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五章銀龍公主的警告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29字

拉顫抖著雙手接過叶音竹手中的木盒子,無言相望,多太多,但到了這個時候,卻偏偏一句話也無法說出。...9u.net他們之間經過了太多太多。當叶音綉單槍匹馬到藍迪亞斯首都中去尋找她的時候,她心中的悲傷就已經被他消融,為了這份得來不易的愛,就算讓她付出一切她也願意。

「我願意。」顫聲中,蘇拉噗通一聲跪倒在叶音竹對面,雙臂猛的摟住他的脖子放聲大哭,和海洋相比,她得來的這份愛要艱難的太多太多。直到現在,她才感覺到自己肩頭上背負的一切似乎已經消失。

叶音竹強忍著不讓眼中的淚水留下,「別哭。以後我都不想再看到你哭泣。」

蘇拉用力的點著頭,但眼中的淚水,卻怎麼也止不住。

未明的臉色略微變了變,雖然他也知道叶音竹會這樣做,但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在他心中,海洋是東龍皇族血脈唯一的傳承者,怎麼可以和別人共享丈夫呢。但為了東龍的未來,他又不得不妥協。畢竟,在這琴城之中,真正的王者是眼前這個男人。

安雅走上前,將兩人同時扶了起來,「蘇拉妹妹,不哭了。你的事我聽音竹說過。你曾經和音綉一起在我的飄蘭軒中,就讓我來做你們的媒人吧。」

蘇拉梨花帶雨的點了點頭,「謝謝你,安雅姐姐。」鬆開抱著音竹的雙臂,蘇拉轉向海洋。在所有人驚訝地注視下,她竟然再次跪倒,用最標準的宮廷禮儀向海洋拜了下去。

「姐姐。」

叶音竹愣住了,他從未想到過蘇拉會這樣做。身為黑鳳凰時的蘇拉是何等高傲。他明白,蘇拉這樣做,都是為了能和自己在一起,為了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海洋也愣住了,她是知道蘇拉身為藍迪亞斯公主地,眼看蘇拉拜倒在地。一時間心中五味雜陳。趕忙上前將她扶了起來,「蘇拉,你這是幹什麼。我早就說過。我們不分彼此。」

蘇拉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看到這一幕。未明太上長老的臉色終於放鬆了幾分。

葉離哈哈一笑,道:「好,我的孫子要結婚了。9u.net還一下娶了兩個。好小子。有出息。」

蘭如雪看了一眼旁邊的未明,咳嗽一聲。打斷了葉離的話,道:「音綉,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和女皇陛下還有蘇拉姑娘成親?」

叶音竹道:「越快越好吧。不用鋪張,現在琴城正逢多事之秋,一切從簡。和海洋、蘇拉完婚之後,我就前往米蘭北疆。當然,我會帶著她們一起去。」

梅英擔心的道:「可是,你地眼睛……」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不要緊的媽。我的精神力已經達到天人合一地程度。你們也看到了。暫時看不見對我的影響並不大。只要習慣一段時間就好了。」

梅英還想再說什麼,卻被葉重阻止了,「音竹現在已經不止是我們的兒子。更是琴城地主事者。為了琴城,為了東龍,他有很多事必須要去做。」

安雅微笑道:「好,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婚禮的籌備就由我和未明長老來負責。既然音綉不想鋪張,我們暫時定在十天之後吧。」

眾人先後點了點頭。..未明太上長老道:「攝政王殿下。您的身體還沒恢復。請保重身體,老夫先去了。」

眾人先後離去,叶音竹也感覺到有些疲倦了。身體地疼痛還遠未消失,在海洋和蘇拉的催促下,他重新回卧室修鍊去了。

「紫大哥,等一下。」蘇拉出了領主府,快步追到紫身邊。

紫停下腳步,道:「弟妹,怎麼了?」

蘇拉看著紫,她知道,紫和叶音竹有著同等本命契約,在眾人之中,可以說他是最熟悉叶音竹地人。

「紫大哥,你能不能告訴我,在藍迪亞斯的時候,我是如何復活的。失去一魂一魄,我想不出音綉用了什麼方法讓我恢復正常,而且魂魄齊全。還有,他的眼睛,是不是和我復活有關?」

