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一十章文比之完美答案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52字

此話一出,包括奧布萊恩在內的其餘六位塔主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wencuige.奧布萊恩道:「斯隆,雖然封印暫時穩定住了,但你應該知道,對我們來說,這段時間極為重要。接下來,我們還要繼續穩定封印,還要盡更大的努力。我們法藍已經宣布封閉了,你這時候離開,不好。」

斯隆眼中閃過一道淡淡的寒光,「我不得不離開。奧布萊恩,我問你,如果是瑪麗娜出事了,你會不去救援么?」

奧布萊恩一愣,「你是說,你的弟子蘇拉,她……」

斯隆點了點頭,「不久前,我感覺到她出了危險,而且身上發生了不可預知的事。蘇拉是我暗塔未來的繼承人。為了法藍的未來,她絕不能有事。在七塔塔主之中,以我們兩人的年紀最大。你也知道,我們都沒有時間再去教授一個徒弟了。」

奧布萊恩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他和斯隆的年紀在七位塔主中確實是最大的,修為也最高。到了這個時候,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集中精神努力修鍊,爭取在五百歲大限來臨之際,尋覓那一絲機會突破到未知的神級,只有這樣才能生存下去。再去選擇徒弟交手顯然是不現實的。斯隆此時的心情他自然能夠理解。

嘆息一聲,奧布萊恩,道:「那好吧。既然是蘇拉出了問題,就破例一回。不過。斯隆你只有十天地時間,十天內必須要趕回來,繼續我們下一步的封印。如果你回來晚了,後果我們誰也承擔不起。」

斯隆仰頭望天,喃喃的道:「十天?十天已經足夠了。」縷陽光普照大地的時候。..叶音竹已經睜開了雙眼。他今天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好。腦海中紛亂的情緒令他根本無法踏下心來修鍊,一晚無眠,只是令他對蘇拉地思念更加深了。

紫自然知道叶音竹的痛苦,所以他和明、格拉西斯都沒有打擾叶音竹,儘管叶音竹選擇直接參加文武大比看上去是不智的。但誰沒有衝動的時候呢?何況,換作是紫,他也許也會這樣選擇。

今天是文比的複試,前來觀看的民眾明顯要比昨天少的多了,文比的複試名單今天一早才公布出來。.9u.net畢竟,昨天的考卷批閱需要時間。

叶音竹很容易的在複試名單上找到了自己地名字。拿著昨天參加考試的號牌換去了今天複試的號牌走入了考場之中。

經過篩選,參加複試的文比考生數量銳減到一千。考場上,一千張桌子擺在那裡,沒有椅子。每一張桌子上。都放著一份考卷。現在都閉合著。無法看到其中地內容。

「哦?你還參加了文比?」那已經熟悉地很的聲音在叶音竹剛剛找到自己的考試位置時響起,扭頭一看,之間克蕾娜就在自己身邊不遠處,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叶音竹無奈的道:「小姐不也是文物精通么?」

克蕾娜彷彿是第一次認識叶音竹似的,上下打量了他幾眼,「你這個沒實話的壞蛋還真怪。表面上一點也看不出你有什麼本事,反而像個頹廢的傢伙。可你卻在文比和武比的魔法考試中都進入了複賽。真想知道,你身上究竟有什麼秘密呢?」

叶音竹心中暗道,我身上地秘密又豈是你能知道地?

很快。..考官已經到了。台上,一共來了三位考官,為首一人身材高大。肩寬背闊,大約四十歲左右的樣子,相貌非常英俊。一身整齊的深藍色鎧甲顯示著他地身份,赫然是一位武將。

「是克魯茲元帥。沒想到為了文武大比,連克魯茲元帥都從前線上回來了。」驚呼聲此起彼伏的響起,考生們不少都在竊竊私語。

叶音竹偷眼看向身邊的克蕾娜,她並沒有其他考生那種驚訝的樣子,看著台上的克魯茲,俏臉上流露出一絲甜甜的微笑。

難道克蕾娜和克魯茲有什麼關係么?這個念頭在叶音竹腦海中一閃而過。

克魯茲的目光從台下掃過,作為和西多夫、馬爾蒂尼齊名的一代名帥,他身上並沒有過多的血腥味,反而充滿了威嚴。目光中威稜四射,在他的目光作用下,一句話都沒說,台下千名考生就已經安靜下來。

克魯茲的聲音很洪亮,「今天,是文比的複賽。能夠通過初賽站在這裡,不論你們是來自哪個國家的精英,我都代表陛下歡迎你們的到來。你們都看到自己面前的試卷了。這只是複賽的一部份,另外一部份,將在你們完成試卷之後,下午舉行。好了,現在你們可以開始答卷了。不要有任何作弊的僥倖心理,一驚發現,立刻抹掉考試資格,永不錄用。開始。」克魯茲的話並不多,但有他那威稜四射的目光在上面注視著,周圍還有大量的監考官,誰敢作弊?

