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一十七章蘇拉歸去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12字

蕾娜和娜迦要做的,就是在盡量簡化咒語的情況下完咒,由能力完全相同的兩人來組合完成這樣一個禁咒,速度無疑是極快的。..而且,這是一個大範圍覆蓋型禁咒,特意針對瑪麗娜的瞬間轉移能力。能夠做到這些,克蕾娜的能力已經不遜色於一位紫級初階大魔導師了。魔法配合之巧妙更是獨具匠心,尤其是她與自己的契約魔獸配合的默契。

比賽台結界內一時間狂風大作,無數霜雪飛舞,在颶風的作用下,這些水元素凝結的雪片宛如利刃一般,幾乎瀰漫在整個比賽台每一個角落之中。

面對這一幕,瑪麗娜並沒有任何驚慌,只是臉上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靜。

在紫色魔法力的注入下,她手中法杖頂端的金色球形水晶綻放出奪目的光彩,隨著她手臂的輕輕滑動,在半空之中勾勒出一個金色六芒星的圖案,那金色六芒星彷彿有了生命一般飄然來到瑪麗娜腳下,她的身體竟然緩緩漂浮起來,強烈的金光籠罩著她的身體,任由那冰雪風暴逐漸成型,卻無法攻入金光之中。

「神說,要有光。」簡單的五個字,卻令她身體周圍的金光綻放,一個巨大的金色虛影憑空出現在瑪麗娜背後,那虛影雖然並不清晰,但能隱約看到它雙手捧在胸前,一團金色的光球在那裡形成。一個圓盤狀的巨大符號出現在虛影背後,襯托著瑪麗娜地嬌軀越發神聖。

貴賓看台上。除了蘇拉以外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馬西莫駭然道:「那,那是什麼?」

蘇拉淡然道:「是神降術,光明系最強大的輔助魔法。」

「神降術?」馬西莫吃驚的瞪大了眼睛。光明系的神降術就像精神系的大預言術一樣,是最為特殊的魔法,並不是每個達到大魔導師境界地人都能做到地。只有真正與光元素溝通。本身成為光明地一份子才有可能使用。「怎麼可能。..她才是紫級三階啊!」

蘇拉地聲音依舊是那麼冰冷。「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瑪麗娜本身就是光明靈體。」

冰雪風暴此時已經強大到了極致,除了金光籠罩的範圍以內,比賽台上所有的空間全部被這恐怖地雙屬性禁咒所籠罩。9u.net三位大魔導師不斷增強法力組成地結界都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瑪麗娜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神說。凈化。」

所有金色的光芒瞬間轉化為了乳白色,剎那間釋放,只是一瞬間,它竟然已經代替了冰雪風暴籠罩了整個比賽台。

冰雪遇到白光消融了。颶風遇到白光化為了風元素,就連那三位大魔導師釋放地結界,在這一刻也蕩然無存。光明禁咒神之凈化,凈化一切魔法。

在神降術的增幅下。同樣是禁咒的神之凈化竟然令克蕾娜和娜迦聯合湧出的雙屬性禁咒徹底消失。

白光飄散,瑪麗娜落回地面。她背後那巨大地虛影消失了。

克蕾娜已經變回了她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籠罩上了一件藍色的水系魔法袍,在娜迦地攙扶下才沒有摔倒在地。

「我輸了。」克蕾娜有些失神地看著瑪麗娜,雖然她已經預料到了結果,但卻依舊沒有想到瑪麗娜居然會如此強大。自己甚至連她的契約魔獸都沒有看到。

瑪麗娜微微一笑,溫和的道:「克蕾娜妹妹,你與娜迦的配合堪稱完美。連我也找不出毛病。如果你本身地實力再強大一些,我想,我也很難戰勝你。如果你希望的話。或許,我可以將你介紹給西拉斯老師,他一定很希望能有你這樣的弟子。..」

克蕾娜驚喜地看著瑪麗娜。「姐姐,真地可以么?」她當然知道,瑪麗娜口中的西拉斯老師。就是法藍七塔中的水塔之主。大陸上最強大地水系聖魔導師。

看到瑪麗娜肯定的回復,克蕾娜滿足的在娜迦攙扶下回到台下。

叶音竹迎著克蕾娜走了上去,看到他。克蕾娜想起自己化身娜迦上身近乎**地樣子不禁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我輸了。」

