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六十三章法藍監察官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036字

聽了妮娜的話,叶音竹是徹底明白了現在米蘭皇室高層的關係,西爾維奧是帝王,可眼前的妮娜奶奶就可以說是太上皇了。難怪她可以直接答應自己剛才提出的六個條件。沒想到,在自己身邊的人身份竟然如此複雜。先是海洋成了東龍皇室血脈唯一的繼承人,東龍帝國的女皇,現在香鸞又成了秦爺爺的嫡親孫女,這還真的讓人有些難以接受呢。

淚水再次從秦殤臉上滑落,「原來,我一直都不是孤單一人,原來我也有親人,有為我含辛茹苦生下兒子的妻子,還有成為了一代帝王的兒子和孫子、孫女。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妮娜,你給我的太多太多,請受我一拜。」一邊說著,秦殤站起身,不理妮娜的阻擋,固執的向妮娜拜了下去。

妮娜很明白秦殤的脾氣,也並沒有強行阻止他,眼看著他這一拜結束才將他扶了起來,「傻瓜,你以後只要不再不辭而別,我就滿足了。回頭我回米蘭的時候你和我一起走吧,我帶你去看看我們的兒子。西爾維奧不知道問過我多少次自己的父親是誰,我始終都沒有告訴過他。現在,也是時候讓他見見你了。」

秦殤苦笑道:「我不配做他的父親。我……」

妮娜皺眉道:「行了,不要說了。讓音竹看笑話么?你並不知道西爾維奧的存在,這也不能全都怪你。」

秦殤道:「那後來呢?後來你回了法藍之後發生了什麼?我記得。我們再見面地時候已經是十多年之後了。」

妮娜道:「你應該能想像的到當時我回到法藍時是什麼心情。懷著西爾維奧的時候,我的心情就沒一天好過,或許,這也是為什麼現在西爾維奧地身體情況並不好。甚至生下時大部分外貌都取了我們兩個的缺點吧。當我生下他離開米蘭城回法藍的時候,身體已經處於最虛弱地狀態,甚至比一個普通人還不如。回到法藍。當老師看到我地樣子時痛心疾首。老師說,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幾年的歷練會讓我變成如此模樣。在我離開地時候他只是認為我地實力足夠去歷練了。卻忽略了人最重要的情關。老師並沒有責怪我,在他的精心照料和開導下,我才逐漸恢復了生氣。那時。老師已經四百多歲。馬上就要步入半神級最後地關卡。走到生命盡頭去了。老師說。監察官這個職位必須要有人繼承,而我是他唯一地傳人,但是因為我經過這次磨難元氣損傷地太厲害,想要憑藉自己地力量修鍊成長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候,更何況我已經破了童身。就在我以為老師會放棄我再尋找一個弟子的時候,老師他卻……」

說道這裡。妮娜的眼睛紅了起來。「老師他將自己的全部鬥氣用一種特殊的方法傳入到我體內,凝聚成一團。幫我重塑根基脫胎換骨。但他卻因為失去了半神級鬥氣而離開了這個世界。是老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和眼前這強大地力量,十五年,我用了整整十五年地時間才將老師傳入我體內的鬥氣全部吸收,當我再次出現在大陸上地時候,回到米蘭的時候。已經快四十歲了。回到米蘭,我過了幾年平靜的生活。我那時候本以為已經忘記了你。可誰知道,當我再次遇到你的時候。我卻發現,你在我心中烙下的身影從來都沒有淡化過。」

秦殤道:「那次。我是去米蘭城只是向找個機會偷偷看你一眼。十多年過去了,我想,你或許早就將我忘了,也應該嫁人了。可誰知道,你竟然還是單身。」

妮娜道:「你知道么,那次我再見你時,甚至想將你殺了。或許只有那樣才能將你從我心中抹殺。可是,我實在下不去手。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吧。也是從那時開始,我進入了米蘭魔武學院當一名老師,一名神音系地老師。也是從那時候開始,西爾維奧逐漸成長起來,在我的幫助下漸漸成為了米蘭最有權力地帝王。」

秦殤哽咽道:「如果那時候我再多一些勇氣,看到你的時候能放下心中所有地包袱。或許我早就知道兒子的存在了。這一切都是我地錯。都是我的錯。」

妮娜抓住秦殤的手。「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五十年了。風風雨雨五十年了,我們終於能夠在一起。秦殤,你要是再敢不告而別……」

