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一十二章靈魂威壓大預言術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04字

克蕾娜看到叶音竹眼中閃過的一絲驚訝,有些得意的道:「怎麼樣,知道我的厲害了吧。⒎⒐文??.⒎⒐wx.net沒想到你還是魔武雙修,魔武都達到了藍級,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

叶音竹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吭聲,從須彌神戒中取出頭套帶上就向裡面走去。

「喂,你怎麼這樣啊,我們不是說好了今天要合作的么?」克蕾娜趕忙跟上。

叶音竹一邊走一邊說道:「如果我們確實能分在一個組的話,那就盡量合作吧。」對這個女孩子他還是有些好感的,幫助她進入前五對自己又沒有什麼影響。

「給你。→⒎⒐文??.」克蕾娜手上光芒一閃,將一樣東西塞到叶音竹手中。叶音竹愣了一下,發現自己手裡多了一根魔法杖,魔法杖樣式古樸,頂端鑲嵌著一顆透明寶石,竟然是不可多得的精神系高級法杖。

「這我不能要,太珍貴了。」皺了皺眉,他就想將法杖還給克蕾娜。

「誰說要給你了。先借給你用用而已。每個人都帶著頭套,人那麼多,抽籤後我怎麼找你啊,有了這法杖就不怕了,我就能很容易的認出你。你看。」一邊說著,克蕾娜指了指法杖上系著的一根紅色絲綢。同時舉起自己的法杖,在她那根高級水系法杖上也同樣有一根絲綢系著。.會員轉載

「你想的到周到,那謝謝了。」雖然身為魔法師,但叶音竹到是第一次使用魔法杖這種東西,以往他的古琴就是自己的魔法杖了。將精神力注入法杖之中,空氣中的魔法元素頓時加速朝他的方向凝聚過來,確實是好東西,憑感覺叶音竹判斷出這根法杖可以增加百分之三十的魔法元素凝聚速度,也就是說,施法速度可以增加百分之三十。

走進場地,平台上一共有二十名魔法師站在那裡,正注視著下方排列的魔法師們。兩人分別交上自己的號牌。也走入那參加複賽的一百人之中。

台上,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看上去四、五十歲地中年女魔法師,一身水藍色的魔法袍代表著她的魔法屬性。[文??.}胸前紫色的六芒星徽章最引人矚目,竟然也是一位大魔導師。

叶音竹清晰地感覺到當自己和克蕾娜走入比賽場地的時候,這名女性大魔導師的目光從二人身上掠過,雖然並沒有停留,但那一瞬間的專註顯然是仔細觀察了一下自己二人很快,參加魔法複試的一百人已經到齊,台上那位水系大魔導師讓身邊一名空間系魔法師給自己釋放了一個擴音魔法,這才朗聲道:「好了。人都到齊了。複試馬上開始。」

台下的聲音頓時靜止下來,參加複賽的考生都將目光集中在台上。會員轉載oo

「能夠進入複賽,你們都是帝國以及各盟國最優秀的青年魔法師,我是蘭迪爾,代表藍迪亞斯帝國歡迎各位。下面。我宣布複試方法,

這位蘭迪爾大魔導師講述地複試方法和那天克蕾娜對叶音竹說的一模一樣。

克蕾娜的身高比叶音竹要矮了一個頭,踮起腳尖才能湊到他耳邊,低聲道:「蘭迪爾老師是帝國魔法師公會副會長。」

叶音竹扭頭看向她,「這位就是你的老師了?難怪你會知道複賽的方式。會員轉載oo」

克蕾娜趕忙將一根手指比到自己唇間,「噓,你小點聲,讓別人聽到就不好了。」

叶音竹莞爾一笑,難道這丫頭要作弊不成?難怪她會讓自己和她合作了。看來。這分組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

果然,在隨後地抽籤中,第一輪叶音竹就和克蕾娜抽到了一組,同組的另外三名魔法師從手中的法杖能夠看出,兩名火系一名風系。

先前站在台上的二十位魔法師從台上走下。伴隨著咒語的吟唱,一共七道結界出現在台上。魔法和武技可不一樣。萬一那個參賽者的魔法一個控制不好殃及到他人就麻煩了。[文??.}

