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一十七章蘇拉歸去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16字

麗娜心中暗驚,紫級。..從叶音竹這簡單的一個動作,自己面前的也是一位紫級大魔導師,而且魔法等級還在自己之上。否則,他絕無法這麼輕易的就化解自己的瞬發魔法。

瑪麗娜身形一閃,已經消失了蹤跡,瞬間轉移,空間系魔法師最擅長的高級魔法。

叶音竹還是站在那裡,只是平靜的道:「沒用的。你可以在瞬間轉移時改變自己的位置,但你的靈魂卻無法瞞過一位精神系魔法師的感應。」一邊說著,叶音綉抬起左手,向自己身體左側輕輕一按,一股濃郁到粘稠的魔法元素澎湃而出,將剛剛現行的瑪麗娜同時發動光明與空間兩道魔法攻擊化解。

瑪麗娜心中一驚,「你是精神系的?」

叶音竹點了點頭。

再次瞬間轉移,只不過瑪麗娜卻是拉開了自己和叶音竹之間的距離。

叶音竹抬眼看向她,「瑪麗娜小姐,我知道你的魔法控制技巧非常高明。如果我們纏戰下去,或許會耗費很多時間。我看不如這樣,在不召喚契約魔獸的前提下,你最強的是不是神降術?」

瑪麗娜緩緩點頭。

叶音竹道:「你看。」

雙手在胸前合攏,一絲淡淡的靈魂波動混合著乳白色的光彩瞬間閃耀了一下。

雖然那僅僅是一道光芒,一絲靈魂氣息,卻令面前的光明聖女瞬間神色大變。

那是魔獸地氣息,不。..準確的說,應該是神獸的氣息,他的契約魔獸竟然是一隻次神級的神獸。

驚駭的感覺席捲著瑪麗娜的心,她怎麼也想不到,在這魔法大比上居然會遇到了一個如此強大而神秘的年輕人。

其實,叶音竹釋放的並不是自己真正地魔獸夥伴紫的氣息,因為紫還沒有達到次神級,他用的,是神聖巨龍諾克希的一絲靈魂氣息。迷惑了瑪麗娜而已。

深吸口氣,瑪麗娜盡量讓自己冷靜一些,「你到底要告訴我什麼?」

叶音竹道:「沒什麼,我只是想向你證明,我的契約夥伴不會比你的差。wencuige.既然這樣,我想,我們就沒有必要召喚魔獸了。我不想破壞這裡。」

瑪麗娜緩緩點頭,眼前這個人的實力無法預估。如果兩人都用出全力對攻的話,恐怕那三位大魔導師地結界是無法阻擋魔法威力的,周圍人數眾多,萬一波及到民眾就不好了。

叶音竹繼續道:「所以,我想出了一個解決的辦法。既然瑪麗娜小姐最強的是神降術。那麼,我想請瑪麗娜小姐在施展神降術的情況下聽我唱一首歌。當這首歌曲結束的一刻,就是我們勝負決定之時。」

瑪麗娜微微鬆了口氣,她明白。叶音竹所說的唱一首歌應該是施展他的精神魔法向自己攻擊。但她對自己地神降術很有信心。在神降術的作用下,她的精神力和靈魂會達到完全凝固地程度,她有信心抵擋包括精神禁咒在內的所有精神系魔法。

「你是個好人。既然能以這種和平的方式決定比賽結果。再好沒有了。」

瑪麗娜以為叶音竹和自己一樣也怕傷及無辜,但她又哪裡知道,眼前的這位青年強者心中別有用意。..

儘管兩人之間只有短暫的試探攻擊,但瑪麗娜卻已經非常謹慎,眼前地這位一號考生帶給她極大的壓力。自從離開法藍之後,她第一次感覺到有人能夠在魔法上威脅到自己。

叶音竹的目光無意中掃向貴賓台,蘇拉地目光正從台上投下。兩人的目光一錯而過,雖然只是短暫的碰撞,但蘇拉的心卻劇烈的揪緊一下,那個眼神,那個眼神,為什麼會如此相像?