伴隨著開始之聲,叶音竹翻開試卷,只見這文比試卷中有三道題。看到這三道題,叶音竹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怪異的神色。臉上表情更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文比試卷上的題目果然和軍事有關,是三道問答題。

題目分別是。第一題,米蘭帝國東方軍團有守軍大約二十萬人,都是未經訓練,實力不強的普通戰士。佛羅王國擁有五十萬精銳大軍,包括龍騎兵軍團,重裝軍團,wap圈#子@網……,雙方實力對比懸殊。而在這時候,當你有一支奇特的軍隊,人數只有三千左右,包括飛行騎兵一千人,……,一隻強大的超級魔獸。由你來率領這支三千人的軍隊,你會怎麼做幫助米蘭東方軍團守住東線戰場。

看到這第一題,叶音竹就已經完全無語了。看來,藍迪亞斯真是被自己刺激的夠嗆啊,不過,這題目要是由佛羅帝國的人來解答到是不錯。只不過,他們也不是完全知道當時自己是怎麼做的。

令叶音竹心中產生警惕的是,在這題目中,所闡述那三千特殊部隊中各兵種強度和數量非常準確,除了沒有說出格拉西斯、明和紫的真正實力以外,其他的描述無不正確。可見藍迪亞斯和佛羅人對自己的琴城戰士已經有了很深的了解。

第二題就更加搞笑了,當你阻擋住佛羅大軍在東線的進攻後,三千特殊部隊只有少量傷亡,你會如何展開接下來的戰鬥。將如何最大程度給佛羅王國製造麻煩。雙方兵力對比分別是……,下面是佛羅軍隊在各地詳細的布置,還有一張簡略的地圖。

第三題,在蒙受了巨大損失的請款下,前線攻擊不利,如果你是佛羅人,現在將怎樣來抑制那三千人的特殊部隊?

看完三道題目,叶音竹半天沒有動筆,這藍迪亞斯帝國,還真是將實戰搬上了考場。佛羅那邊的戰事雖然已經結束了一段時間,但真正知道那邊情況的,恐怕也只有佛羅籍的一些將領而已。把這三道題目擺到桌面上,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叶音竹並不知道,在場文比考生中雖然也有來自佛羅的人,但他們的考卷卻和其他考生的不一樣,上面的題目是類似於如何攻破米蘭帝國鐵索橫江一般的防禦陣型之類。

「喂,你怎麼不寫?不會么?」一個低低的聲音傳了過來。叶音竹看到克蕾娜正有些擔憂的看著自己。

難道這丫頭認為自己是個草包不成,叶音竹只是向她報以微笑,點了點試卷,示意她自己寫自己的就好。自己沒問題。

正在這時,一聲咳嗽在兩人耳邊同時響起,那位克魯茲元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他們身邊,瞪了克蕾娜一眼,同時抬手在叶音竹桌子上敲了敲,顯然是在警告二人。

克蕾娜俏臉一紅,向克魯茲吐了吐舌頭,這才繼續寫自己的試卷,叶音竹的觀察力何等敏銳,就在那短暫的一瞥中,他分明看到克魯茲眼中更多的是寵溺的光芒。看來,自己判斷的並沒有錯,這克魯茲和克蕾娜之間必定有一定的聯繫。難道他是克蕾娜的父親么?年紀上到差不多。聯想起克蕾娜身邊那四名充滿鐵血氣息的守衛,叶音竹心中多少有數了。

如果這文比考試考的是別的,或許叶音竹還會仔細思考一下,但這三道題目對他來說,簡直就是量身定做。雖然當初他在與佛羅的戰役中也有失誤,但經過這些天的反思,如果再讓他來一回,絕不會出現被圍困的失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