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九集琴城躍進第一百九十七章群體治療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31字

大戰之後持續趕路,已經令琴城戰士們極為疲倦,就在叶音竹剛剛下達原地休息的命令,琴城戰士得到暫時的緩衝時,角鷹騎士卻傳來一個特殊的消息。oo會員轉載前方三十里外,發現一座營盤。

「是什麼樣的營盤?」叶音竹皺眉問道。此時他自身的情況也不樂觀,作為領導者,他不但在戰鬥中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同時還要費盡心力去指揮,以滅神弩發出那一箭之後,雖然說不上油盡燈枯,但他紫級七階的鬥氣和魔法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兩個時辰的趕路使疲倦不斷衝擊著他的大腦。

「奧利維拉大人已經親自去探查了。」精靈戰士恭敬的回答道。會員轉載oo

有了之前不久的教訓,奧利維拉變得更加謹慎,雖然陷入敵人埋伏叶音竹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但角鷹騎士在大意中的偵察不仔細,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突然發現前方的變化,奧利維拉謹慎起見還是親自前去探查。

叶音竹立刻下達命令,在原地休息的同時,不允許點火做飯,以乾糧為食物。此時,他背後已經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如果前方這營盤是敵人給他們準備的另一個陷阱,那麼,再戰的損失可就不是之前在法帝維斯城那麼簡單了。

時間不長,奧利維拉騎龍迴轉。

「大哥,情況怎麼樣?」叶音竹有些急切的問道。{{.會員轉載

奧利維拉的神色看上去有些怪異,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或許是我們的一個機會,但也有可能是一個陷阱。」

叶音竹疑惑的看著他,露出焦急和疑惑的目光。

奧利維拉道:「出現在前面的營盤非常龐大,其規模甚至可以和我們當初進入佛羅後第一次攻擊的那個後勤補給中心相比,但這個營盤很怪異。守軍人數在兩萬左右,幾乎全在營盤外圍巡查。可謂防禦森嚴。而在營盤內部,卻大多數都是由角馬拉著的大車。[79文??.}從外表看,這些大車上裝地像是輜重糧草。尤其以糧食為多。我初步估算了一下。如果這些真的都是糧草,甚至可以支撐一支數十萬的軍隊了。」

聽了奧利維拉地話,叶音竹皺眉道:「難道是佛羅人調集的?準備運往前線支持他們主力再一次向米蘭發動進攻?這佛羅人也真算是神通廣大了。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在支撐前線消耗地同時還能調集如此龐大的輜重。看來,我們真的是小看了佛羅。這批輜重出現在我們前方,或許,這是佛羅人的另一個陷阱。如果那些馬車內藏的不是糧草而是戰士,那我們恐怕就……」

「不,不像是陷阱。[79文??.}」奧利維拉似乎下定決心才說出這句話。

「哦?」叶音竹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奧利維拉沉聲道:「這麼龐大地輜重部隊出現已經令人很奇怪了。但令我更加奇快的是,那兩萬守軍並不是佛羅的士兵,從旗號上看,是藍迪亞斯和波王國的人。」

「什麼?」叶音竹吃了一驚,聯想到之前在法帝維斯城內遇到的龍騎將和藍迪亞斯、波龐聯軍,心頭不禁一沉,「難道藍迪亞斯在保持正面對米蘭的強大壓力情況下還能調集一批部隊和輜重給佛羅人么?如果有他們的支持,恐怕剛剛穩定下來的東線情況會很不樂觀。→⒎⒐文??.」

奧利維拉苦笑道:「雖然我最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但我的想法卻和你是一樣地。但我很奇怪。如果這些輜重糧草是運送給佛羅的,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這裡可已經出了佛羅王國首都商圈。而且連一個佛羅士兵都沒有。音竹,如果盟軍給你送來這麼多物資,你會這樣做么?」

叶音竹想了想。道:「事有蹊蹺,恐怕不是那麼簡單。我們妄自猜測也沒用。看來。只有親自去看看,想辦法從中獲得一些消息才好。而且。就算這是一塊肥肉,以我們現在的情況也無法吃下來。{{.會員轉載大哥,你保留少數角鷹騎士警戒,讓其他人都先下來休息吧。我們現在必須要先養精蓄銳才行。」

原地休息的情況不變,而前方出現輜重部隊的情況卻只有叶音竹和奧利維拉兩個人最清楚。

身陷險境,叶音竹急躁地心情反而逐漸平復下來,他將那些受傷的琴城戰士們從生命儲存寶石中放出來,其中,情況最糟糕地竟然是戰爭巨獸格拉西斯。格拉西斯地脫力非常嚴重,整個人已經完全陷入了昏睡之中,經過紫的解釋叶音竹明白了他現在地處境。

這段時間以來,格拉西斯始終沒有吃過足夠的食物,身體狀態本就不是巔峰,再加上之前那一戰最後暴怒之中的衝擊消耗了他幾乎全部的能量,所以才會陷入沉睡之中。→⒎⒐文??.

此時令他恢復最好的辦法,就是大量的攝取能量。從食物中攝取自然是最好的辦法。可現在叶音竹攜帶的糧食遠遠不夠給他補給的。

命令受傷和消耗嚴重的戰士們圍繞在自己身邊坐下,叶音竹深吸口氣,通過神源魔法袍飛快的吸取著空氣中的能量集中自身,同時,從須彌神戒中取出一張古琴。

桐木胎,鹿角沙漆灰,色紫如栗殼,金徽玉軫,圓形龍池,扁圓形鳳沼。會員轉載oo七徽以下弦露黑色,遍體蛇腹斷紋,中間細斷紋,額有冰紋斷。圓池上刻草書「大聖遺音」,正是那張琴德最佳的大聖遺音琴。

撫摸琴弦,叶音竹輕聲道:「嶧陽之桐,空桑之材,鳳鳴秋月,鶴舞瑤台。」他的聲音似乎很輕,但卻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