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二章金甲禁蟲破繭成蝶下求月票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64字

斯隆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從叶音竹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令自己也有些恐怖的力量。..wencuige.擁有強悍防禦的鎧甲,無堅不摧的長劍,巨大的羽翼,再加上他懷抱中的超神器。這一切融合在一起,竟然讓斯隆從叶音竹身上感覺到了神的氣息。沒錯,就是神的氣息。

儘管那並不是真正的神,但自己的魔神降臨不也一樣么?左琴右劍,叶音竹的雙臂緩緩伸展開來,而他的眼睛也終於在這一刻睜開,黑色的雙眸彷彿兩顆黑水晶一般閃耀著冰冷的光彩。淚痕消失了,無盡的悲哀化為最強大的戰意澎湃而出。

空氣釋放出水晶破碎一般的聲響,魔神威壓再也無法困住四大神獸合體的叶音竹。乳白色的光焰劇烈的燃燒起來,閃電一般的身影,帶著琴的嗡鳴,瞬間沖向斯隆。

當——

魔神雙爪和在胸前,夾住了叶音竹的紫晶星辰巨劍,儘管叶音竹的身體只有兩米,而面前的魔神卻高達十米,但在這一刻,他們的氣勢竟然是不相上下的。

超神器枯木龍吟琴彷彿貼合在叶音竹手上一般,不需要去握住,它靜靜的虛懸在叶音竹的左手下方。淡淡的琴音,發自靈魂內部的共鳴,沒有任何元素氣息,卻是最純粹的音律,肅殺之氣蔓延,叶音竹右手的紫晶星辰之劍在琴音的作用下變得越來越亮。

斯隆終於感覺到了恐懼。在使用了魔神降臨之後感覺到了恐懼。他突然發現,如果不是在魔神降臨地狀態下,眼前這四大神獸合體的青年竟然有威脅到自己生命的可能。..這一刻,他怕了。

雙方的氣勢完全接觸在一起,斯隆情緒上的變化頓時影響到了魔神的力量。

轟——,魔神巨大地身體竟然被只有自己五分之一大小的叶音竹一劍震飛。遠遠的飛了出去。

斯隆眼中的神色已經變得驚慌起來,他清晰的感覺到在劇烈的碰撞之下,他體內的能量正在快速的消逝著,魔神降臨已經無法維持太長時間了。

背後雙翼驟然展開,在叶音竹追擊而來的瞬間,斯隆怒吼一聲,魔神之體帶起一道暗紫色的光輝強行將叶音竹暫時逼退,驟然加速,宛如瞬間轉移一般出現在千米之外。

「蘇拉,你背叛我。魂飛魄散吧。叶音竹,你不是愛她么?我就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生離死別。」帶著慘厲地怒笑聲,斯隆的身體眨眼間消失不見。而蘇拉的身體則緩緩軟倒,原本就白皙的嬌顏已經變成一片慘白之色。從她身上。再也感覺不到任何生命氣息地存在。沒錯。就在最後離去地時候,斯隆不甘的撕碎了蘇拉的一魂一魄。

叶音竹的臉色很平靜,彷彿早已經預料到了斯隆會這麼做似的,他沒有去追擊斯隆,身形一閃,已經將倒地的蘇拉抱入懷中,雙臂收攏,摟緊那完美的嬌軀,一圈乳白色的光暈從叶音竹身上飄灑出來。將蘇拉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內。

背後巨大地金銀魔紋雙翼輕輕拍打了一下。威壓收斂,他已經來到藍迪亞斯大帝馬西莫和群臣上空。叶音竹地眼神很淡漠,但在那淡漠深處。卻充斥著無盡的悲傷。

突然看到叶音竹瞬間出現,儘管他已經收斂了身上的威壓,但他身上閃耀地炫麗光芒,以及剛剛擊退暗塔塔主斯隆的威勢,無不令藍迪亞斯眾人的心提到嗓子眼處。..馬西莫很清楚,如果叶音竹現在要殺死自己和藍迪亞斯群臣的話,只不過是揮手之間的事情而已。斯隆說過,他身上的古琴是超神器,連無比強大的聖魔導師都能擊潰,他還有什麼做不到的呢?