叶音竹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我地實力和你一樣。絕無法做的比你更好。」

克蕾娜抬起頭,目光柔和的看著他。「祝你成

叶音竹淡然一笑,沒有說什麼。直接走上了魔法大比決賽地平台。

所有人的目光都變得專註起來,這一次,連蘇拉也不例外,儘管她心中已經失去了希望,但當這個帶著面罩地一號考生上場,她還是忍不住將目光投向了比賽台。

馬西莫喃喃的說道:「大預言術對神降術,究竟哪個會更強一些?」

朗格大魔導師高聲道:「魔法大比決賽最後一場,開始……」

「等一下。」叶音綉突然說道。

朗格以為他要重複之前四、五號考生地情況,不悅的道:「文武大比,一切憑實力進行。不需多言。」

叶音竹淡然道:「我只是不希望面對一場不公平的考核。」

朗格一愣,「其他考生都是在魔岳台主瑪麗娜小姐考核下進行地,有什麼不公平?」

叶音竹道:「正是因為他們都由瑪麗娜小姐考核,這才不公平。經過剛才的兩場考試,瑪麗娜小姐法力有一定消耗。以瑪麗娜小姐的實力,有半個時辰的時間,法力可以恢復到最佳。我就等半個時辰。」

一邊說著,叶音竹盤膝坐在地上,閉口不言。

聽了叶音竹的話,全場一片嘩然,沒有人認為叶音竹是真的尋求公平,更多的是以為他在嘩眾取寵,爭取瑪麗娜的注意。一時間,外圍的民眾甚至有了喝罵聲。但對於這一切叶音竹卻充耳不聞,只是閉目養神,在那裡等待著。

剛開始的時候,瑪麗娜也以為叶音竹和前面兩位考生一樣,但當她看到叶音竹盤膝坐在那裡閉上雙眼之後,臉色頓時變了變。因為她發現,面前的一號考生,就在這轉瞬之間竟然與周圍的一切完全融為一體。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發現這微妙的變化,瑪麗娜心中暗暗吃驚,看來,自己真的碰到了對手。他真的只有不到三十歲么?這應該就是老師說過的天人合一境界了。就算是法藍七位塔主,也沒有一個人能夠達到這種神奇境界的。

想到這裡,瑪麗娜趕忙抬手示意準備質問叶音竹的朗格,與叶音竹面對面的盤膝坐在地上開始冥想,恢復自己的法力。她不能輸,為了法藍的榮譽。

蘇拉有些驚訝的看著台上這一幕,皺眉道:「瑪麗娜遇到對手了。」

「鳳凰,你是說?」

蘇拉道:「如果不是遇到真正的對手,她沒必要這麼謹慎。我可以肯定,她從這個一號考生身上感到了威脅。我和瑪麗娜在一起不少年,雖然我在老師的培養下學習的並不是魔法,但我對瑪麗娜卻非常熟悉。」

單是蘇拉這一句話,馬西莫就已經感到驚喜莫名,能和從法藍出來的光明聖女抗衡,這青年魔法師的未來何等光明。他暗下決心,不論付出多大代價,也一定要在賽後將這個年輕人留下來。

半個時辰的時間並不長,當時間正好到達的時候,叶音竹和瑪麗娜幾乎同時睜開了雙眼。

緩緩站起身,瑪麗娜直接召喚出了自己的魔法杖,「此杖名為裁決。神之裁決。」

叶音竹點了下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瑪麗娜有些驚訝的看著他,「你不使用法杖么?」法杖是魔法師的靈魂,即使在法藍也不例外。

叶音竹搖了搖頭,他的法杖就是他的古琴,此時他還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需要的時候,我會用的。」

瑪麗娜皺了皺眉,在他看來,這個一號考生實在太狂妄了。哪怕你有些實力,我畢竟來自於法藍。

嬌顏上微笑收斂,瑪麗娜手中光芒一閃,收起了裁決法杖,法藍的尊嚴令她絕不會去占對手便宜。

伴隨著朗格一聲開始,瑪麗娜向叶音竹道:「小心了。」

光芒一閃,像對付三號考生那樣,一道光明系瞬發青級魔法直奔叶音綉胸前而來。

站在那裡,叶音竹沒有絲毫移動,眼看青光來到自己面前才隨手一揮,沒有任何魔法光芒閃耀,卻直接將瑪麗娜的攻擊抹去,輕描淡寫,和諧而自然的動作就像是普通的揮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