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四章琴城會議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96字

人都走了,領主府大廳內只剩下叶音竹和蘇拉二人,兩人也終於有了說話的時間。..wencuige.

「蘇拉,這些日子你到什麼地方去了。我回米蘭找你,卻發現你早就已經走了。」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蘇拉歸來,叶音竹有一種特別安心的感覺,彷彿之前所承受的痛苦從來都沒發生過似的。

看著音竹殷切的眼神,蘇拉低下頭,道∶「我有點想家,就回家去看了看,沒想到卻發生了這麼多事。你既然已經決定不回米蘭了,那我也想在你這琴城生活一段時間,可以么?」

叶音竹微笑道∶「當然可以。蘇拉,你實話告訴我,你和法藍究竟有什麼關係?」

「法藍?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蘇拉只覺得自己心臟似乎漏跳了一拍,強行壓抑著自己略微有些驚慌的情緒。

叶音竹道∶「上次在七國七龍排位戰中,我遇到了藍迪亞斯的黑鳳凰,承蒙她兩次手下留情,我才能帶領米蘭獲得最後的勝利。那時她告訴我,她是你的師姐。因為你的關係才會放過我。我有準確消息,黑鳳凰就是來自法藍,而且有可能是法藍中暗塔塔主的弟子。既然她是你的師姐,那你……」

「不,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不錯,黑鳳凰是我的師姐,但卻和你想像的不一樣。我們的老師只是當初傳授我們盜賊的技巧而已。你想想,如果我和黑鳳凰一樣出自法藍,那麼,我會是現在這樣的實力么?」

叶音竹有些疑惑的看著蘇拉,道∶「可是,我真的覺得你和她很多地方都非常像。雖然你們的外表截然不同,不論身高、相貌都沒有任何相似的地方。..但當我第一眼看到他地時候。我就感覺非常熟悉而親切。而當我知道你們地關係時。更覺得你們之間是那麼相像。」

蘇拉怒道∶「這麼說。你是在懷疑我了?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走好了。」說著。他轉身就向外走去。表面上地憤怒和心中地悲傷形成了鮮明對比。蘇拉心中暗嘆。沒想到自己只是希望在這最後一年時間中守在他身邊都已經無法做到。音竹果然聰明,只是。他究竟是如何知道自己出自暗塔呢?她怎麼也想不到,在叶音竹身上還隱藏著一個大秘密。9u.net還有著暗塔塔主斯隆地老師菲爾傑克遜在。

「蘇拉,別這樣,我不是不相信你。」叶音竹看蘇拉生氣了,一個箭步躥了出去。一把拉住她地手。

蘇拉有些冰涼地小手被他握著,心跳頓時又漏了一拍。別過頭去不敢看他。

「蘇拉。別生我氣好么?我不是故意要懷疑你的。就是隨便問問而已。你要不喜歡。以後我不問就是了。我們兄弟好不容易又見面了,我還指望著你和我一起到佛羅戰場馳騁呢。」

緩緩回過頭。看著叶音綉真摯地目光。蘇拉道∶「那你以後不許再懷疑我。」

叶音竹保證道∶「一定。蘇拉,我好懷念你做的飯啊,好久沒吃過了。你看,是不是……」

蘇拉有些疑惑地看著叶音竹道∶「你不會是因為想讓我做飯給你吃才讓我留下來吧。」

叶音竹趕忙賠笑道∶「怎麼會呢。我們是好兄弟嘛。不過。說實話。或許是習慣了和你在一起,被你這小管家照顧的日子。..沒有你在身邊我總會覺得缺了些什麼。在宿舍的時候。你總能把一切都收拾的井井有條。那時每天我上課最期盼地就是能趕快回宿舍去。因為我知道你一定給我準備好了飯菜。說實話。我對權力真的沒什麼**。如果能夠選擇地話,我到更希望恢復我們以前那樣地生活。」

蘇拉嘆息一聲,她又何嘗不希望能恢復以前地生活呢?只是現在一切都已經不可能了。「人總是身不由己的。你現在承擔地責任已經決定你根本無法輕易放下。」

叶音竹深有感觸地道∶「正是如此。所以。你是我的好兄弟。就更應該站在我身邊支持我,對不對?留下來吧,以後我們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很久沒有這樣讓我發自內心興奮的事了。」

