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八十三章蘇拉等於黑鳳凰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69字

「你已經知道,我是藍迪亞斯帝國的公主,但你知道么,我是多麼不想成為這個公主啊!這個名份不但給我帶來了無盡的痛苦,也只給我帶來屈辱而不是榮耀。{{.會員轉載」眼波流轉,一絲淡淡的悲傷在她眼中閃過,當初出現在黑鳳凰身上那種死寂的冷漠似乎又回來了幾分。

緊緊的摟著蘇拉,彷彿怕她跑了似的,叶音竹將自己的面龐貼在她的頭頂上靜靜的聆聽著。

「還記得么?在七國七龍戰最後我們的決戰之前我對你說過,我的母親,是藍迪亞斯皇宮中的一名宮女,按照皇宮中的規矩,宮女在達到二十二歲的時候就可以離開皇宮到外面的世界找自己喜歡的人成家。會員轉載oo原本,我的母親也是按照這個軌跡而過著平靜的生活,可就在她達到二十二歲即將離開皇宮的前一個晚上被父親姦汙了,也從那時開始,母親痛苦的一生才剛剛開始。當初,我身為蘇拉和作為黑鳳凰對你說的身世都沒有騙你,只不過都隱瞞了一部份,將我那兩個身份對你說的一切融合在一起,就是我真正的身世。」

「蘇拉。」叶音竹的心好痛,他的記憶力很好,蘇拉當初給他講述的那個一枚銀幣的故事他一直深深的記得,再聯想到黑鳳凰所說過的痛苦經歷,他實在無法想像,如此悲慘的遭遇都出現在蘇拉一個人的身上。7玖???www.wχ.νèt

「母親被我那禽獸父親強姦之後依舊離開了皇宮,可惜她卻懷孕了,而且是龍鳳胎,九個月後,她生下了我和弟弟。可弟弟卻因為沒錢看病而夭折。母親為了買點水果祭奠弟弟而變成了殘疾,我們每天過的,都是連奴隸還不如的生活。當我那禽獸父親找到我的時候,母親已經因為積勞成疾死去了,留給我的遺物就只有那一枚銀幣。即使在快餓死的時候,我也從沒有動用過它,貴為公主又如何?全天下所有的公主恐怕也沒有感受過我那樣的生活。還記得那個被我殺死的親生哥哥薩摩耶么?同父異母地哥哥?皇室是一個最齷齪的地方,直到我被老師帶走。.會員轉載直到我親手閹割了薩摩耶,我痛苦的生命才得到了一定解脫。音竹,你知道帶走我的老師,那個手把手幫我閹割了薩摩耶地老師是誰么?」

「是暗塔塔主斯隆吧。」叶音竹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

蘇拉微微一愣。「原來你已經猜到了。是的,沒錯,我的老師就是斯隆。被無數光環籠罩著地法藍七塔塔主之一。強大的次神級聖魔導師。老師是因為我心中的怨和恨才救了我,收我為徒,從那時開始,我才過上了一些像人地生活。雖然每天的修鍊是那樣的艱苦,但我不在乎,我要報復,報復所有傷害過母親和我的人。7玖???www.wχ.νèt所以我拚命的修鍊,在這一點上。我那個光明聖塔的小師妹又怎麼能夠理解呢?她生長於光明,但我卻始終處於黑暗。」

頓了頓,蘇拉虛弱的聲音降低了幾分,俏臉上多了一層淡淡的灰色,她體內地碧玉魔龍之毒已經開始了發作,但她卻強忍著體內的痛苦並沒有表露出來。

「在暗塔學成之後,我回到了藍迪亞斯,由於出身的關係,父親不在忽略我,反而對我極為重視。老師對我說過。不論如何也不允許我向父親報復。他畢竟是我的父親。我身上流淌著的血液一部份是屬於他的。會員轉載oo為了永遠和他斷絕關係。我答應他,替他做三件事。他要求的第一件。就是讓我潛入米蘭帝國,尋找米蘭帝國魔法師數量的秘密。」

說到這裡,蘇拉臉上的神色逐漸變得柔和起來,向叶音竹懷中靠了靠,「也就是那時,我給自己施加了偽裝術,變成了一個小乞丐。遇到了你,在這一生中唯一帶給我幸福感的人。」

淡淡地銀光閃爍,離殺地身體緩緩消失在光芒之中,其實,她召喚地時間還沒有到,但離殺卻很清楚,自己再留下來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不論是出於什麼原因,她覺得將這最後的時間只留給他們兩個人比較好。

叶音竹自然是知道離殺地離開,但他此時的心早已完全放在了蘇拉身上。→⒎⒐文??.

蘇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儘管她手臂上的毒傷正在不斷的蔓延著,但她卻笑得很幸福,「還記得么?當時你給我金幣的時候我對你說了什麼?」

叶音竹柔聲道:「你說,我是個好人。」

蘇拉點了點頭,道:「虧你還記得。我說的是實話,我見過各種各樣的人,但卻第一次見到像你那麼單純的傻瓜,也有人因為憐憫將錢施捨給我,但卻沒有一個像你那樣給那麼多的,我偷了你的戒指,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了留個紀念還是為了賣錢。會員轉載oo」

叶音竹也記起了當初的情景,丟了戒指,自己當時窘迫萬分,不過,也正是那次才遇到了安雅。

「後來到了學院,當你走進宿舍的時候,我著實嚇了一跳,還以為是你找到我了呢,不過,你傻乎乎的卻沒看出我神色的變化,還和我成了室友。你知道我是什麼時候真的喜歡上你的么?」

叶音竹輕輕的搖了搖頭,他連蘇拉是女的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知道這些。

蘇拉微笑道:「就是你第一次將身上全部財產都給我的時候。你那時根本就沒想過我會騙你。[79文??.}你知道么,從小到大,你是除了媽媽以外第一個這麼相信我的人。或許正是因為那份信任和你傻乎乎的樣子,才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