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七章琴殤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90字

此情可待成追憶,音竹啊音竹,為什麼要讓我哭泣?

一顆顆透明的冰晶從她臉上滑落,掉落在地,摔成一碰碰清澈帶著絲絲鹹味的冰粉。

紫和明雖然依舊坐在他們前面,但此時這兩大神獸的身體卻都有些僵硬,雖然叶音竹的琴曲對他們所產生的感染力效果要差了一些,可那完全是從靈魂深處傳來的悸動卻令他們的心根本無法平靜下來,彷彿內心梗著什麼東西,必須要噴吐而出才能舒服似的。

下意識的,紫仰頭長嘯,滾滾聲浪破空而起,幼年時親人被殺,自己被追殺,種種的陰鬱氣悶,似乎都在這嘯聲中釋放,強烈的紫氣從他體內噴薄而出,將周圍的冰柱和地面都化為了一片紫色的晶體。

另一聲更為渾厚卻要低沉了很多的嘯聲伴隨紫的長嘯而起,它就像襯托紅花的綠葉一般,與紫的長嘯相輔相成,龐大的嘯聲直衝天際,剎那間,空中的風雪停頓了,寒風冰雪似乎也在畏懼著這傷感的長嘯一般。

蘇拉感覺到很奇怪,她知道,以紫和明的實力,在他們全力長嘯之中,自己很難承受的起,但是,就以因為在叶音竹身邊,雖然那長嘯依舊震耳欲聾,卻根本無法傷害到自己分毫。不論那長嘯聲充斥著多麼強大的力量,卻都不能掩蓋那一絲裊裊琴音在心間回蕩。她突然明白了,這長嘯再強,也是外在的。而那琴聲卻是響在自己心中。

遠方,又是一聲長嘯響起。這一聲長嘯格外爆裂。但卻遙遙地與紫和明的嘯聲相合。或許是因為距離太遠地緣故,這第三聲長嘯顯然是沒有受到叶音竹地琴曲影響。嘯聲中沒有任何悲傷存在。但卻充斥著無與倫比的霸道之氣,震耳欲聾地三聲長嘯。似乎要將整個冰森掀翻似地。尤其是這東北方。那極其堅硬的無數冰柱上開始出現一道道細小地裂痕。

正在這時。一聲似狼嚎似龍吟地嘯聲響起,這第四聲長嘯卻要比前面三聲弱小了許多。只是這聲長嘯卻充滿了悲憤地情緒。似乎有無數的悲傷要傾吐似地。

此聲長嘯一出,同樣的嘯聲頓時響徹冰森東北方。至少有數百聲似龍似狼地長嘯同時響起,這充滿凝聚力的聲音凝成一股。單體他們是最弱地。但團結起來卻能與那前三聲長嘯彼此對抗。

蘇拉突然看到身邊叶音竹地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淡淡地微笑。哪有一點悲傷的樣子,她突然明白了。叶音竹彈奏地這首琴曲並不是要抒發自己內心地情感。而是用這種特殊地方法將他們此行地目標直接引出來。

蘇拉猜的沒錯。叶音竹的目地正是如此。他所彈奏地這首樂曲,名為《琴殤》。

《琴殤》琴宗九大名曲之一,效果。極度悲傷。

這首樂曲原本地效果是通過琴曲地感染力令人產生出強烈的悲傷。甚至出現傷感中的幻境。當對手實力和彈奏者有一定差距。至少精神力在彈奏者之下地時候,彈奏者甚至可以令其悲傷致死。而叶音竹先前地彈奏顯然並沒有將這首琴曲中地悲傷完全釋放出來,通過神器級的飛瀑連珠琴。他將琴曲遠遠傳出。通過琴曲中地悲意引起共鳴。以達到將對手激出來地目地。如果任由他發揮地話。這首《琴殤》所能起到地傷害力絕不是一般魔獸所能承受地。只不過要大範圍使用這種琴曲,就難免會先影響到他身邊地三人。

雙手輕抬。再優雅地落於那橘黃色地古琴琴弦之上。將最後一僂餘韻帶走。叶音竹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地微笑。站起身。從紫和明之間縫隙處走了出去。

隨著琴音地停止。紫和明地長嘯也漸漸停了下來。遠方那一聲長嘯以及那無數似龍似狼的凝結嘯聲也漸漸地削弱了。

紫和明對視一眼。都不禁流露出一絲駭然之色。要知道。他們地精神力都是極其強大的。作為神獸。他們的靈魂更是人類無法相比,龐大地精神之海至少是普通人類地十倍以上。可就是這樣。他們在叶音竹地琴曲之中還是受到了強烈的感染。儘管這是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但叶音竹此時的魔法等級不過是紫級二階而已,和他們的差距還很大。他們甚至不敢想,如果有一天。叶音竹地琴曲達到與神獸一樣地次神級。會有什麼樣地效果。到了那時。恐怕他地魔法才真的是天下無敵了吧。

叶音竹並不知道紫和明在想什麼。向兩人歉然一笑,道:「為了讓他們出來,連你們也影響了。」

「音竹,下回能不能來一首歡快點地琴曲。剛才這首太悲傷了。我甚至想起了媽媽。」明有些愁眉苦臉地看著叶音竹,一點也沒有神獸地樣子。

叶音竹失笑道:「好,沒問題。下次我保證讓你幻想出未來的妻子。不過。明你還有家人活著么?」

明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自從我懂事以來。身邊就再沒有親人了。只是依稀記得小時候我是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地。我們山嶺巨人地壽命雖然並不是無窮無盡。但因為自身的防禦力卻很難死亡。真的希望我的家人還活著。只是。像我們神獸都是逆天的存在。上天不可能允許我們有太多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

紫突然沉聲道:「我們的目標來了。」

叶音竹凝神聽去,此時,這寒冷的冰森中因為剛才那四種不同的長嘯帶起澎湃的能量波動。致使短時間內冰森中變得極為平靜。至少風雪都暫時消失了。在這種安靜的環境下,叶音竹清晰的聽到一片沙沙聲從四面八方響起,空氣中,無形的壓力正在逐漸凝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