蘇拉輕輕的點了點頭。「還不放手。」

叶音竹這才發現,自己一直都拉著蘇拉地手。他突然覺得,蘇拉那柔軟地小手自己竟然有些捨不得放開,心中暗凜。自己這是怎麼了,當初在米蘭的時候。自己就不止一次出現過這種感覺,不,不可能。自己怎麼會對一個男人有那種感覺呢?就算是和海洋略微親密的接觸時,感覺也沒有和蘇拉在一起時強烈。

放開蘇拉的手,叶音竹由衷的道∶「蘇拉,如果你是一個女孩子就好了。」

蘇拉一愣,心跳頓時加速,難道他發現了?「好什麼好?」

叶音竹道∶「如果你是女孩子,我說什麼也要把你娶來做老婆啊!勤儉持家,做飯又那麼好吃。」

蘇拉心中氣苦,「吃,吃,你就知道吃,我看你不應該叫叶音竹,應該叫叶音豬才對。」

叶音竹哈哈一笑,道∶「當初你可是答應要給我做一輩子飯地。可不能反悔,就算你以後娶了老婆,我們兄弟也要在一起。」

蘇拉被叶音竹的話弄的心有些慌亂,「你都有了海洋,還想著要娶其他女人么?」

叶音竹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古怪地道∶「蘇拉,坦白說,以前我一直都不知道我對海洋究竟有沒有感情。直到這次她被我們東龍八宗的人劫走,我才發現,在我心中她佔據了不可或缺的地位。不論我做什麼,海洋總是站在我身邊,總是支持著我。她是一個可憐地女孩子,可是,我卻始終都不敢正面接受她的感情。」

聽著前面的話,蘇拉的臉色蒼白了幾分,當叶音竹說道最後一句時,她下意識的問道∶「為什麼不能接受?」

叶音竹苦笑道∶「因為在我心中似乎還有一個隱約存在的身影,比海洋佔據了更重要地位地身影。可我卻不敢確定這是不是真地。因為我和她只是幾面之緣而已。我真地無法相信,在我心中她的地位竟然比海洋還要重要。」

蘇拉吃驚地看著他,還有一個,在他心中竟然還有一個女人,此時,他的面龐已經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是香鸞么?香鸞學姐確實很美。不過,你和她見過可不止幾面吧。她也喜歡你么?」

「不,你誤會了。我說的不是香鸞。在我心中佔據了更重要地位的那個人說出來或許你都不信。竟然是你的那位師姐黑鳳凰。只是在我心中,她的樣子有些模糊,除了她本身以外,似乎還包圍著一些其他什麼東西。蘇拉,難道在這個世界上真有一見鍾情這種事么?我們是好兄弟,你坦白告訴我,我這算不算是單相思?」

如果說剛才的話令蘇拉的心沉入谷底,那麼,眼前叶音竹所說的一切卻又令她的心瞬間升到了嗓子眼的位置,蘇拉突然發現,自己的心臟似乎有些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了,右手壓在心口處,怪異的看著叶音竹,「你,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和我那師姐一見鍾情?」

叶音竹撓了撓頭,道∶「好像是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這到底算不算是單相思啊!這種感覺怪怪的。只是這段時間,我經常會想起她,尤其是她看我的眼神。好像我們已經認識了很久是的,對她,我有一種莫名的信任,就像是信任你一樣。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就算是處於敵對雙方,我也無法對她興起一點敵意。」

「不,這當然不是單相思。」蘇拉幾乎是脫口而出。

叶音竹一愣,他不太明白為什麼蘇拉的反應會這麼強烈,蘇拉也立刻意識到自己失口了,趕忙補救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們既然這麼有默契,說不定我師姐她對你也很有好感。她生性孤僻,是很不容易與人親近的,既然和你相處的融洽,不會全是因為我的關係。」

叶音竹撓了撓頭,道∶「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她,不過現在沒時間考慮這些,蘇拉,既然你也來了琴城,幫我組建一支偵察部隊如何?你說的對,在戰爭中,良好的偵察是極為重要的。」

蘇拉搖了搖頭,道∶「不,我不願意。」

叶音竹一愣,道∶「為什麼?」

蘇拉淡然一笑,道∶「不願意就是不願意,讓我留在你身邊給你做飯吧,給你這位琴城領主當一個小護衛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