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章暗塔塔主的降臨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87字

西莫驚呆了,在他身邊的藍迪亞斯強者們也都驚呆了的核心,他們都知道蘇拉真正的身份是什麼,而此時她叫出了那兩個字證明了什麼?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這個人,竟然就是已經封閉的法藍中七塔塔主之一,龍崎努斯大陸上最強大的七聖魔導師之一,暗塔塔主斯隆。..

斯隆死寂邪異的目光盯視著蘇拉,冷冷的道:「你還記得有我這個老師么?」

蘇拉恐懼的看著斯隆,她的心臟不斷的收縮,完了,一切都完了。她怎麼也想不到,在法藍封閉的情況下老師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她寧可死,也不願意見到斯隆。

「老師,求求您。只要您放過他,怎樣懲罰我都可以。」

看著蘇拉驚恐交加的哀求,斯隆冷笑一聲,抬起右手,食指在蘇拉脖子處的傷口上輕輕一抹,沾染了一滴鮮紅的血液送入自己口中。而那被天使嘆息刺破,本應該在詛咒作用下無法癒合的細小傷口竟然就那麼消失了。

「鳳凰的血液已經變了味道,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下面那個男人。你認為,我會放過他么?我早就對你說過,當你和我一起離開藍迪亞斯皇宮進入暗塔的時候,你的生命和靈魂就都已經屬於我。你有什麼和我談條件的資格?」

「不,老師,求求您。」蘇拉不敢的嘶叫著,可是,她的身體卻無法移動分毫。就連自殺也做不到,在斯隆面前,她根本無法反抗。

「不要求他。」憤怒地聲音響起,紫影驟然從平台下方飄然而起,一雙金紅色的巨大翅膀迎風展開,令那昂揚的身軀漂浮在高台頂端對面。..

叶音竹身上比賽時穿的武士服已經消失了,露出了裡面的神源魔法袍。手持雙劍,背後金紅色羽翼展開,漂浮在蘇拉和斯隆對面。凝望著那臉色蒼白的暗塔之主。

深紫色的火焰在身體周圍不斷的燃燒著,同樣燃燒的,還有他強橫地精神能量。在斯隆的威壓下能夠飛行起來,對於叶音竹來說已經是一件很困難的事。wencuige.

斯隆作為暗塔塔主,在法藍七塔塔主中僅次於光明塔主奧布萊恩的存在,他的實力何等強大,舉手投足之間帶來的壓力已經令空氣中的魔法元素停滯。

看著飛行在面前的叶音竹,斯隆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難怪如此囂張,果然有點實力。這變異地赤精到是少見。可惜,這一切都無法阻止你的命運。」

叶音竹冷哼一聲,「我命由我不由你,想要殺我,那就來吧。先放了蘇拉。」

斯隆死寂的雙眼中突然出現了強烈的情緒波動,叶音竹精神力強大,他驚訝的發現。那竟然是嫉妒的情緒。

「我耗費十多年的時間,培養蘇拉成為一名紫級武者,將她體內真正的鳳凰血脈逐漸激活。沒想到因為一時大意。竟然便宜了你這個小子。沒有鳳凰紅丸,你又怎麼可能在這樣地年紀達到紫級巔峰的實力。失去了紅丸,她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她不聽我的命令,失去了紅丸,我要讓她承受最大地痛苦而死。我會在她面前。將你一點一點的撕碎。」

斯隆的聲音很平靜,平靜的嚇人,熟悉他的蘇拉知道。..每當這個時候,都是斯隆陷入極度憤怒之中。完了,這次真地完了。蘇拉的大腦已經陷入一片空白。

「音竹,你快走。快走啊!」蘇拉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純正地紫色鬥氣竟然強行掙脫了斯隆的威壓,猛的擋在他面前。

斯隆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顯然是因為蘇拉增強了不少的實力,不過,下一刻蘇拉已經重新回到了他身邊,這一次,連說話的能力都已經失去了,只能驚恐交加的看著。

在蘇拉擋住斯隆的時候,確實有片刻的空隙,但叶音竹卻並沒有選擇離開,他知道,就算自己逃,也不可能快的過斯隆。

「你不逃?」斯隆看著叶音竹,嘴角處流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叶音竹淡然道:「我為什麼要逃?」

斯隆笑了,彷彿很開心似的,「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人這麼和我說過話了。你很好,很好。」蒼老的聲音配上他那年輕的容貌,看上去更加詭異

