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八十九章脫光衣服的處女西非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253字

奮的情緒首先就襲上了比蒙軍團這些大塊頭的臉龐,獸人最擅長的就是這個了。..9u.net但德魯伊所屬的表情則顯得有些不自然了。

「等一下。你們給我記住三點。**婦女者殺無赦,亂殺平民者殺無赦,反抗者殺無赦。」

叶音竹的聲音很平靜,甚至不帶一絲殺氣,但當他這三個殺無赦出口之後,就連身邊的神獸格拉西斯都有些噤若寒蟬。每個人都知道,叶音綉絕不是在和他們開玩笑。當六道傾城結束之後,在琴城之中,叶音繡的威望早已經到了無人能及的地步。

德魯伊們臉上的神色放鬆了一些,如果不是為了精靈族,這些來自大自然的戰士最不喜歡的就是殺戮。當叶音竹發出劫掠命令之時,他們唯恐這位琴帝大人是要屠城。此時聽到只是搶劫,這些德魯伊們緊張的情緒自然也就放鬆了。琴城建設需要各種資源,精靈族作為琴城內除了東龍後裔以外的第一大族,自然也需要資源支持來建設。搶劫就搶劫吧。也不算違背德魯伊的原則。

「紫,你看著點你的比蒙軍團,明,你跟格拉西斯一起去找糧倉吃飯。記住,留下一些我們戰士們需要的糧食。其他的隨便你們倆處置了。所有資源都集中到東門。天亮之時就是我們離開的時刻。」

叶音竹分別讓紫和明這兩大強者跟著比蒙軍團和格拉西斯自然有他地用意。作為比蒙之王。紫對比蒙巨獸的威懾力無人能比,通過同等本命契約,紫自然知道叶音竹的意思,有了他的約束,就不怕比蒙巨獸做出出格的事。

至於格拉西斯,這個傢伙本身的實力雖然強大。又向紫獻祭了靈魂之火。..但在這所有人中,叶音綉最放心不下地就是他。正是因為他地強大,所以他才更加桀驁不馴。而山嶺巨人明的性情溫和,實力並不弱於格拉西斯多少,有他在旁邊看著,自然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了。

夜依舊漆黑,但西非城卻已經換了主人。琴城戰士們的行動太迅速了,或者說是他們的攻擊火力太猛。當那數千城防軍被徹底毀滅後,甚至並沒有驚動太多的西非城百姓。當然。西非城的平靜並沒有維持太長時間。9u.net

轟——,黃金比蒙狄斯,一腳踹開一家深宅大院的門。巨響頓時令這深夜地寂靜破碎。

「什麼人。竟敢打壞我們家的大門。不知道我們家老爺是當今宰相大人地父親么?」

狄斯裂開大嘴,哈哈一笑,「不錯,看來是只肥羊,小的們。跟我進去。」

狄斯帶地人不多,只有四頭狂暴比蒙。但是,當他們從那完全轟碎的大門處走進人家院落的時候。所有在憤怒中想要抵抗地府內護衛一時間全都變成了驚恐和篩糠。作為宰相之家。這府邸內自然是有識貨的人,眼看著狄斯那高大無比的身體和身上在月光下閃爍著淡淡金光的毛髮,頓時大叫起來。

「黃金比蒙,是比蒙中的王者黃金比蒙。」

狄斯昂然站在院落中央,不屑地哼了一聲,「都給老子閉嘴,不然我送他去地獄。聽好了,老子不管你們家是***什麼貴族,現在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給我站好了,男的站左邊。女地站右邊。」

一個有些尖銳點地聲音問道,「比蒙勇士,那不男不女的怎麼辦?」

狄斯冷哼一聲,「不男不女的?站到中間來,讓我背後這些小弟檢驗一下,聽說三扁不如一圓……」

「呃……」人群中頓時沒了聲音。..甚至連一個反抗的都沒有,這府邸內的人頓時分兩旁站好。他們之中甚至沒有一個人懷疑狄斯的話是在欺騙,哪有什麼包圍?這裡根本就只有他們五個人而已。

西非是一座大城,琴城各個軍團加起來才三千多人,想要搶劫這麼一座大城市也不是什麼輕鬆的事。

狄斯威勢十足的看著周圍這些大部分都在篩糠的佛羅人,「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想殺人。只求財。把這府邸內所有的財物都給我搬到東城門去,要是敢留下一點,哼哼。」他猛地抬起右腳,重重的跺在地面上。

轟然巨響之中。在場所有的佛羅人全被震倒在地,周圍的院牆也倒了一大片。

自從見識過戰爭巨獸格拉西斯的戰爭踐踏以後,狄斯他們這幾個黃金比蒙極為羨慕,雖然他們沒有格拉西斯那麼恐怖的實力,不過在這貴族地院子里來上一腳,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的搶劫,幾乎出現在西非城每個角落中,只要是深宅赫地,無不遭受到琴城所屬的洗禮。當然,反抗者自然有,但只要是人都怕死,當鐵血無情的殺戮出現時,誰還會吝惜財物?畢竟,生命才是最寶貴的,尤其是他們這些貴族老爺們。

西非城再不平靜,或者應該說是雞飛狗跳才對,一時間,整座城市都變得熱鬧起來。當然,這種熱鬧也只對於琴城各個軍團的強者們來說才是值得興奮的。

***漸漸亮起,各種嘈雜的聲音充斥在這座佛羅王國西方重鎮之中,唯恐惹火燒身的平民們自然各個家門緊閉,就算是膽子大一點的也只是向外偷看幾眼。在叶音綉地嚴令之下,琴城所屬顯然對平民們沒有一點興趣。

琴城戰士們的實力雖然強大,但他們地數量畢竟只有三千多而已,何況還有七百角鷹騎士不在這裡,諾大的西非城,如果只是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就算是搬運財物也不可能在天亮前完成。而這個問題就從狄斯他們的劫掠中解決了,自己人手不夠,但那些被搶劫的貴族家中奴僕卻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