一百人分成二十組,經過抽籤決定了比賽的對手。第一輪一共十場對決正式展開。

叶音竹和克蕾娜這一組竟然被第一個抽了出來,作為複試的第一組比賽選手。

雙方十人上台,叶音竹他們的對手由水、火、土、風、暗魔各一名魔法師組成,比起叶音竹這邊來屬性要全一些。但團戰中,魔法屬性過多反而不好,如果沒有經過配合,很難發揮出相輔相成地效果,更多的可能是相互削弱。

克蕾娜壓低聲音道:「待會兒我負責防禦,你們四個放手進攻就是了,暗魔系魔法師最討厭,你攻擊他吧。7玖???www.wχ.νèt」後面一句是向叶音竹說的,當著其他人的面,她自然不好表示自己認識叶音竹,只能用你來代替。

叶音竹點了下頭,對於他來說,這初試只不過是過場而已。就像武技複試不許使用座騎一樣,魔法複試也不許召喚魔獸。只有到了決賽,才會一切都不禁止。

伴隨著複試總裁判蘭迪爾的一聲開始,雙方地咒語吟唱幾乎同時響起。

魔法師之間的戰鬥和魔法師與武士地戰鬥截然不同。魔法師和武士戰鬥,第一個要做地就是召喚自己的魔獸或者用瞬發魔法限制對手,不讓武士接近。⒎⒐文??.⒎⒐wx.net

而魔法師之間地戰鬥,在這種不能使用魔獸的情況下,顯然是儘早用出高級魔法效果會更好。低級魔法對於強大的魔法師來說根本就沒有作用。

聽著包括身邊克蕾娜在內的四人都在吟唱咒語,叶音竹也舉起了法杖,但他卻沒有吟唱,只是靜靜的看著對面五十米外的五名對手。對面的五名對手無一例外,都是青級魔法師,其中有兩人是青級高階,憑藉著不錯的法杖,魔法吟唱速度極快。

就在雙方魔法師身上魔法元素升騰,第一個攻擊魔法即將完成的時候,叶音竹突然踏前一步,手中法杖前指,低喝一聲,「破----」。[79文??.}

沒有任何魔法元素的出現,五道強烈的精神波動頓時朝對方五名魔法師衝去精神魔法師一向有魔法師殺手的稱號,也是數量最少的一支,這一點從藍迪亞斯魔法比複賽一百人中只有叶音竹一個就能看出。

對面的五名魔法師同時感覺到大腦中一陣劇烈的刺痛,眼前一片空白,叶音竹那一聲並不響亮的低喝在他們耳中卻如巨鼓狂擂一般。正在吟唱的魔法瞬間打斷。

台上作為裁判的蘭迪爾臉色驟然大變,「精神穿刺,不好。快,住手。」

她的反應雖然不慢,但卻還是晚了,包括克蕾娜在內的四名魔法師的魔法瞬間爆發,克蕾娜還好,發出的水系高級魔法水幕天華只是護住了己方五人,但另外三名魔法師就沒有那麼客氣了,兩條火龍加上一個龍捲風暴同一時間奔涌而出。

即使蘭迪爾是大魔導師,此時也無力阻止這一幕,叶音竹的隊友雖然使用的都是青級魔法,但也絕不是蘭迪爾憑藉瞬發就能阻擋的。

魔法過處,灰飛煙滅。對方五人甚至連一個最簡單的魔法都沒有發出,就已經徹底的消失了。火龍燒毀了他們的身體,龍捲風暴將灰塵帶走。彷彿這五個人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似的。叶音竹的那一個精神穿刺,令他們在大腦一片空白的情況下連違背規則召喚魔法生物保命的機會都沒有。

蘭迪爾呆住了,台下所有的魔法師們都呆住了,叶音竹身邊的隊友們也是一樣。

就像什麼都沒有做似的,叶音竹退後一步,回到四人身邊。他所掌控的靈魂也多了五個。

蘭迪爾第一個反應過來,怒視叶音竹,「你怎麼能這麼狠毒?這只是比試。」

叶音竹淡淡的道:「蘭迪爾大師,請您注意用詞。人可不是我殺的。我只是為團隊儘力而已。何況,我用的魔法也是所有人中最低級的。」他的意思很明白,殺人的不是我,我用的魔法也是最低等的,他們死了你也不該找到我頭上來吧。蘭迪爾因為憤怒,胸前不斷起伏,培養一名魔法師,尤其是到了青級的魔法師是何等困難。就這麼沒了五個,他怎麼能不憤怒。

叶音竹身邊的四人看著他的目光都有些變了,尤其是那三個並不認識他的隊友,包括台下的魔法師們,對於精神系魔法師都有了全新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