「讚美法藍,您好,尊敬的斯隆大師。」下方的馬西莫聲音傳了上來。

經歷了女兒自殺,被斯隆阻止,以及叶音竹出現在斯隆面前這瞬間出現的變化,馬西莫此時才驚醒過來。斯隆的每一句話他都聽的很清楚,顯然,這位暗塔塔主要對付的不僅是叶音竹,還有自己的女兒。

斯隆目光下瞟,「馬西莫,你什麼都不用說了,看在法藍和藍迪亞斯關係良好的份上,你可以帶著你的人走了。」

馬西莫吞咽了一口唾液,自從成為帝王之後,他從未感覺過像現在這樣無力,他很清楚,眼前這個看上去年輕的傢伙已經有幾百歲的高齡,同時,也是可以輕易毀滅整座藍迪亞斯城的聖魔導師。更何況他背後還有更加可怕的法藍。

但是,為了女兒的生命,馬西莫還是鼓起勇氣,「大師,能否請您放過鳳凰。只要您肯放了她,不論什麼代價,藍迪亞斯都願意出。」

斯隆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濃郁了,「看來,法藍選擇你作為合作夥伴的決定並不是很正確,我似乎要考慮換個人來合作了。馬西莫,你不是一向很冷血自詡為梟雄么?怎麼?現在為了一個女兒就要葬送藍迪亞斯的未來么?」

「我……」馬西莫的心涼了,是的,他可以為了女兒放棄一些東西,但卻決不可能放棄藍迪亞斯,好不容易藍迪亞斯才有了現在的機會,擁有著可以統一大陸,成為真正霸主的機會,作為一代梟雄,他又怎麼願意放棄呢?

同時,他也不可能看著藍迪亞斯毀在自己手裡。作為一個帝王,往往要放棄很多很多。

「克雷斯波,克魯茲,傳我命令,所有人退出校場,調遣軍隊監督平民回城,今日之事,如有膽敢議論者,殺無赦。」

「是,陛下。」克雷斯波兄弟同時領命,立刻去了。誰都希望能夠立刻遠離斯隆的威壓。其他藍迪亞斯大臣們也都像是喪家之犬一般快速逃離。只有那三位大魔導師充滿崇敬的看著斯隆,暗塔塔主,這可是法藍真正的象徵人物之一啊!

斯隆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有點梟雄的樣子。你放心好了,你的女兒我暫時還不會殺死。她還不能死,我在她身上花費了那麼多時間,總要得回點利息。這利息,就從一個紫級巔峰的靈魂開始吧。」

一邊說著,斯隆毫無預兆的向叶音竹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直奔叶音竹胸口而來。

通過靈魂的感應,叶音竹清晰的發現,那並不是單純的魔法或者鬥氣,而是一種近乎完美的結合。鬥氣之中,包含著龐大的魔法元素。他頓時心頭一沉,眼前的暗塔塔主不僅是一位無比強大的魔法師,同時,他竟然還有鬥氣輔助,而且,他的鬥氣程度也已經達到了次神級的高度。

「沒想到,斯隆並沒有忘記我當初的教導,對你說過的話,我也同樣對他說過。靈魂緊鎖,全力以赴。」菲爾傑克遜的聲音適時在叶音綉心中響起,沒有魂珠的他,雖然面對深惡痛絕的徒弟,這位一代魔法大師卻不敢輕易露面。儘管斯隆沒有吞噬他靈魂的能力,可一旦被他重新封印,菲爾傑克遜知道,自己將永遠也沒有再見天日的機會。對於叶音綉能否抵擋斯隆的攻擊,他也不知道,只能默默的祈禱。

叶音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淡淡的金色火焰彷彿在眼眸中燃燒一般,在另一個層面,只有他和斯隆能夠看到的曾名之中,一個金色的小人從叶音竹眉心處一閃而出,金光瞬間大放,頃刻間竟然將斯隆發出的那道鬥氣上所有的靈魂氣息抹去。

「咦——」斯隆吃了一驚,看到那金色的身影,他在短暫的驚訝後頓時大喜,金色代表著什麼?天人合一境界的靈魂,他修鍊了這麼多年依舊沒有達到的境界。

如果能夠吞噬了這個靈魂,對自己的修為好處之大,就連鳳凰紅丸也無法相比。

所以,儘管他隨手釋放的靈魂能量被叶音竹抹去,但他不怒反喜,看著叶音竹的目光已經從冰冷變成了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