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六章蘇拉替我和你師姐做個媒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38字

比如香鸞學姐,她很美,米蘭魔武學院第一美女。我也喜歡她,但對她的那種喜歡是一種欣賞的喜歡。安雅姐姐也很漂亮,我也喜歡她,但對她的喜歡卻是姐弟之間的親情。只有海洋和黑鳳凰,帶給我的是那種異樣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愛的感覺吧。可她們兩個也不一樣,海洋就像可以滋潤一切的水,慢慢的浸入我的心,浸入我身體的每一個地方。而黑鳳凰卻像是烈火,瞬間燃燒著我的一切,那刻骨銘心的感覺來到的更加強烈,也更加猛烈。「

蘇拉咬了咬牙,「音竹,那如果在師姐和海洋之間讓你選一個的話,你會選誰?」

叶音竹苦笑道:「我不知道。或許,我會選擇海洋吧。因為我並不知道黑鳳凰對我是什麼感覺,或許我對她只是一廂情願的單相思。但海洋卻是我絕不能傷害的。對於海洋的喜歡,更多的是憐惜和呵護,我會用一切力量去保護她不受到任何傷害,我自己就更不能傷害她了。」

蘇拉嘆息一聲,但她眼中卻並沒有流露出失望,因為她知道,這是叶音竹能給出最好的答案。如果他因為只見過幾面的黑鳳凰就決定放棄海洋,那他就不是叶音竹了。一個男人,如果連一點責任感都沒有,那他還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么?

「音竹,師姐是喜歡你的。就像你對她的一見鍾情一樣,她對你也是一樣。但是,你的選擇是正確的,你應該選擇海洋。因為師姐有太多的苦衷無法和你在一起,她地生命和靈魂。早已不屬於自己。」

「什麼叫生命和靈魂不屬於自己?」叶音竹愣了一下,回想著黑鳳凰眼中的冰冷,和那偶爾流露出的傷感,他的心突然劇烈的疼了一下,胸口處彷彿哽著什麼東西似的說不出地難受。

蘇拉搖了搖頭,道:「別問了。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地好。」

叶音竹突然道:「蘇拉。替我和你師姐做媒吧。」

「你,你說什麼?」蘇拉吃驚的看著叶音竹,「你剛才不是還說。你會選擇海洋么?」

叶音竹眼中流露著執著的光芒,「不論你說我濫情也好。罵我其他地也好。我希望能夠同時和海洋、黑鳳凰在一起。我突然想明白了。不知不覺中,黑鳳凰在我心中已經佔據著越來越重要的地位。雖然只有那數次見面。但那一見鍾情地感覺我怎麼也無法割捨。如果我試圖去忘記她和海洋在一起,對於海洋來說反而更不公平。我的心。在與黑鳳凰分別前地那一刻。已經分割成了兩部分。我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對不對,但我不希望海洋傷心。也更不希望黑鳳凰痛苦。但我卻明白,這兩份不同的感情都是我無法割捨地。既然如此,與其痛苦地去抉擇,去傷害一個人,還不如讓她們都和我在一起。如果她們有任何一個人不願意的話,我寧可終身不娶。」

叶音竹是在蘇拉告訴他黑鳳凰也喜歡他地情況下才做出這個決定的。從蘇拉的語氣中他聽出了黑鳳凰的無奈。感受到黑鳳凰必然有什麼不妥的地方。一見鍾情,這個辭彙的存在是有它地意義的。叶音竹深信自己地第一感覺。不會錯地。自己真地愛上了黑鳳凰。

蘇拉眼中流露著震驚的光芒,半晌才恢復了平靜。有些嘲弄似地看著叶音竹,「現在是兩個,那你以後再看上第三個女人的時候。會不會又變成了三個、四個甚至更多?」

叶音竹搖了搖頭,「我的心已經封閉了。蘇拉,你知道么,每當我想起這方面地事情時,我就會有種很特殊的感覺。我想嘗試著去愛,可是,我真的沒時間去愛啊!難道你認為,成為現在這樣的琴城領主之後,我還有心力去招花惹草么?今天我對你說的這些,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8書網會員手打。或許我有些衝動吧。但這真的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結果。可能是因為我還小吧,海洋和黑鳳凰的年紀也都不大。或許,再過些年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會有一些變化。現在說這些還都是太早了。」

蘇拉低下頭,沒有開口。她的心有些茫然,和海洋一起都嫁給他?自己給自己做媒么?只要能和他在一起,自己還會計較那麼多麼?可是,現在自己連與海洋共享他的機會都還沒有啊!音竹、音竹,你可知道,你可知道我比你更要痛苦十倍么?

叶音竹回到自己的房間中修鍊,蘇拉就住在他隔壁,或許是因為兩人曾為室友的關係,音竹一直對蘇拉都非常信任。

盤膝坐在自己的床上,叶音竹嘴角處流露出一絲苦笑,「今天自己這是怎麼了,竟然和蘇拉說要同時娶兩個妻子的話。這是不是太可笑了?雖然娶多個妻子在大陸上任何國家都是允許的。可是,海洋和黑鳳凰真的會同意么?在感情方面,誰不是自私的呢?但自己又能如何選擇?算了,不想了,現在想這些有什麼意義,或許,當自己下次再見到黑鳳凰的時候,這些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吧。」

叶音竹不知道的是,當下一次,他再見到黑鳳凰的時候,這個問題卻變得更加複雜和混亂了。而且那時的他才明白什麼是愛的痛苦。

清晨,叶音竹沒有再通知任何人,當紫和明來到領主府後,他立刻發動了當初刻畫在這裡的傳送法陣。

淡淡的紫色光華虛懸於領主府大廳半空之中。紫光繚繞,將叶音竹、蘇拉、紫和明四人的身體籠罩在內。達到了紫微琴心二階之後,現在再使用這魔法陣對於叶音竹來說已經構不成任何負荷。紫光閃爍之中,下一刻,他們已經悄悄的消失在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