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八十四章黑鳳凰的紅丸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89字

一聲低哼從蘇拉口中傳出,以她的心臟位置為起點,一層層暗紅色的光芒開始從她身上每一處飄然而出,形成一層淡淡的暗紅色光膜。.會員轉載

鳳凰翎已經完全消失了,所有的液體都進入了蘇拉體內,菲爾傑克遜的靈魂就那麼漂浮在半空之中,得意的笑著,「斯隆,你這卑鄙的小人,想不到吧,你算計這女孩子,卻被我算計了。我們師徒之間的鬥爭才剛剛開始呢。不知道當你發現自己辛苦找到的黑鳳凰皇族血脈被我破壞,會有什麼感覺呢?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準備用這黑鳳凰皇族血脈在最後衝擊黑巫魂的時候才使用吧。這麼說,你應該也找到引發這血脈的方法了。oo會員轉載可惜,我沒死,當初你沒能讓我的靈魂破滅,你讓我沒有修成白巫魂,我又怎麼能便宜了你這個好徒弟呢?」

說道最後兩句之時,菲爾傑克遜的聲音中已經充滿了怨恨。當年,五百年的努力功虧一簣,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最心愛的弟子斯隆帶來的。此時,才是他報復的開始。也僅僅是個開始而已。

蘇拉身上的魔紋開始變得明顯起來,背後的骨骼開始發出一陣細密的響聲,她那先前死寂的面龐上也終於又出現了人類的表情。伴隨著她一聲痛苦的呻吟,一對巨大的黑色羽翼從她背後伸展開來,龐大的暗魔系與火系元素蜂擁而出,房間內的魔法元素頓時變得無比濃郁。會員轉載oo

菲爾傑克遜所在的黑霧分出一股能量,將躺在床上的神源魔法袍激起,落在叶音竹身上。憑藉著神源魔法袍的過濾,在如此濃郁的魔法元素之中,叶音竹的身體自然恢復的更快。

蘇拉身上的光芒不斷地閃爍著,每一次閃爍,都會爆發出一團耀眼的暗紅色光雨,只不過在菲爾傑克遜龐大的靈魂之力控制下。並不能有任何一點能量從這房間之中溢出。

蘇拉身上地魔紋變得越來越明顯了,她身上的衣服在龐大的能量作用下早已經變成了齏粉。除了左手手腕被咬的地方還留有一個黑點,此時她身體已經再沒有了半分毒氣地停留。[79文??.}

背後的羽翼宛如床墊一般承托著她的身體。羽翼地長度甚至超過了她的腳踝,如果仔細看,能夠發現這羽翼上的每一根翎毛都和之前蘇拉吸收的鳳凰翎很像,只不過這些翎毛要小的多就是了。

淡淡的光芒閃爍。蘇拉眼中流露出一絲柔和的神采,她的雙手在胸前合攏,眼中神光流轉。只不過此時她地眼眸之中是沒有靈魂氣息存在的。生命已經回歸,但生命與靈魂之間的橋樑還沒有接駁。

不斷從蘇拉體內滲出的能量在她身體周圍形成一層暗紅色的光膜,伴隨著能量越來越強,這層光膜的顏色也變得越來越深,漸漸的,將蘇拉的身體隱藏在其中。會員轉載oo

一個奇異的黑色魔法陣憑空出現在床鋪上空,菲爾傑克遜的靈魂之力明顯變得稀薄了幾分,輕嘆一聲。「音竹,傻小子,看來老師真地老了。這消逝地靈魂之力,不知今生還有沒有恢復地可能。有了這個魔法陣,這覺醒的鳳凰血脈將爆發出最強大地能量。屬於你們二人的能量。」

一個時辰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叶音竹對時間的控制格外精確,唯恐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影響了對蘇拉的治療。

當他從修鍊中清醒過來,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對,除了自己身體情況比想像中恢復的要好以外,他還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股龐大的能量正輸入自己體內。7玖???www.wχ.νèt這熟悉的純凈能量顯然是經過神源魔法袍過濾的。

果然。低頭看時。正好看到身上披著神源魔法袍。而當他的目光急切尋找蘇拉的身影時,卻吃驚的發現。原本蘇拉躺著的床已經變成了一個暗紅色的大繭。

「老師。蘇拉怎麼了?」所謂關心則亂,好不容易有救活蘇拉的機會,叶音竹心中怎能不緊張,看到這樣的變化趕忙發出詢問。

菲爾傑克遜道:「放心吧,她很好,我將那鳳凰翎的能量已經完全融入到她體內,現在她正在吸收這股能量並和自己本身的能量融合到一起,除了毒還沒解以外,她的身體已經基本恢復過來,現在就要看你的了。7玖???www.wχ.νèt」

聽了老師的話,叶音竹不禁心中大喜,「老師,那我需要怎麼做?」

菲爾傑克遜沉聲道:「音竹,你聽好了,你的機會只有一次,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那麼,蘇拉就再沒有活過來的希望。如果你認為她的生命才是最為重要的,心中就不能有任何顧慮。想要幫她徹底解毒,就必須要依靠你身上殘存的碧玉魔龍晶核中的毒素抗性。而這抗性存在最多的,就只有你生命的精華所在。7玖???www.wχ.νèt」

叶音竹愣了一下,「您是說,血液么?」

菲爾傑克遜搖了搖頭,道:「不,當然不是。血液中雖然也有毒素抗性,但卻太少了,遠不足以用來解毒。我說的是另一種東西。等會兒你就明白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和蘇拉結下合體之緣,只有這樣,才能將你那生命的精華注入到她體內,幫助她徹底解除毒素。」

叶音竹大吃一驚,他早已不是當初剛剛離開碧空海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了,聽菲爾傑克遜這麼一說,他頓時明白了其話語中的意思,俊臉漲得通紅,「老師,這怎麼可以。.會員轉載我,我……」

菲爾傑克遜沒好氣的道:「你小小年紀怎麼這麼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