紫心中暗嘆一聲,蘇拉果然聰明,不過音竹更聰明,早在先前就已經向自己交代過了。

「音竹用了什麼方法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實力有了極大的提升,而且還修鍊了亡靈魔法。即

他有同等本命契約的關係,也不可能得知他全部地能或許是他使用了什麼亡靈魔法幫你恢復吧。弟妹,你不要想的太多。音綉那時候既然能夠擊退你的老師,幫你恢復魂魄也並不是什麼困難地事。至於他地眼睛,從我的感覺上,確實是因為那九針激神**產生的副作用。你不用自責,當時就算不是因為你,在面對斯隆的時候,他也只能那樣做。音綉就交給你了,他為了你,不辭艱辛前往藍迪亞斯,弟妹,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對他,永遠都不要離開他。」

聽了紫的話,蘇拉心中略微放鬆了幾分,但她心中地疑惑卻毅然存在,在復活這件事上,紫並沒有給出他明確地答案。

「紫大哥,你放心,我不會再離開音竹了。謝謝你。」

紫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道:「弟妹,我有件事想要問你。你知不知道安琪在什麼地方?」

「安琪?」蘇拉輕輕的搖了搖頭,道:「對不起,紫大哥,我也不知道她在哪裡。但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安琪確實是被老師奴役的,她和我不一樣,我至少在名義上還是老師地弟子。但她卻是老師的殺手。但有一點她和我是一樣的,她也有一魂一魄被老師抽離本體。所以當初她才會離開你。後來,我回到暗塔的時候,安琪曾經找過我,她說,她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因為,那時的我和她一樣。」

「那後來呢?」紫的情緒明顯激動起來,「她在哪裡?你們真的太傻了,難道你們就不能相信自己的男人么?」

蘇拉沉默了片刻,才道:「我能感覺的出,安琪是真的喜歡你。但是,她的一魂一魄被老師拘禁,同時意識也受到了老師魔法的一定控制,她不僅是怕連累你,也怕和你在一起的時間越長給你帶來的痛苦也越多。那次她和我說過幾次話後就走了。我只知道她被老師派去執行什麼任務,至於去了哪裡我就不知道了。」

紫的雙拳緊緊握住,骨骼發出一陣噼啪之聲,「斯隆。又是斯隆。好,好,……」說完這句話,他猛地扭頭而去。沉重的腳步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個深深的痕迹。

兩天後。

叶音竹深吸口氣,鬥氣伴隨著魔法力流遍全身,在他強大的精神力控制下,體內的每一絲力量都像如臂使指一般完美操控著。

經過兩天的修鍊,他的身體已經基本恢復,同時,對天人合一的體會也更深了一層。

失去了視覺,叶音竹知道,自己今後最大的憑藉就是這天人合一的能力。依靠精神力融入環境去感覺周圍的一切雖然不像眼睛看的那樣直接,但有的時候卻更加清晰。短短的兩天,他已經逐漸適應了黑暗中的生活,在天人合一的作用下,他更發現,周圍的一切蘊含著更多的天地至理。

海洋和蘇拉每天都來陪伴著他,每一頓飯蘇拉都親手為他做。可惜,他已經失去了味覺,再也無法品嘗那美食的滋味。當然,掩飾自己失去味覺要比掩飾視覺容易的多。至少到現在都沒有誰發現這一點。

蘇拉把那天紫詢問安琪的事告訴了叶音竹,叶音竹沉默了,他知道,就算找到安琪,恐怕紫和她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實在不行,自己再次施展六感換魂奪魄**?可是,已經失去兩種感覺,六感換魂奪魄**還能成功么?

「音竹,好些了么?」安雅從外面走了進來,此時,房間中就只有叶音綉一個人。

「安雅姐姐。」叶音綉做出一個請坐的手勢。

安雅直接走到叶音竹床邊坐了下來,看著他那雙失去神採的黑眸,眼中不禁流露出幾分悲傷,曾經,音竹的這雙眼睛是多麼的澄澈啊,但現在卻……

「音竹,海洋和蘇拉學做飯去了,短時間內她們都不會過來。你實話告訴我,你的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安雅沉聲問道。

叶音竹連蘇拉都沒能完全騙過,更不用說已經存世數百年的安雅了。

「安雅姐姐,我不是說過了么,是因為九針激神**的原因,產生了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