金光亮起,神器裁決重新出現在瑪麗娜手中,儘管她自身的魔法能力已經極強,但想要施展神降術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必須要藉助這神器的力量才能達到完美。

叶音竹抬起左手,在魔法袍的衣袖掩蓋下,他的手指帶起一道紫色的光絲,就那麼在空中緩緩划過,紫光漂浮在半空之中,凝結成一條直線,強烈的精神波動幾乎在這一刻驟然爆發,淡淡的紫色光暈圍繞著叶音繡的身體呈現漣漪狀外方。

對面的瑪麗娜大吃一驚,失聲道:「元素凝固。」

元素凝固釋放出魔法是每一位魔法師都能做到的,但樣,將魔法元素凝結成一條直線漂浮在自己面前,卻不是普通魔法師能夠做到的了。那不僅需要龐大的魔法力作為基礎,同時也需要無比強悍的控制力和對空氣中魔法元素的掌握。

叶音竹彷彿並沒有看到瑪麗娜的吃驚,淡然道:「小姐小心,我要開始了。」

瑪麗娜不敢怠慢,舉起手中裁決法杖,吟唱道:「神說,要有光。」身體周圍的金光綻放,和先前一樣的巨大的金色虛影憑空出現在背後,雙手捧在胸前,一團金色的光球在那裡形成。一個圓盤狀的巨大符號出現在虛影背後,神聖氣息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罩將她的身體籠罩在內。

與面對克蕾娜的冰雪風暴攻擊時相比,此時的神降術光芒更加明亮,瑪麗娜身體周圍的紫光已經形成霧氣一般的存在不斷通過裁決法杖轉化為神降術的魔力,將自己的身體穩穩的籠罩在內,魔法力、精神力以她的靈魂為中心凝固在一起,形成最好的保護。

叶音竹雙手同時抬起,帶著寬厚的衣袖落下在那虛空懸浮的紫色光線之上,在衣袖刻意的掩飾下,誰也看不到他的手在做什麼。

微低下頭,叶音竹的目光完全集中在自己面前的紫色光線上,左手拇指食指輕捏拿到能量弦,輕輕一振,以能量線為中心的空氣頓時出現了奇異的波動,那是用眼睛無法看到的,在這唯獨的一根能量線周圍,空氣在龐大的精神系魔法力作用下凝聚成了如同琴箱一般的存在。

右手在能量弦上輕撥,嗡的一聲琴鳴驟然綻放,叶音竹身上的紫色光芒宛如瞬間升起的篝火一般驟然燃燒起來。

那剎那間爆發的紫焰引起一片如同潮水般的驚呼。

如果說在叶音竹剛開始要求用這種特殊的方法和瑪麗娜一決勝負的時候多數人對他都保持著置疑的心態,但當此時看到那明亮的紫焰光芒甚至更加深邃時,他們才明白,叶音竹並不是自大。

左手按右手彈,儘管弦只有一根,但對於一代琴帝來說,這些都無法構成障礙。

迴旋往複的琴韻升騰而起,彷彿在訴說著無盡的悲傷,嗡鳴的琴音在紫級的魔法力作用下遠遠傳開,不僅震撼著瑪麗娜的心,同樣也震撼著全場每一個人的心神。

騰起的紫色烈焰在伴隨著那深入人心的琴曲,逐漸凝聚成一圈紫色的光環,漂浮在叶音竹頭頂上方三米處,和瑪麗娜背後的神降術遙相呼應,氣勢不但不弱於來自法藍的光明聖女,甚至還有超越的感覺。

瑪麗娜的心裡感到很奇怪,她驚駭的發現,叶音竹每一次在那根能量弦上彈動的琴音都令她的心弦劇烈的顫抖。凝聚在外的魔法力和精神力似乎根本無法阻擋那琴音的侵襲,因為,她顫抖的是靈魂。

這是怎樣的力量?怎樣的魔法?精神系魔法為什麼會令靈魂顫抖?

帶著無數的疑問,瑪麗娜已經有些後悔了,但事已至此,她只能穩守自己的靈魂烙印,抱元歸一,儘可能的讓自己不去聆聽那如泣如訴的嗡鳴琴音。

琴音高昂宛如天籟,就在瑪麗娜心中略微驚慌的時候,叶音竹頭頂上方的紫色光環飄然而至,由原本叶音竹的位置懸浮在了瑪麗娜上空,紫光照耀,連神降術一起籠罩在內。

低沉的歌聲就在這一刻響起,在激昂悲傷的琴音之中,那歌聲充滿了壓抑的情緒。

「這次是你真的決定離開,

遠離那些許久不懂的悲哀。

想讓你忘記愁緒忘記關懷,

放開這紛紛擾擾自由自在。

那次是你不經意的離開,

成為我這許久不變的悲哀。

於是淡漠了繁華無法再開懷,

於是我守著寂寞不能歸來。」

琴弦驟然劇顫,強烈的嗡鳴伴隨那由低沉進入高亢的歌聲盤旋而起,就在這一刻,叶音竹猛的張開雙臂,旋繞在他身體周圍的紫色火焰竟然旋轉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紫色漩渦。如同吞噬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