「不,不會的。就算你打我這次也不能將我趕走了。雖然我無法像你那樣活上五百年,但是我會用自己人生最後地幾十年一直守在你身邊,償還我當初欠你的一切。我想通了,我一切都想通了。只要你不嫌棄我,我甚至願意為你脫離東龍八宗,哪怕只是永遠守護在你身邊。」

妮娜笑了,眼含熱淚的笑了,她知道,自己終於完完整整的得到了這個男人。雖然時過境遷,雖然錯過了五十年的歲月,但是,他們也終於走到了一起。

叶音竹和蘇拉在一旁都沒有開口,因為他們不想破壞眼前的氣氛,叶音綉面露微笑,靜靜的為兩位老人祝福著,而蘇拉心中卻升起更多的酸澀,雖然有些區別,但是,自己和當初的妮娜是多麼相像啊!甚至自己還比不上她,至少她和秦殤還是彼此相愛的,而自己呢?在音竹眼中,自己只不過是他的好朋友,他甚至還不知道自己是女人。妮娜主任,您知道么?其實您是幸運的,至少您還有一位為您付出了生命的老師,可我的老師,卻……

想到這裡,不知不覺中,淚水也同樣布滿了蘇拉的面龐。叶音竹雖然看到了,但他自然認為這是蘇拉被秦殤和妮娜的故事感動所致,並沒有多想什麼。

二老不勝唏噓,良久他們的情緒才逐漸平靜下來。

「好了,我們之間的故事也已經說完了。音竹,就在你清醒的三天前,藍迪亞斯、波龐、波利三國已經正式向我方宣戰。佛羅王國態度曖昧,雖然並未跟隨他們一同宣戰,但此時國內軍隊調遣異常。同時,獸人三大部落同時發動了攻勢。不同的是,這次佛羅王國沒有成為攻擊的目標,戰神要塞的獸人與雷神之錘部落融合在一起,同時攻擊我北方軍團,現在已經進入了鏖戰狀態。馬爾蒂尼帶領北方軍團形成防禦戰線,堅守不出。不用問,這場戰爭是藍迪亞斯早已經預謀好的,我甚至可以斷定,藍迪亞斯和獸人族也有勾結,否則獸人又怎麼會這麼巧的同時發動攻擊還放棄了比米蘭要弱小許多的佛羅呢?」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奶奶,這場戰爭的時間恐怕不會短。不過,您既然是法藍的監察官,這次法藍封閉,您為什麼沒有回到法藍呢?而且,法藍傾向於藍迪亞斯,您應該早知道才對吧。」

妮娜嘆息一聲,道:「我這監察官的身份說白了就是檢查法藍七塔塔主的作為是否按照法藍最初的法則進行。表面上我是十二聖騎士團總團長。但實際上我根本無法調動聖騎士團一兵一卒。想要調動聖騎士團的兵力,必須要由七塔塔主和我,一同投票決定。雖然我作為監察官可以佔兩票,但七塔塔主卻有七個人。那七個老傢伙從來就沒把我看在眼裡。當然,他們也並不知道我原本是出身米蘭,更是米蘭帝國的公主。這次事發突然,法藍封閉在我意料之內,但我卻沒想到法藍竟然第藍迪亞斯會如此支持,這點讓我有些想不通。不過,只要有我在,藍迪亞斯就別想越雷池一步。稍後我要先到北方軍團前線去一趟,獸人太張狂了,我必須要給他們點教訓,然後就去完成你所提出的六個條件。佛羅王國那邊我會派兵暫時以防守態勢拖住,你剛才說一個月是吧,一個月後,就看你的了。」

叶音竹頷首道:「奶奶,一個月後,我一定會帶領適合的人手出現在米蘭與佛羅邊境。您放心吧。六城的東龍血脈人類遷也麻煩您儘快進行。」

秦殤和妮娜走了,他們顯然有很多話要說,畢竟過去了這麼多年,明天,他們就會離開這裡。秦殤已經向叶音竹正式表示不會再管東龍八宗事務,琴宗本就只有他們師徒二人,由叶音竹全權做主就可以了。秦爺爺好不容易得到了來之不易的幸福,叶音竹自然全力支持他的選擇,將一切責任都扛在了自己肩上——

還有vip票、推薦票的朋友們,請砸票支持小三吧,你們的支持是最大動力,謝謝。