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三集有龍來襲第二百二十五章銀龍公主的警告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57字

雅道:「不論如何,我們都必須有所準備。..wencuige.矮人族帶領學徒儘快趕工。哦,對了,現在所有的學徒都已經能夠派的上用場,在足夠的金屬支持下,大約再有半年時間,我們所有的軍隊就都能夠擁有矮人族出產的裝備了。全方位魔導炮的鑄造也到了關鍵時刻,現在整體的琴城覆蓋基本已經完成。在儘可能的製造出更多的魔導炮架設到各座山峰上,並與全方位監測控制系統相連。就算是法藍大軍前來,我相信我們也有一拼之力。」

叶音竹道:「按照我的估計,斯隆想要恢復實力攻擊法藍,至少需要一年時間。在沒有恢復元氣之前,他是不會來的。」

安雅道:「既然如此,那就最好了。再過半個月,我們前線的大軍就能回到琴城。多了接近十萬的主要勞動力,有一年的時間,我們足以完成很多事。音綉,我最擔心的是你的眼睛,琴城的事有我和未明長老,你要好好休息,儘快恢復過來才行。」

叶音竹心中暗嘆,用六感換魂奪魄**失去的視覺和味覺根本就沒有恢復的可能。至少連菲爾傑克遜老師都不知道如何才能恢復,自己又能有什麼辦法呢?但他自然不會說出,一個是不希望大家擔心,另外他更不希望給蘇拉帶來壓力。

未明太上長老道:「攝政王才剛剛醒來,他需要更好的休息,好了。大家都跟我走吧。攝政王殿下,正像安雅小姐所說,你是我們琴城地主心骨,一定不能有所閃失。好好休息。女皇陛下,就拜託你和這位小姐了。」

海洋點了點頭,站在另一邊的蘇拉卻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等一下。長老。」叶音綉突然開口道。

未明道:「攝政王殿下,還有什麼吩咐么?」

叶音竹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道:「因為法藍短時間內還不會對我們發動進攻。..目前有兩件事要做。希望能夠得到您的支持。」

在這裡的人,要麼是他的親人,要麼是像安雅這樣不遜色於親人的姐姐。只有代表東龍八宗的未明太上長老,叶音竹不得不徵詢他的意見。

未明有些驚訝的道:「什麼事攝政王殿下就直接吩咐吧。9u.net」

叶音竹道:「目前大陸形勢還不好說。但有法藍在背後支持,藍迪亞斯依舊佔據強勢地位。我們將在東線地琴城大軍撤回來,東線防禦無疑會變得空虛。我想讓馬爾蒂尼元帥將他的北方軍團調遣一部份到東線去。而我們則派遣一定的精銳前往北方軍團。幫助米蘭帝國解決獸人的問題。也是幫助紫奪回他應有的一切。」

未明皺了皺眉,道:「只是時間太緊了。我們誰也不知道法藍大軍何時會來,這樣對於琴城的防禦會有不小的影響。」

叶音竹胸有成竹的道:「我仔細想過了。琴城不會有問題。我們和米蘭是聯盟關係,又幫了他們那麼多。法藍大軍雖然強勢,但想要來到我們琴城就必須要通過米蘭地界。儘管米蘭不會阻擋他們行軍,但通知我們我想還是可以地。這樣我們就有充足的時間準備。同時,我也不會帶走太多人,憑藉傳送法陣,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趕回琴城。」

未明點了點頭,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只是,獸人三大部落實力龐大,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這麼短的時間。攝政王殿下有把握獲得一定成果么?」

叶音竹微微一笑,如果說以前他還沒有什麼把握的話,現在閃雷和紫都進入到了次神級,在擁有次神級四大神獸的情況下如果還收拾不了獸人族,那紫他們就白做了神獸。..

「我會儘力而為。至於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效果現在我不能保證。但至少拖住獸人族絕無問題。」

未明太上長老點了點頭,道:「好,我們會全力支持攝政王殿下。」他自然也明白極北荒原地重要性。布倫納山脈就是背靠極北荒原的。如果紫真的能成為那片廣袤土地地主人,統帥整個獸人族,成為琴城的後盾,那就真的不需要懼怕法藍了,實在不行,扯入獸人族領地就是。

叶音竹道:「還有一件事,當著爺爺、奶奶和爸媽的面,我向請長老您和安雅姐姐一起為我做媒。我要結婚。」

「啊?」此言一出,大家都不禁愣了一

著頭的蘇拉也立刻看向叶音竹。誰也沒想到,在這綉居然會想到結婚。

叶音竹轉向海洋和蘇拉一邊,「你們都是我最愛的人,只有讓你們成為我真正地妻子,永遠不會離開我,我才能將精力放在其他事情上。所以,在去獸人族之前,我想娶你們為妻。」

站起身,叶音竹走到海洋面前,單膝跪地,「海洋,你願意嫁給我么?」

幸福,來的是如此突然,以至於海洋整個人都獃滯了。雖然她早已經將自己看成是他的人,但當這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她卻依舊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幸福和震撼。

乳白色地光芒在叶音竹手上亮起,那是一柄通透的乳白色長劍,劍身彷彿是虛幻的一般,劍長是標準地三尺六寸,比制式貴族長劍要窄上幾分,古樸的劍身上並沒有雕刻任何紋路,只在劍柄的尾端有一顆奪目的金色寶石,那金色寶石釋放的光芒竟然是乳白色的。溫暖的光芒令人立刻就會想到太陽。

「這柄奧古斯都之劍,我得自法藍。是七國七龍排位戰時獲勝的戰利品,我願用它作為聘禮。海洋,我愛你。」

一邊說著,叶音竹雙手將劍捧到海洋面前,他那失去了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