克蕾娜和瑪麗娜幾乎同時來到人群的最前方,光明之裁決法杖出現在瑪麗娜掌握之中,遙指半空叶音竹,儘管她心中也有懼怕,但為了法藍的榮耀,她不能後退。

「琴帝大人,沒想到竟然是你。」瑪麗娜看著空中那神一般的男人,心情不禁有些複雜。她修鍊魔法二十多年,有些類似於叶音竹修鍊的赤子琴心,一向心無外物,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再見到叶音竹數次大展神威之後,平靜的心湖竟然泛起陣陣漣漪。

克蕾娜的聲音要比瑪麗娜情緒化的多,張開雙臂,美眸中閃爍著激動的淚花,「你要殺,就先殺了我吧。」琴帝的故事她自然也是聽過的,擊退佛羅王國數十萬大軍,縱橫沙場,殺敵無數,誰都明白一名統帥的心應該是何等殘忍。

馬西莫的臉色極為難看,他並沒有開口,有些獃滯的目光卻凝固在蘇拉身上,這一刻,他彷彿老了十歲一般,眉宇間的梟雄英氣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只有頹然。

女兒死了,偏偏又無法報仇,甚至連女兒的屍體都無法得回,這樣的痛苦不斷撕扯著馬西莫的心,他用無比堅韌的毅力,才勉強克制著不讓淚水留下。

「岳父大人,還記得您之前答應過我,只要蘇拉同意,就讓她嫁我為妻么?」叶音竹淡定的聲音從空中落下。

馬西莫看著叶音竹,沉聲道:「那是在你隱瞞身份的情況下,要知道你就是琴帝,我絕不會同意的。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我的女兒已經死了,有本事,你殺上法藍替她報仇。」

叶音竹冷聲道:「法藍,我早晚會去的。誰告訴你蘇拉已經死了?」

馬西莫一愣,光明聖女瑪麗娜忍不住道:「師姐她的一魂一魄被斯隆老師撕碎了,難道失去魂魄還能活么?」

叶音竹低下頭,看向懷抱中蘇拉那慘白的面容,柔聲道:「當然可以,只要我還活著,她就不會死。難道我不知道斯隆能夠隨時撕碎她的一魂一魄而又無法阻止么?我既然敢來,就早已做好了準備。馬西莫大帝,我只問你一句話,如果我能令蘇拉死而復生,你肯不肯將她嫁給我?」

馬西莫此時才醒悟過來,儘管今天藍迪亞斯已經丟了最大的面子,但他聽了叶音竹的話還是忍不住心中狂喜,「你,你真的能救活鳳凰么?好,好,我答應你。只要你能讓鳳凰活過來,我就答應你們的婚事。」

叶音竹深深的看了馬西莫一眼,「看來,你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人性的帝王。好吧,看在蘇拉的份上,今日我就不再傷藍迪亞斯一分一毫,不過,岳父大人您要記住,如果有一天我們在戰場上相見,我是不會對藍迪亞斯手下留情的。因為,我的蘇拉從來就沒有承認過自己是藍迪亞斯帝國的公主。」

馬西莫臉色微微一變,他身邊的大臣們都流露出駭然之色,誰願意和一個連法藍七塔塔主都無法抗衡的超級強者作為敵人?達到了叶音竹和斯隆這樣的實力,就已經不是數量所能對抗的了,他們毫不懷疑此時的叶音竹可以輕易摧毀整個城市。

叶音竹低下頭,貼近蘇拉,深深的看著她的嬌顏,似乎要將她的影像完全印入自己腦海之中似的,輕聲道:「蘇拉,我也不知道自己將會失去什麼,但是,不論失去什麼,我也永遠不會忘記你的容顏、你的氣息以及你的一

說完這句話,叶音竹沉靜的目光突然變得凌厲起來,凝望著下方的馬西莫,「岳父大人,看在你對蘇拉還有關心,我就當著你的面讓她活過來,從今以後,蘇拉將和藍迪亞斯再無任何關係,至於我們今後是否敵對,就要看您的意思了。」

話音一落,叶音竹抱著蘇拉的雙手緩緩捧起,在淡淡的白光作用下,蘇拉的嬌軀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之中。在那白光的掩映之下,一身宮裝的蘇拉看起來是那麼純凈,又那麼美。叶音竹背後的雙翼緩緩收斂,但他的身體卻依舊懸浮在半空之中,雙手在胸前一抹,超神器枯木龍吟琴重新出現在他面前虛空懸浮。撫上琴弦,叶音竹溫柔而充滿感情的目光落在蘇拉身上,靜靜的注視著她。手上的琴弦,也在這一刻悄然律動。

沒有金戈鐵馬,沒有低沉吟哦,有的,只是那宛如清泉流水一般的柔和。裊裊琴音,從那超神器中演奏而出,令在場的每個人都產生出心曠神怡的感覺。

琴音,就是叶音竹的咒語,只不過他的吟唱是通過自己的雙手八指。淡淡的白光,溝通著他與蘇拉。一圈圈白色的光暈將他們圍攏在內。

一個接一個的特殊魔紋從枯木龍吟琴上飄蕩而出,先後六個魔紋來到蘇拉身邊,圍繞著她的身體悄然旋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