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五章接掌斯福爾特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26字

叶音竹上前幾步。伸出自己地右手,在周圍火把地照耀下,紅色光彩奪目而出,正是當初西爾維奧大帝送給他地那枚米蘭紅十字盾微,在米蘭帝國,這枚微章代表的意義只有四個字,如朕親臨。

幾乎第一時間。安切洛蒂和他屬下地將領們頓時單膝跪倒在地,恭敬地向叶音竹以及他手中地微章行禮。

帥位的交替比叶音竹想像中還要容易的多,有手令和米蘭紅十字盾微這兩件東西在。安切洛蒂對叶音竹再沒有任何懷疑,就在斯福爾特城前和叶音竹進行了交接儀式。簇擁著叶音竹一行人進入城中。直奔議事大廳。

叶音竹被讓到了主位。蘇拉身穿輕鎧。靜靜的站在他背後,和叶音竹一起來地七百餘人中。此時在議事大廳中有紫、明、蘭清、梅如劍四人。利爪德魯伊族長並沒有參加議事。對於他們來說。只需要聽從叶音竹地命令就足夠了。

「安切洛蒂元帥。請您將目前的情況說一下。」叶音竹端坐在主位上。淡淡地說道。

原東方軍團眾將領看著這個年輕人心中都有幾分怪異,在場地這些將領。可以說沒有一個比叶音竹年紀小的。但當他們看著端坐在主位。身上無形中流露出高貴氣質的叶音竹。每個人心中都難以生出輕蔑的感覺。尤其是偶爾從叶音竹眼中閃過地淡淡冰冷,更是令這些並沒有在戰場上馳騁過多久的將領們心中隱隱有些恐懼的感覺存在。

安切洛蒂道:「現在您才是元帥。這東方軍團就交給您了,佛羅大軍於兩天前突然後撤。此時就在本城東方一百里處集中紮營,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兩天來格外平靜,甚至連他們地探子也看不到了,在此之前,我軍與佛羅人的攻防戰進行了數場,雖然我們有斯福爾特城等三座城市防禦,但敵人的攻擊卻極為猛烈,我軍損失慘重,目前已陣亡將士達四萬三千餘人。整體戰鬥力下降了兩成以上。」

叶音竹緩緩點頭,安切洛蒂說地和他已經得到地消息相差不遠。「好。傳我命令。命另外兩座城市地所有守軍。以及輜重糧草和平民,以最快地速度遷移到本城之中。安切洛蒂元帥。這件事由您親自來安排,我只能給您兩天的時間。」

「什麼?」安切洛蒂低呼一聲。他身後的東方軍團將領中也頓時引起一片騷亂。wapqz.com

叶音竹剛剛來到這裡。這第一條命令就令這些東方軍團的將領們大吃一驚。

「葉元帥。能否告訴我這是為什麼?三城連橫。才能將敵軍抵擋在外,如果放棄兩城。可就相當於放棄了整條防線啊!如果佛羅人將本城包圍,那麼。我們恐怕連只蒼蠅都無法飛出去」。

叶音竹沉聲道:「下達這條命令前我已經想地很清楚,不僅是這兩座城市地所有物資要遷徙到斯福爾特城。就連三百多里外地東風城所有物資和後勤補給人員也將遷徙過來。」

眾將聽了他的話,騷亂頓時變得更加強烈了,一時間,各種聲音不斷出現,雖然不敢明著反對,但包括安切洛蒂在內,卻沒有一個人去執行叶音竹下達的命令。

「你們想違抗命令么?」叶音竹眉頭微皺,緩緩從帥位上站了起來。

安切洛蒂躬身道:「我們不敢違抗命令。但請元帥大人為我們解釋清楚,這畢竟關係到我們東方軍團所屬數十萬軍民的生死存亡。」

叶音竹眼中光芒一閃,「將所有力量集中到斯福爾特城。是為了不被對手各個擊破,雖然我現在還不敢肯定。但我有五成把握。在五天內,佛羅人將向我們發起最猛烈地攻擊,不計損失地要得到我們的糧草物資。與其分散防禦。給對方有機可乘,不如將全部力量都集中在這裡。等他們來攻,只要我們能抵禦十天以上。佛羅人不攻自破。必然會撤退。」

看著安切洛蒂一副不信的樣子。叶音竹淡然一笑。「各位將軍。

安切洛蒂元帥。不知道幾天前,你們有沒有看到東方升起地一團煙火。」

安切洛蒂愣了一下,「煙火?幾天前東方好像確實出現過隱約的火光。」作為帝國元帥之一。雖然他地地位遠不如馬爾蒂尼和西多夫。但能夠統帥這東方軍團,絕不是飯桶。從叶音竹的話語中,他頓時明白了一些。吃驚地道:「難道佛羅人地糧苴……」

叶音竹身後的蘇拉道:「三天前。我們燒掉了佛羅人五十萬大軍建立在佛羅邊境地後勤補給中心,至少五十萬人半個月地糧草以及各種輜重,都在那場大火中付之一炬。這才是佛羅人後退到百里之外隱忍不動地原因。」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嘩然。對於東方軍團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好地消息了。一時間。歡呼聲響徹整個議事大廳。

叶音竹走到安切洛蒂面前站定。他地身高比安切洛蒂足足高了半個頭,有點居高臨下地味道,「安切洛蒂元帥。現在佛羅人糧草已經被我們燒掉,按照我們地估計。他們自身懈怠的糧草現在已經差不多用盡。為了得到補給,所以他們才按兵不動,但是,我現在在佛羅大軍後張開了一張大網。就等待他們地補給到來。請問,如果您是佛羅統帥,久等補給不到。您會做出什麼樣地選擇呢?」安切洛蒂臉色急變。「您是說。破釜沉舟?」

叶音竹堅定地點了一下頭。將奧利維拉當初地分析複述了一遍,「……。因此。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地糧草。不論佛羅人多麼急切,也絕不敢輕入我國內部。自己斷絕了後路,現在我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