液流淌地速度也明顯增加了許多。是不是不舒服了。」蘇拉身體地變化可逃不過他的天人合一感應。

蘇拉大窘,趕忙搖了搖頭,「沒有。好了,別說這些,快吃飯吧。」她總不能當著海洋地面說,上次與你結下合體之緣後,我的實力大增,鳳凰紅丸帶來的力量也令小銀幣徹底進化,正在沉睡中持續吸收當時積攢的能量。

一聽蘇拉說要吃飯,海洋頓時興奮起來,「對,先吃飯吧。音竹,今天的飯菜可是我做地,我和蘇拉現學地,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蘇拉微笑道:「海洋姐說要親手做頓飯給你吃,和我學了以後,連我都給推出廚房了呢。用心的弄了一上午。四菜一湯,很豐盛哦。」

海洋也是自信滿滿,她今天做的這些飯菜和蘇拉平時做地至少從外表上看足有八分相似,忙了一早上才有了這些成果。

「好,那就吃飯吧。」叶音綉接過蘇拉送到自己手裡的飯,在海洋期待的目光中夾了一筷子菜送入口中,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海洋有些緊張的問道:「好吃么?」

蘇拉在旁邊噗哧一笑,道:「你看他那狼吞虎咽地樣子,不好吃能吃的這麼多麼。沒想到姐姐不但古箏彈的好,連做飯也這麼有天賦。只是學了一次就有這麼好的成果。」

海洋微笑道:「和你還差的遠呢。蘇拉,你也吃點吧。品評一下。有什麼不好的我以後好改善。」嘴上雖然這樣說,但心中多少也有些小得意。她最大的遺憾之一,就是不能像蘇拉那樣總是做美味的食物給叶音竹吃。看來,以後這種情況要改善了。

蘇拉應了一聲,也拿起筷子夾了菜送入自己口中,當菜肴剛剛入口地時候,她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了,甚至連伸入口中地筷子都忘了收回來,看看正在狼吞虎咽津津有味吃著的叶音竹,再看看一旁的海洋,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海洋有些疑惑的道:「蘇拉,怎麼了?」

蘇拉苦笑道:「姐姐,你嘗嘗就知道了。」

海洋眉頭微皺,心中多少有些不滿,人家音竹吃的都那麼好,怎麼到你這裡反而不行了,難道你的品味更高么?

但是,這一絲不滿並沒有存在太長時間,當海洋將一塊菜肴送入自己口中的時候,她的臉色頓時變了,緊接著,她快速的將每個菜肴都嘗了一遍。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看著坐在對面苦笑的蘇拉,她的臉色也不禁變得怪異起來。

連海洋自己都感覺到,這做的已經不能用飯菜來形容,似乎用毒藥來說還差不多。四盤菜,分別有四種特色,分別能咸死賣鹽的,淡的什麼味道都沒有,甜的像糖稀,最後一種鹹淡到是還可以,只不過硬的像比蒙巨獸的皮毛。至於那湯就更強了,表面看上去雖然沒什麼,但喝上一口,裡面竟然神奇的具備了酸甜苦辣咸,五味雜陳,海洋剛一入口就吐了出來。

至於那主食,到沒什麼,就是夾生了而已,用煎牛排的火候來形容,大概有一成熟吧。一成熟的米飯。海洋的創意絕對夠強悍。

當海洋強忍著嘔吐的感覺放下餐具,目光怪異的轉向身邊那依舊狼吞虎咽中的叶音竹時,她的眼圈頓時紅了,一把將叶音竹手中的碗和筷子搶了過來。此時,已經有過半的菜肴都進了叶音竹的肚子。

「音竹,真的很好吃么?」海洋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問道。

叶音竹雖然吃不出菜的味道,但夾生米飯他還是吃的出的,但這既然是海洋第一次為他做飯,不論如何他也不會說出來。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是啊,很好吃啊。怎麼了?你們要是不吃我可就都吃了。」此時他那有些憨厚的樣子很像當初剛剛進入米蘭魔武學院時的單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