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一十四章兵棋推演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12字

文比複賽的主考官克魯茲元帥,以及武比複賽的主考官帝國軍務大臣克雷斯波都在座,但令叶音竹有些驚訝的是,這兩個人竟然都不是文岳台主,因為他們只是坐在距離中央文岳台主最近的位置,卻並不是主位。.會員轉載

叶音竹在觀察場地中的情況,周圍這些文武大臣們也在觀察著他和已經到場的其他考生,最前面的克雷斯波和克魯茲兩兄弟的目光更是完全集中在他身上,像是要將他看透似的。

阿卡迪亞魔法師公會的消息已經傳過來了,在魔法師公會的記錄中,並沒有找到一個叫葉蘇的人,這個消息,令藍迪亞斯高層們產生了一些疑惑。⒎⒐文??.⒎⒐wx.net但正像帝國皇帝馬西莫所說的那樣,既然這樣的人才來到藍迪亞斯,就沒有放過他的可能。

他們也不是沒想過叶音竹會是米蘭帝國派來的密探,但馬西莫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去思考,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小。如果米蘭有這麼一位強者,恐怕早就派到戰場上去了,多一名會大預言書的精神系大魔導師,對戰場的控制有著無與倫比的作用。此時派他到藍迪亞斯帝都,這不是讓其置身險地么,馬西莫自問自己是絕不會這樣做的。西爾維奧又不是傻子,他應該也不會。

很快,參加文比的十位考生已經到齊了,克蕾娜來了以後,狠狠的瞪了叶音竹一眼,而叶音竹卻彷彿沒看到似的,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會員轉載

克雷斯波看了一下時間後,向旁邊的克魯茲點了點頭。

克魯茲站起身,走到場地中央,「眾位考生,請退後十步。」

考生們如言後退,克魯茲一揮手。立刻有二十名健壯的士兵。抬著一個巨大的東西從外面走了進來,那是一個長邊十米,短邊六米的長方形平台,上面蒙著一層紅布。隱約能夠感覺到這平台上放著什麼東西。二十名士兵抬著它似乎很重,一直走到中央才將這個平台放了下來。[文??.}

克魯茲目光從參加複賽的十人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叶音竹身上,「好了,時間差不多就要到了,藍迪亞斯三年一度的文武大比決賽現在開始。各位都是經過數層篩選後,才能站在這裡,希望在稍後的決賽中。你們能夠有所作為。不要讓我們失望。只要你們展現出真正地能力,帝國不會因為你們的出身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對你們約束。甚至可以授予你們最高將軍的位置,兵冊封貴族,直接參戰。當然,這需要經過今天的考驗。同時,也要在今後考驗你們在戰場上地實際指揮能力。下面,有請今日文比的主考官,文岳台主閣下。」

考生們一聽此言,精神頓時振奮起來,目光都集中在主位之上。[文??.}能夠令克魯茲元帥讓出文岳台主的位置,這個人究竟會是誰呢?

考場側門打開,一個人走了進來。他身邊並沒有任何護衛,也沒有任何華麗的裝飾。只是簡單的一件黑色長袍穿在身上,暗藍色的短髮修剪的非常合體,儘管他走的並不快,但卻給人一種龍行虎步地感覺。大踏步的來到主位處站定。

「啊!」克蕾娜低低的驚呼一聲。「怎麼是……」說到這裡,她立刻收口。低下了頭,但從她的情緒上。距離她不遠的叶音竹能夠感到不小地驚訝。

隨著那文岳台主來到主位處。⒎⒐文??.⒎⒐wx.net眾考生才能真正看清他的容貌,此人相貌英俊。看上去不過是個中年人而已,一雙深邃的暗藍色眼眸中威稜四射,儘管他的衣著很普通,但只是站在那裡,就沒有人會忽視他的存在。

儘管克蕾娜那句話沒說完,但叶音竹也已經明白了眼前這個人的身份,心中在短暫的吃驚之下,原本懶散的目光重新聚焦,凝視向眼前這個人。你就是蘇拉的父親么?這個男人,就是蘇拉痛苦地源泉之一?

沒錯,叶音竹猜的很對,這位文岳台主,正是當今藍迪亞斯帝國皇帝馬西莫莫拉蒂。原本,這文岳台主確實是由克魯茲來擔任的,但經過前天晚上的彙報之後,馬西莫對叶音竹產生了強烈的好奇,仔細思考之後,決定由自己來親自擔任這文岳台主,來品評一下這個被幾位高層公認為全才地年輕人究竟有多麼出色。[文??.}

「各位,我就是今日文比決賽的文岳台主。我從來不會說什麼冠冕堂皇地話,對別人也一樣是這樣要求。我要看地,是實際。文比決賽現在開始。撤掉紅布。」

馬西莫的目光很快就在眾人中找到了叶音竹,並不是因為克雷斯波兄弟向他描述過叶音竹地樣子。就像衣著普通的他不會被人忽略一樣,當他出現之後,叶音竹身上的氣質也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oo會員轉載

原本的高貴優雅突然變得咄咄逼人起來,冰冷而鋒銳的氣息澎湃而出,雖然他並沒有馬西莫那樣上位者的威嚴,但此時的他,卻如同孤傲的崇山峻岭一般,即使是馬西莫的威嚴也無法將他壓制。更令馬西莫驚訝的是,釋放出這樣氣息的年輕人,竟然有著一雙淡漠的眼睛。平靜的目光注視著自己,眼底深處並沒有任何情緒出現。

僅僅是第一次目光的接觸,叶音竹和馬西莫都不禁暗自點頭,叶音竹在想,這個人果然不愧是策動了整個大陸戰爭的一世梟雄。而馬西莫則在想,天才和普通人終究有著不小的區別。會員轉載oo不同的是,兩人目光交流之後,叶音竹的眼神依舊是冷淡,而馬西莫則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